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和小佳吃过早饭,就一起和吴子豫前往腾冲,那个名叫极边第一城的地方,说实话这一路上我的心里是忐忑的,我不知道我看见那只小狐狸,那个据说是我前几世的女儿,我要如何来面对她呢。或者我见到它又要和它说些什么呢?还有我要如何在半路上甩掉吴子豫呢?我并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我的事情。所以我必须在半路就把他甩掉。于是我看看一眼小佳,然后又用眼睛瞟了一眼吴子豫,小佳毕竟是我的好朋友,好闺蜜,她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她给了一个让我安心的眼神。我心领神会的看着车窗外,继续着我的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我就听小佳把还在思绪飘忽的我叫了回来,说:诺,我们到了。

    我茫然的看着她,点点头,木然的下了车。

    当吴子豫看到我这样的表情,就说:怎么睡着了吗?

    我说:啊。

    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又说:没有。

    吴子豫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并没有搭理他,直接向着森林里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吴子豫还对我们介绍这里说:这个一处原始森林里,4000元一斤的中华仙草随处可见。这里占地面积五千多平方公里,是产翡翠的名地。

    其实他说什么我根本没有在听,我一路跟随在他们两人的身后。很快我们到了一个村子里,并且打算在这里住一夜,领略一下这里的风情,这是小佳说的,我知道她现在是为我争取一下时间。毕竟我现在对于怎么找到小狸还是没有一丝头绪。

    我们被安排在一家民宿里。找到住的地方之后,小佳就显得很是兴奋,就拉着吴子豫去到处逛了。我没什么心情,所以说我想休息。他们走后,我便坐在自己的床上开始打坐,想通过打坐来联系一下小狸,师傅说过我只要来到这里就能够联系到它的。很快的我进入冥想的状态的,然后很快我就听见了那个声音:娘亲,娘亲。

    这时的我就好像灵魂离体了一样,我看见自己从屋子里出来,寻着声音的来源一路向西出了村子,寻着山道而前行着,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看到一颗很大的树,我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树,只是这树开起来应该有百年以上了,我寻着声音继续向左而去,可是这次走了没有多久,前方就没有路了,可是声音还是从里面传了出来,于是我扒开荆棘密布的草丛继续前行着,然后没过多久我就听到水生了,我来到一处湖泊前,声音就在这个时候断开了,无论我如何的做都是再也听不到声音了。于是我只好放弃,就这样我放开思绪让自己清醒过来。

    等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天已经黑了,我走出民宿,问民宿的主人一个阿姨说:阿姨,他们回来了吗?

    阿姨回答:没有,他们估计是玩疯了。你饿不饿啊,要你先吃些东西吧。他们一会玩够了就回来了。

    当下我想,他们没回来正好,我可以根据刚才和小狸的联系,去找它,先找到湖泊在说,说不定到了那里就能够联系到小狸了呢。

    于是和阿姨要了些吃的东西和水,说我也想出去走走,顺便找一下他们两个。

    可是阿姨说:好吧,不过不要去山里,因为这里的山里不太平,还有一些是原始森林,我们这里都没有人去过的在走丢了就不好了。

    我问:山里怎么不太平了。

    阿姨说:我告诉你啊。这里的云峰山上有个道观,可是道观具体是哪个年代修建的就不知道了,再有因为云峰山比较高所以我们这的人从来都不进山的,据说以前有些进山的都没出来,而且还有人说在哪个山上,看见过阴兵借道,还有人看到有晚上嫁鬼新娘的。

    我听后也就没想太多,心想我又不去云峰山,我按照自己刚才冥想出去的路径,应该也就2个小时左右,离她说的云峰山还很远呢。而且我是经常能看见那些东西的,所以对那些鬼啊,神啊的,根本就不感觉可怕。看见它们就像看见邻居家的大叔大妈一样。

    于是当下就说:阿姨,放心我就是出去转转,马上就回来。

    之后便回到屋子里,拿着师傅给的一个包裹,还把阿姨给的吃的和水,还有一些必需品都放在里面,便背着包出了门。

    我顺着自己冥想时候的路径,打好手电一路向前而去。刚开始还是很顺利的,可是当我看到那颗大树的时候,才发现这颗大树与我冥想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于是我很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颗大树,心里想着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忽然,我发现它可以自己发光,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手电筒的光芒呢?后来仔细一看不是,那难道是虫子在发光吗?我越靠越近,终于发现真的是树干在发光。光不是很亮,但是也不刺眼。

    我慢慢靠近大树,忍不住用手去抚摸树枝,可是,就在这时候。树好像有生命一样自己躲开了。

    我先是一楞,然后又试着去触碰这棵树。可就在这时候我听见类似于动物的吼叫。好像是狼,可又不像,只是感觉声音都差调了,根本无法分辨声音到底是什么动物的。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马上反应过来,我是在山里。

    于是惊慌失措的向着来时路跑回去,可是才跑了没几步,我就反应过来,我来这里是有事情要做的。马上又回头走过去,这次路过这颗大树,我没有理会它,直接向着记忆里的方向走去。我扒开草丛向着丛林深处而去,可是扒了几次,我的手就被草给割伤了,只是感觉很疼,撕心裂肺的疼痛。我翻出背包里匕首,然后又用衣服裹住手,一路横冲直撞得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了精疲力尽,就随地而坐想休息一下。

    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可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对面的草丛在晃动,我本能的那好手里的匕首,然后我看到两个类似引火虫的亮点,正一点一点的像我的方向靠近。我本能的在地上起身,想着向身后退去。可是我刚起身,草丛中一阵晃动,就看见一头狼出现在我的面前,之所以肯定它是狼,是因为它的尾巴,狗的尾巴是上翘的,可是狼的是向下的。

    就见这批狼看着我龇着牙,嘴里还淌着口水,我当时第一但觉就是,我的腿都软了,一下就又坐在了地上,我感觉我就要成为它的盘中餐了。

    ------题外话------

    今天就写到这里,明天我们继续。在这里留一个悬念给大家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