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少枭宠之萌妻拐回家 > 373 第 373章 云枭和艾香
    权少卿眉目深了深,国际联盟,的确不简单,能混进去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和人才。据说国际联盟,就算是个端茶倒水的服务员,都不是简单的人,更别说担任重要职位。

    “嘚瑟,再嘚瑟,那也只是你姑姑。”权少卿忍不住泼凉水。不过,也不得不承认,有一个混到国际联盟的姑姑,这景家简直就是如虎添翼。难怪景明城最近看起来,越发的意气风发,做事更加杀伐果决。

    “你就妒忌吧!好歹我还有个姑姑,你还没有呢!”景渊毫不客气道。

    这些年的深交,他们之间说话,早就习惯了这种方式。

    权少卿鄙视道:“啧啧,等我和媳妇也进入国际联盟,看我不虐死你。”

    “我说,你们两心也太大了。还想一起进入国际联盟,你以为那地方是游乐园,有钱就能进去的吗……”

    景明城站在自家的阳台上,听到花园里的声音,忍不住笑了笑,“还是年轻好啊!朋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粹的。”

    这时候,她身后的女人拿来一件外套给他披上,忍不住接话道:“是你算计的太多!我看孩子们这样很好,少卿性格直爽,景渊为人也很有风度。皓然生性单纯,我可不希望,你将来把他们培养的和你一样,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

    “你说得也对!”景明城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他算计的多。这个位置岂是那么好坐。

    天下大局,就像是一盘棋,若是没有几分算计,岂能掌控大局。

    顾小西在景明城隆重的邀请下,第二天,在他们家做客。

    两家人本来就挨得近,并且深交过后,觉得景渊也的确是个不错的人,再加上权少卿和景渊一直都是朋友。顾小西和他们很快就混熟了。

    虽然,她一直觉得景明城的眼睛,透着太多的算计,但这并不影响她对景家人的印象。

    景明城的夫人秋慈,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对人也很有亲和力,大家都非常喜欢她。

    ……

    在京都的三天,顾小西玩儿的很开心。

    假期也在她闲散的游玩中,度过了三天。

    回到A市,顾小西把云枭也带回家了。

    权少卿因为工作繁忙,提前回到Z部。

    风景秀丽的锦华园,云枭跟着顾小西在家里玩了两天,对这里也渐渐的熟悉了。

    权少卿的家不得不承认,很奢华,这是一种别人也羡慕不来的华贵。

    他的家室,他的身份,就算是妒忌也没用。天生的王者,也难得他有那份心,爱国爱民。

    “云枭,今天你在家玩儿。我去看看师父,如果无聊,让管家大叔带你出去玩儿。”顾小西觉得,有时间得去见见师父他老人家,顺便告诉他,她的内力已经练到大成境第二层,很快就能把大成境的三卷功法练完。

    她也得提前寻找,后面两层功法。

    “你带我去大街上,刚好我也有事情要做。”云枭笑道。

    顾小西开车载着云枭上了大街,望着她脸上淡淡的红晕,于是,好奇的望着问道:“云枭,你是不是也谈恋爱了。我看你笑得那么甜,肯定有好事。”

    云枭愣了一下,没想到顾小西竟然如此敏感,这种事情,她也能感觉到?

    “没有的事,我只是有点儿事情要做。虽然我是孤儿,但是我也恩人,我想要去看看他。”云枭道。其实,要说有喜欢的人,她不知道艾香算不算。

    但是,世界大赛结束了。他们可能再也没机会见面。

    云枭下了车,抬头望了眼热闹的大街,和顾小西挥手告别。

    顾小西没多想,刚才的问题,她也只是随便问一问。

    不过看云枭满面红光,大概她是有好事了。

    云枭站在大街上,看着过往的人群,想到艾香,心里一阵惆怅。

    以前在部队,他们就算是有机会见面,她与他也没说上几句话。

    现在她更没有理由去找他,那份珍藏在心里的欢喜,也只有她一厢情愿。

    路过街边的花店,云枭买了一束白菊,打车去了郊外的墓园。

    那里有她的养父,这辈子她最感激的就是他,没有他,又何来现在的云枭,说不定她还生活在那个没有人烟的大森林。不会认字,不会说话,就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不会。

    她站在墓碑前,望着午后刺眼的光芒,鼻子突然觉得好酸。

    她喜欢的人,注定要和她分那么远。现在,她唯一剩下的只有顾小西。

    幸好,她还愿意带着她这个拖油瓶。把成功和喜悦,好与坏,都与她分享。

    “爸!谢谢你给我的一切,现在我终于可以融入社会,好好的活着。您不用在为我担心,等我有时间会经常来看你的。”云枭站在墓碑前,温暖的阳光洒在她的肩头。她穿着鹅黄色的裙子,披散着齐肩的短发,微风吹过撩起裙角,衣袂飘飘。

    站在墓碑前的女孩,莫名的显得那么悲伤!

    艾香第一眼没认出她来,好半天,他有些不敢确定的走上前,问,“喂,你是云枭吗?”

    云枭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突然冒出来的熟悉声音,一阵疑惑。她想自己肯定是幻觉了,幻觉到这种地方……也真是可怕!

    “喂!”艾香见对方一动不动,浑身僵硬着,走上前在她耳边叫了一句。

    云枭被突如其来的人影,吓得慌忙后退一步,却不想后背直直地撞向男人的胸膛。等她慌忙转过身,看到是他的时候,脸颊快速通:“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是你,傻样!来这里当然是祭奠亡者。”艾香说着,举起手中的菊花,然后走到云枭面前的墓碑前,望着上面摆放的菊花,他好奇的回头望着云枭道:“你和这墓碑的主人是什么关系?”

    “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云枭连忙握紧拳头,稳住心神反问道。

    艾香抬头望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其实他的实际年龄,要比照片上老了很多。

    “他是我的一个叔伯,因为爱好探险,而脱离家族,一辈子未娶。倒是你来这里太奇怪了。”艾香把手里其中一束菊花,放在墓碑上。

    云枭惊讶的瞪大眼望着他,“真是你叔伯,那我以前为什么没见过你?”

    “你以前?”艾香诧异地回头盯着她。

    云枭心跳不由地加快,立即解释道:“我是他收养的女儿,都十多年了。可我从来没见过你。”

    包括在他的葬礼上!她没见到关于父亲任何人的亲戚。

    艾香打量了云枭好几眼,站起身,望着她,忍不住再次多看了几眼,“你说,你就是他收养的女儿?”

    “你不知道也正常,因为爸爸从来不说他有家人。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还以为,他没有家人。”云枭立即道。

    艾香叹了口气,单手插兜,抬头看向远方,语气悠然,“其实,我以前也不知道。这是我父亲临终前告诉我的,让我找到叔伯,以后照顾他。可等我找到的时候,只有这座墓碑。既然你是他收养的女儿,也算是我们的家人。”

    “家人!”云枭不解地望着艾香。他们真的能算家人吗?

    就算收养她的恩人,是他的叔伯,现在他的父亲去了,她的父亲也去了,就算是家人,他们也没有理由再相互亲近了。

    云枭握紧手心神经绷着,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既然我们又认识,我就勉为其难的认了你这个妹妹。你现在有地方住吗?或者,你去了部队,一直在部队住着?叔伯似乎什么都没留下!”艾香问道,这些也是他调查出来的事情。

    云枭抬头望着他,随即,她漂亮的眸子,被染成了浅蓝色。因为,他穿着浅蓝色的西装,依旧那么干净,像是天空一样,给人一种很深邃的感觉。就算是他对她露出友好的笑,也隔着一种礼貌的距离。

    他对她,或许真的只是这一点儿友好!但是,她又能祈求什么能?

    难道她还想和权少卿与顾小西一样那般,和他在一起?

    别傻了!

    云枭握紧手指,突然展演一笑,“对,他什么都没给我留下。而我也住在部队,因为那就是我的家。遇到爸爸前,我是孤儿。他去世了我又成了孤儿。但是,我很开心,现在有部队收留了我。有顾小西这样的朋友。”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几分骄傲和自信,瞬间连着她整个人,都显得光彩照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