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周围一片的漆黑,可是耳朵里不停的听见,有个声音在叫着:娘亲,救救我。娘亲,救救我。

    我寻着黑暗一路前行,就看到前面有个小亮点,在这茫茫的黑暗之中,这个光亮无疑就意味着光明,意味着我可以做出这里,我寻着光亮和声音的来源走去。

    当我走到这个光幕面前我却犹豫了,声音是在这个光幕里面传出来的,只要我进去就能看见这个声音的主人了,可是我却犹豫了,我心里有个声音说:进去吧,这是她在叫你的。可是自己又否定了,这个想法。怎么我今年才25岁,还没有结婚好吗?再说了她在叫娘亲,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叫人娘亲可是心里的声音告诉我她就是在呼唤着我。

    终于我鼓起勇气踏入光幕里,就看到一个好大的类似于广场的地方,四周的墙壁都是很有讲究的,类似于古代的建筑一样,上面刻着各式的花纹。我刚想踏上前去看个明白的时候,就听见哪个声音再次响起来了:娘亲,你来了吗?小狸,好想你。娘亲,快救救小狸!

    我寻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就看到广场中央一个很大的石台上面躺着一只什么动物,距离有些远我看不太清,于是想走近看看,结果我就看到,石台上躺着的是一只雪白的狐狸,可是它的嘴在一张一合的,说着话。

    天,这是什么,是妖怪吗?它会不会吃了我啊?而且它还在说着人话,这也太惊悚了吧!

    我,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肌肉在抽搐,等它都说了一句:娘亲,你终于来了。

    我的思绪才被拉了回来,当下第一反应就是跑,赶紧跑。可是自己的脚就是不听使唤,心里隐隐的还有一丝心痛和愧疚。当下想:反正是跑不了,索性就和它聊聊吧?

    于是我问它:你会说人话?这话出口我就后悔了,这不废话吗,你刚才不是已经听见了吗?还想跑来着,想到这里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就听小狐狸说:娘亲,快来救救我!说的无比的委屈!顺带着还流出两行清泪?

    我差点就问它,你还会哭啊。不过这次我忍住了,反过来说:这个可不是乱叫的啊,这个可是容易叫人误会的啊!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石台周围,出现了一圈又一圈藤蔓,而且藤蔓越来越多,转眼间就要将小狐狸给围住了,就听它说:娘亲,我在云南极边之城等你,等你来救我。然后就看到小狐狸被藤蔓给拖走了。我本能的想去拉住它,想去救它,可是就见自己也已经被藤蔓给围住了,一圈又一圈的,我开始恐惧,心想我不会死在这里吧!然后意识开始模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我接起电话,就听到:喂,许姐,你定昨天定的牛奶到了,可是冰箱和储藏室都放不下了怎么办,你这次怎么订了这多的货啊?

    我说:因为多买便宜。然后说道:你等等我马上就过去了。

    来电话的是我的店员名字叫安惠子,我是一家咖啡厅的老板,我的名字叫许诺,大学毕业因为无所事事,又不想进大公司被人管着,索性就开了这家咖啡厅。自己当老板,我的店铺不大,地点也不是主要的街道,而是选择了有一条有点偏僻的街道,因为我本人比较喜欢安静。店里就我一个老板和一个店员。

    唯一不同的是经常有些人回来过来找我解决一些事情,这些人里有普通的老百姓,也有一些富二代,什么的。

    我与生俱来就与别人不同我有天眼,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虽然我能看见它们但是我经常装作看不到,它们也重来不与我沟通,我和它们就像房东与房客的关系一样,互不干扰,只是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因为我的不同,儿时又体弱多病,所以母亲带着我拜了一个大和尚为师傅。所以自打我记事起,基本是半年在家,半年在庙上度过的,我比较喜欢看书,一些佛经我都可以倒背如流,还有佛教的秘史我都知道一些。

    来到店里安顿了牛奶,正拿着一杯咖啡,坐在窗前看着行人,昏昏欲睡的时候,我的手机又一次的响起了,来电话的是我师傅广善大和尚,接起电话就听见:小徒儿,是不是把师傅给忘了,都这么长时间不来看看师傅。

    我陪笑到:哪有师傅,我前几还做梦梦到你了呢。

    广善:你是梦到狐狸了吧!

    听完这句话,我心里一惊。不过马上就释怀了,这个老和尚本事的很,就连我做家里吃什么都知道,有几次他让我背经文,我背后骂他,结果晚上做梦就梦见他,出现在我的梦里,罚我磕头,那一晚我足足在佛祖面前磕了300多个头,后来是累的实在起不来,他才放过我的。结果第二天起来浑身如同散架了一样,自那之后我就再也不敢背后说他坏话了。而且每次和他说话我都小心翼翼的。

    这时候广善又说话了:不想知道原因吗?

    我说:不会师傅你的恶作剧吧。

    广善说:你以为我很闲吗?

    接着又说:哪只小狐狸是你前几世的女儿,后来被我送去投胎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十三岁和你母亲出去玩,回来就病了,经常说有只狐狸跟着你。就是它。

    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师傅,你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说话,你徒弟我笨,理解不了。

    广善说:哼,总之就是你有麻烦来了,先别问这么多。你先马上就要去中缅边境的哪个原始森林,它就在哪里,它病了。等你去救它呢,这是你前世亏欠它的。

    我说:师傅你在开玩笑吗?就为了一个梦我就要去原始森林,那是会死人的,你看我进去了还能活着回来吗?

    广善说:前几年我不是给你一串佛珠吗?把那个带上,还有往生被,和那个我给你咒轮你不是还带在身上吗?你现在来我这里我在给你几道符,保证你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的回。

    我说:师傅还是您老陪我去吧,我又不是大夫又不会看病。怎么救它啊?

    广善说:不用你会看病,你去了把你的心头血喂给它,就行了。

    我说:万一我扎深了会不会直接就死了啊?要不我把血放出来,您给它送过去吧?

    广善说:它当初是被人活活绑在石头上饿死的,它死后扔有执念,就是想要找到它的母亲,所以不肯去投胎,后来经过了千年,魂魄已经不全了,虽然我把它送去投胎,身体里的魂魄不稳,所以一但遇到外力就会导致,魂飞魄散的。你是她前几世的母亲,换句话说,它的骨和血是你给它的,所以只有你的心头血才能救它。这血也不是随便喂给它就行的。要配合五行和时间的,才能用你血把它之前丢失魂魄给拘回来,然后在把血给它喝下,以安魂。明白了吗?总之就是非你不可!

    我说:那它为什么会被饿死啊,我当时去哪里了啊?那我前世是不是狐狸啊?

    只听广善说:你没有时间了,赶紧去。有什么问题回来我在给你解释。

    我说:可是我去了,该怎么找到它啊?

    广善说;你过来取东西我告诉你。

    说完广善大和尚就挂了电话。我只能苦逼的去收拾东西,预备出门。我到广善的庙里,就看到我的师兄,一乐小师傅拿着一个包裹,在门口等着我。说:这个是师傅给你的东西,师傅还说了,具体的位置小狐狸已经告诉你了,等你到了那里你凭感觉就能找到它了,它会呼唤你的。

    我只感觉我脸上的肌肉在抽搐,说:师傅呢?

    一乐:师傅,闭关了。对了师傅说里面符纸,上面都写了是做什么用的,还说让你省着点用。说实在太危险就用往生被把自己裹严实了,看不见就没事了。

    一听这话我是彻底无语了!

    就这样我无比苦逼的踏上行程,不过自己还在想应该会没事,就当做去旅游被,不过就是得用针管抽管血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多么彻底!为了这个错误我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

    ------题外话------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我的作品,我的文字还不是很成熟,表达的也不是很好,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成长,我会努力完善自己的不足,也希望大家多给提宝贵的意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