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上方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我心想不是有又蜥蜴过来了吧!我看起来有这么美味吗?

    不过我虽然是倒掉着,不过我离墙壁还是很近的,我正在想着要如何自保的时候。就听到吴子豫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说道:“你抓紧腰间的绳子,我拉你上来。”

    我说:“那蜥蜴怎么办?”

    他说:“蜥蜴已经掉进水里,变成白骨了。没有伤害了,不过这里我们不能就呆。”

    说完,我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绳子在向上浮动着,我能感觉到,他拉我拉的很是吃力。不过就在我的身体离开水面叫远一些,他说:“你试着将身体正过来,但是不要用太大的力,我怕我会拉不住。”

    于是我按照的话做,先是将双腿之间的绳子松开,然后试着慢慢的将双腿向着头部的方向伸展着,就这样没过多久我就将自己的身体正过来了。

    看到我身体正过来后,吴子豫就说:“你试着自己向上爬着,我这里帮你拉着绳子。”

    我抬头看着吴子豫的方向,就见他在我上方10米左右的距离,刚开始我以为他是站在一块石台上。可是当我向他靠近后才发现,他生居然是一个石洞。看来刚才的声音,是他发出来。这石洞应该是被藤蔓给挡住了,是他扒开藤蔓的。

    当我上到石台上就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吴子豫也坐在的我旁边,就听他说道:“我们想要到河对面是不可能了,所以等一下我们只能顺着这个山洞进去了。”

    我看着他,还是说道:“你到底是为什么来这里啊?而且你又为什么要救我啊?”

    就听他说:“你是为什么而来,我就是为什么而来的。至于为什么救你,就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太孤单了,虽然你很聒噪,不过在这底下,还是有点声音,比没有要强,就这么简单。”

    我撇撇嘴说道:“你才聒噪呢!在说你怎么会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的,告诉你,我是来看女儿的。怎么你也是吗?”

    他淡淡的笑了,虽然很浅。但还是被我看到了,自从和这个家伙再次见面以后,虽然他不在像以前一样,不说话。但是也没见他怎么笑过,就是偶尔笑一下,也是很是公式化的笑容,让人看着很是不舒服。

    吴子豫说:“对,我也是来看女儿的。”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说:“对了,我的包还挂在墙上呢。刚才混乱的时候被石头挂断了包袋,不过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看见,还挂在上面的藤蔓上呢?”

    他用眼睛撇撇了我说:“那就自己去拿呗!”

    我说:“好歹我是女生,好不。再说了我胳膊都受伤了,怎么上去。你就不能绅士一下照顾一下我吗?”我说完话,还不忘把受伤的胳膊往他的身前抬抬了。

    只见他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起身,然后向上攀去。我果然没猜错,这家伙本事大的很。没过多久就见他背着我的背包回来了。我接过背包,将里面的手电筒拿出来,打开。然后在背包里找出一些消炎用的药片,用纸包好,然后用手电筒敲碎,将药片撒在伤口上,避免感染。然后用毛巾将伤口占时包起来,但还是疼的我直哼唧。(这个药片还得多亏了我老妈,因为我从小体质就弱,所以老妈经常在的背包里,家里放一些常用的感冒药和消炎药之类的药品。)当下心里,无比的懊恼自己想的不够周全,没有带纱布和绷带来,应该多被一些药品的。

    这时吴子豫说:“还有药片吗?给我两片。”

    我将手里的药瓶向着他方向仍过去,然后就看见他居然将上衣脱掉了。露出健硕的胸膛,然后就看见他的后背,血肉模糊一片,可能是血流的太多,根本就看不清到底伤成什么样子了,不过看着出了这么多的血,应该是伤的不轻。血早已经将他衣服染透了。刚才只借着掉落河里的手电的微光,我并没有发现他的伤。

    就见他去翻自己的背包,我知道他的背包在刚才胡乱的时候已经刮破了,里面的东西应该也没剩几件了。

    我说:“要不我这里还有些水,我帮你把伤口清理一下。”

    他看看我,然后在自己背包的夹层里拿出毛巾递给我,我帮他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就见他后背上的伤口足足12。13厘米那么长,而且伤口还很深,还在流着血,虽然流的比较缓慢。我想他这伤,应该是那只蜥蜴攻击我们的时候受的伤。

    为他上好了药,才发现没有绷带,我问他:“没有绷带,你要用什么包扎啊?”

    就见他回过头,看着我,然后目光向下。我知道他是在我的衬衫的注意,不过还好,我一面有穿T恤,当下也没有说什么,就将衬衫脱掉,然后撕开,给他包扎。毕竟之后的路,还要靠着他的。

    包扎好后我们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和了点水,食物到还是有很多的,可是水就没有多少了,我本来就没带多少水进来的,而且刚才还用了一些清洗了伤口。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小狸,办完事赶紧离开,不然恐怕我会渴死在这里了。

    吃完东西后我们就顺着洞口向里面走去,可是走了也就500米左右,就看到前面是很多条的分叉口,我数数了有9条,

    我问他我们走哪条啊?

    他看看了指着其中一条说:“走这条,这里面有脚印,而且还是新的,应该刚刚有人走过。”

    我说:“会不会有危险啊?”

    他说:“有危险也有别人先淌过了,你怕什么?”

    我感觉还是不太靠谱,索性就去试着去找小白,可是这货只打看见吴子豫后,就在没出现过。哎,算了还是听他的吧。

    接下来就是每过几百米就会出现这种九个洞口的岔路,我也不知道我和他到底走过了几个洞口了,累的我就要放弃的时候,就看到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道石门。

    石门很大,古色古香的,很是壮观。不过石门旁边被什么东西刨了小洞口。

    我们走到洞口前,互相看了看,然后就听他说:“我先进去,如果有危险你就往回跑,不用管我。如果没有危险,我让你进来,你在进来。”

    然后就见他爬了进去,没过多久就听他说:“进来吧。很安全。”

    我顺着石洞爬进去,就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5。6具的尸体,有军人还有一些普通衣服的,应该是他们要抓捕的犯人吧,可是这些人死在这里,那其他人会不会被抓了,然后他们就都出去了?

    可是看着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伤口啊,我正要过去看看的时候。就听吴子豫说:“不要过去,他们是中了蛊毒了。现在蛊就在他们身体里排卵,如果你过去,就会被你惊醒,会攻击你的。”

    我吃惊的说:“那他们是死了还是没死啊?还能救吗?”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啊。更新的比较慢。刚过完年事情比较多。也没看到你们给的评价,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作品,当然如果有什么不足还是希望你们多给我提意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