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少枭宠之萌妻拐回家 > 672 第672章 真爱至上 是我不好
    听着乔晚的声音,顾小西吸了吸鼻子,望着墙壁上的新墙纸,琉璃灯饰,问道:“新装修的就能住,会不会有甲醛?”

    “这夫人就放心吧,阁下找人用的是天然无污染的材料。就算是刚刚装修好,也能住。再加上家里有空气清新仪,就算是孕妇住进来都不会有问题。刚才空气检测专家来亲自测试了。”

    顾小西扶额,现在她担心的问题是。

    一个房间,她睡哪?

    难不成两人睡一张床?

    “夫人,您的东西我都帮你收着,衣帽间在左边,盥洗室在右手边。您要洗浴吗?我帮你拿睡衣。”

    顾小西没空理会乔晚,转身大步向书房走去。

    她犹豫再三,去敲门。

    片刻后,开门的是爵七。

    顾小西听到白亚轩正在讲话,似是在开视频会议,说着一些重要的政务内容。她听不懂,也没兴趣。

    “夫人若是有事,请您稍等。会议很快就结束了。”爵七说道。

    顾小西自然不好进去打扰,转身背靠着墙壁,站在门口等着。

    大概过了半小时,书房的门终于再次打开。

    这次率先出来的是白亚轩,看到她站在门口,他面露意外之色,“等我?”

    顾小西看向随后出门的爵七咬着唇,不说话。

    白亚轩对爵七挥手道:“你先走,会议资料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放在我桌子上。”

    “是!”爵七意味不明的看了顾小西一眼,之后大步离开。

    等走廊里没了脚步声,顾小西才开口怒问,“为什么要将房间重修。我们怎么住?”

    白亚轩轻轻地松了松领带,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拉着她转身进入卧室。

    顾小西挥手想甩开他,却奈何怎么也甩不开,“白亚轩,你究竟想干什么!”

    他强势的拉着她走到梳妆台前,将她按在凳子上,之后从一个紫色的锦盒里拿出一枚闪亮的戒指。

    那是结婚当天,他戴在她手上的婚戒,上面镶着漂亮的大钻石。

    他拉起她的手,她想退缩,却被紧紧地攥着,强硬的掰开她的无名指,将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

    “小西,以后你要时时刻刻的记着,你是我白亚轩的妻子。婚戒一生一世都不可以取下来。卧室也不能分开,就算是你现在还无法接受我。我可以理解,看到了吗,床很大,你一半我一半就好了。”

    “你!……”顾小西突然站起身,狠狠地推了他一下,“白亚轩,我发现你越来越可恶。为什么做什么都不经过我的同意,为什么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为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按照你说的做?”

    这个专横独断的男人,简直太讨厌了。

    顾小西抬起手,扣着戒指,想要将它从手指上取下来。

    结果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戒指似是长在了她的手指上,几乎将无名指给弄出血了,都没能取下来。

    白亚轩早已进了浴室,显然她说的话,他连听都不想听。

    靠!

    顾小西心里日了一万条狗……

    记得之前还能取下来的戒指,经过白亚轩的手,就无论如何都取不掉。

    她不喜欢他,不要戴他的戒指,不要和他睡一张床。

    她愤怒的走到柜子前,拿了睡衣下楼找到乔晚道:“晚上我和你睡!”

    乔晚吓得直哆嗦,“夫人这不好吧!阁下会杀了我的。”

    顾小西才不信这邪,白亚轩还能知法犯法不成。

    她在乔晚的卧室洗了澡,然后睡在她一米八的床上。

    乔晚却兢兢战战的站在一边,死活不敢上床睡觉。

    晚上十二点,顾小西困得不行,乔晚也困得不行。

    但小丫头只敢站在床边,来回走。

    顾小西已经跟她说了N遍,让她上床睡觉。

    “夫人,您还是回卧室睡吧!不然乔晚只能站在这里陪你了。”

    顾小西恼火的从床上跳起来,将乔晚按在床上,抱着她道:“你的床这么大,我们一起睡怎么了。我又不是男人,对你有没有非分之想。赶快给我好好的睡着,再不听话明天把你送走。”

    终于,乔晚安静了下来,睡在顾小西的身边。

    但是,不一会儿,朦胧中她听到乔晚在哭。

    顾小西掀开被子,打开灯,望着小丫头战战兢兢,泪流满面的可怜某样,一时间有些无措。

    “小晚,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绝对不会把你送走。你的床就借我睡一下吧!求你了。”

    乔晚却从床上滑到地上,摸着眼泪小声解释道:“夫人,我不是不想让你睡,而是阁下交代过。如果夫人不回房睡觉,我就要被赶走。找新人来伺候夫人。我妈病重,全靠我的薪水交医药费。如果没了这份工作,我妈妈会死的。”

    顾小西狠狠地磨牙,这个白亚轩!威胁她……

    但看眼前的姑娘哭得像个泪人,如果因为她让她丢了工作,害死她的母亲……

    顾小西心莫名的痛了一下,乔晚照顾她也有几年,因为家里穷没读多少书,人也单纯善良,忠心耿耿,待她更是比亲姐们还要好。

    看到她哭,顾小西伸手帮助乔晚擦干眼泪,“好了,我不和你睡了。你早些休息!”

    出了乔晚的房间,顾小西算计着该去哪睡。

    不为难乔晚,也不能回去睡……

    顾小西找了一圈,整个府邸除了佣人房,一间客房都没有。

    她准备睡沙发,结果一群佣人站在沙发前,个个面色严肃请她回房睡觉。

    被一群人看着,她还怎么睡得着。

    这一折腾已经是深夜一点。

    顾小西实在困得不行,最后不得不推开主卧的门。

    房间里一片漆黑,床上隆起一块,可以看到白亚轩已经睡了。

    顾小西蹑手蹑脚的不想吵醒他,偷偷的走到床前,好在床够大,足足有两个普通双人床那么大,上面放着两床被子。

    白亚轩中规中矩的睡在左边。

    顾小西悄悄的钻进被窝,躺好。

    好半天,房间里只听到男人浅浅的呼吸声,她翻了个身,侧面望着白亚轩隐匿在黑暗中的容颜。

    看不太清楚,一片朦胧中,只看到他侧颜好看的轮廓。

    她隐约间看到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仔细看的时候,又没有了。

    天太黑,顾小西只当是自己眼花。

    顾小西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真想上去给他一拳头,这王八蛋,就知道欺负她。

    结果,她在他面前还是不敢太放肆。

    这男人看起来温润如雅,深交你会发现,他比权少卿还可怕。

    至少权少卿生气能从眼神中看出来,而他一句话不说,风轻云淡,更多的倾向于行动。

    顾小西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她被戒指勒出血的手指传来一片清凉之感,很舒服。就是因为太舒服,所以更不想睁开眼,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顾小西一头从床上竖起来。

    她偏头看看向身边,好在她睡觉还挺规矩,白亚轩的被子已经被整理好,人起床了。

    只是,她一抬头就撞见男人无声无息地站在不远处的镜子前穿衣服。

    早晨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他身后,雪白的衣角染上了金色的流光,他像是来自天上的神,高贵的让人不敢直视。

    恍然间顾小西回神,连忙撇开视线不想理会他。

    既然他还在房间里,她蒙着被子继续睡。

    她听着房间里细琐的声音,片刻后,声音停了下来。但一直没听到开门的声音。

    她身边的床突然下陷,她捂在头顶上的被子被人拉开,就听白亚轩略带笑意的声音,道:“你是准备这样将自己捂死吗?”

    “要你管!”顾小西重新盖上被子,手指攥着棉絮,不想理会他。

    “小西,我知道你和我闹别扭,是我不好,毁掉合约提前没跟你说。可我跟你说了,你会同意吗!”白亚轩已经穿戴整齐,此时耐着性子坐在顾小西的床边安慰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