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还有昨天晚上,那头狼的事情。昨天自己太慌张了,根本没来得及细想,那头狼是怎么死的,死的那么蹊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在逃跑的时候有看过一眼,那匹狼,它的脖子上出血了,出了很多的血,应该是被利器给割伤的。那么又是谁救了我,而没有现身呢?他又有什么目的呢?

    这一连串的问题,想的我无比的头痛。所幸就抛掷脑后什么也不想了,继续前进。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感觉到又累又渴的,所以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吃些东西。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看到前面树林好像到了尽头。然后有片很多的石头堆砌起来的像是城墙的地方。我想起来了,我在来之前曾经查过这里的,据说这里有座石头城,是明朝时期为了抵抗外敌而建的。

    于是我便不自觉的像那座石头城走去,真是望山跑死马啊。我看着挺近的,可是感觉自己足足走了快一个半小时,才到石头城底下。抬头向上看去,才感觉是如此的宏伟与壮观,它给我的震撼不只一点,我在想古人是怎么做到的,将这么大石头一层一层,的堆砌起来的。

    我坐在地上简单的吃了些东西,然后就像着石头城里走去。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我老是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人在跟着我,可是几次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当下心有些慌,于是跑起来,也不管东南西北的,一顿乱跑。

    只听咕咚一声,我跑道一个拐角猛地撞在什么东西上,然后自己顺势趴在了地上。很痛,这是我唯一的感觉。

    然后我猛地被推开,我的惊呼一声:哦呦,疼死了,谁啊?这句话本是本能的就说出口了。

    就听对方很是警惕的说: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听到了声音的,我才抬起头看着,那个说着话的男人。他应该有30岁,嘴边有着修剪精细的胡子,人不是很好看,但也不难看,身上穿着一身的登山装,估计是旅客迷路了吧!不过估计是因为迷路的关系,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显得邋遢。

    就在这时候,男人的声音又一次想起说: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我这才反应过来,于是装作很是委屈的说道:我是和朋友出来玩的,在路上与朋友走丢了,后来迷路了,在这里手机也没有信号。

    他听了这话,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说:怎么可能,这里都快接近森山了。你们怎么会跑这么远的,而且路边都是有标识的。

    我说:我朋友说喜欢冒险,所以就把拉来了,昨天晚上我们碰到了狼,所以就跑丢了,我就跑到这里了。

    然后男人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们这些小孩子,就是不听话。还什么喜欢冒险,简直是找死。

    忽然就在这时,还没等我回话,就听见又是几声枪响。枪声又进及远。显然开枪的人,在像我们这里移动。

    听到枪响以后,这位大叔直接就迎着枪声而去了,我快跑几步拉住他说:大叔,很危险的,他们有枪,你也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啊?

    这位大叔,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不去看看,你怎么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啊?再说了,我有那么老么,你居然管为叫大叔?

    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赶紧补充到说:大哥,不好意思啊。我错了!

    一边说着一边还一脸献媚和讨好的表情。

    男人摇了摇头说:反正我是要过去看看的,你要不要跟来自己看着办。还有我也不叫大哥,我的名字叫姜如墨。你可以叫我姜哥,也可以叫我的名字。但是不可以叫我大哥和大叔。

    我心里想着,这男人还真是不一般的自恋啊。可是想归想,我还是点点头,当做答应了。想着跟着他至少,能多个伴,这荒山野岭的有个人,当是壮胆也是好的。再说我自己可是跆拳道五段,也不怕他,有什么不老实的。

    姜如墨看到我点头又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说:我叫许诺,你可以叫我小诺。

    然后他也搭理我径直的,就像枪声来源而去。

    我们走了没有多久,就听到前面传来一些人说话的声音。但是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

    又拐过一个大石头,就见姜如墨直接蹲在石头后面,向前看去。我也开始像着他的样子像前面看去。

    只见这些人大概有20—30人,身上都穿着军装。他们似乎也在原地休息,为首的一个人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旁边的有个士兵不知道是在对着他耳语的说些什么。

    看了一会之后,姜如墨便大步的向着这些人走去,我没敢跟着,因为他出现之后,就要士兵迅速的拿起枪对着他。

    这个动静直接惊动了正在耳语的那位类似长官的人,他起身先是皱皱眉,然后很快的露出笑脸,上前握住姜如莫的手。

    这个反差有点大,我一时还没理解过来。

    于是自己也举起双手也向着,姜如墨的身边靠过去。心想着跟着军人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旁边的小士兵说道:什么人。他手里依然举着枪,根本就放下的意思。

    我说:我是和姜如墨,姜大哥一起来的。

    小士兵看向姜如墨的方向,只见姜如墨点点头。然后小士兵,立刻让开道路让我过去,可是当我到姜如墨身边时,就见哪个士兵军官,用着很是诧异的眼神看着我,他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又开始打量着姜如墨。

    姜如墨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我们在半路遇到的,她迷路了,碰见了我。

    军官点点头,然后好像有事要和姜如墨说。又看看我。

    姜如墨说: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军官指着右手边的一个站着士兵的方向,说:他们都进哪个石洞中去了,我怕有埋伏,就派了五个人下去,可是已经进去快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人回来报信。

    我顺着军官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那边被围的水榭不通。然后旁边站着的一群士兵,手里拿着枪,一动不动的瞄着哪个洞口,就好像里面随时会有怪物出来一样。紧张的不得了。我心里很是好奇,可是又不敢开口去问。看来我之前是判断错误了,这个姜如墨并不是迷路了,而且好像这个军官对他还很是客气,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他们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啊?

    好多问题啊,想的我的脑子都快炸掉了。太多的事想不通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