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说:“你这人还真是自私。我不去,要么你就打死我吧。反正都是死,你给我一个枪子让我来个痛快的。”

    李哥说:“死,你想多了吧。我这些兄弟这些天可是都是吓坏,我可以把你给他们压压惊。”

    这时姜如墨说:“李文福,你是真不要脸啊。你不就是想要佛祖舍利吗。我去给你拿。”

    李哥说:“哟,人民解放军,英雄救美啊。哈哈哈…。不过我留着你还有用,她上去没有事的,她是女人,女人是属阴的,男人是属阳的。所以她上去死不了的。”

    就听姜如墨说:“这也只是你猜的。”

    就在他们争吵着不休的时候,我就看到那只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狐狸,在上面的棺椁上,看着棺椁对面的洞口,向着我点点头说道:“你是小狸的母亲,我是她这一世的母亲,她现在得了重病,不过我救不了她,所以才借着她和你的血脉联系,将你带到这里的,她就在前面的洞口里,她在等你。”

    我说:“那她现在怎么样了。”就在我这话说出口,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

    李哥说:“你在和谁说话?”当下我就明白了,他们听不见我们在说话。

    于是我说:“没有啊,我应该怎么上去。你不是靠猜的就直接让我上去送死吧。”就在刚才我看了看上面的洞口,发现太高根本不可能在下面上去的,所以只能借助大树上去。于是想着反正他也是让我上去的,而且我在外面碰见这树的时候,这树也没有伤害我,说不定这树真的不会伤害我呢。而且自己背包里还有着师傅给我符纸和佛珠什么的应该也是辟邪的,再说实在不行,就用火机把大树给烧了,然后用师傅给我往生被,在把下面的万人坑给镇压了。所以才打定主意要上去的。

    就见李哥说:“怎么想明白了。”说着在身上拿出一件佛教密宗的三棱发箍,递给了我说:“记得下来还给我。”

    我接过这个东西问道:“这个怎么用啊?”

    他说:“如果树枝去卷你,你就用这个刺它就可以了,这树是靠人的灵魂滋养着得,以人的骨血为食的,所以虽然树干上篆刻的符咒,但它也属于邪物,所以这个会好用的。”

    我抽抽了嘴角说道:“这个也是你猜的,我看你不去当律师真是委屈,浪费了你这口才了。”

    姜如墨说:“不要去,危险。”

    我看看他说:“我在下面也不见得多安全,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

    然后又对着李哥说道:“我上去了之后,如果安全下来了,你是不是就放过我?”

    李哥说:“当然。”

    我说:“你怎么证明呢?万一你卸磨杀驴怎么办?”

    他说:“我不需要证明。”说着抖了抖手上的枪。

    这时我也拿出身后的枪说:“你要是不保证那我就自杀,反正我是这里唯一一个女人,除了我你们谁都别想上去。除非那佛祖舍利你不想要了。”说完用枪指着自己的头。

    李哥说:“你说要怎么样。”

    我淡淡的指着姜如墨说:“让你的人把他放下来,然后放到那边去。”

    就见背着姜如墨的人将他放到离大树很近的方,不过姜如墨应该伤的很重,因为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背靠着墙壁坐着。

    然后我说:“让你的人退到2米以外。”

    这时所有的人都退出了墓室,我向着姜如墨走过去,然后将手里的枪交给他说:“你还能挺住吧。”

    姜如墨点点头说:“危险,别去了。”

    我说:“总之我有必须上去的理由,等下我拿到佛祖舍利,我就去上面的洞口看看,这时你要保护我知道吗?”

    姜如墨还想说点什么,就见我摇了摇头,他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然后我就向着大树的方向走去,我走到那个小弟尸骨的放停下,可是那颗大树似乎没有什么举动。然后我又向着大树走去,站在树下就看到那棺椁就在大树干的中间,我离棺椁的距离也就30米左右。不过树干上除了一些篆刻的文字,就是光秃秃的有枝丫的地方都在13左右的地方,可是我得这么上去呢?

    就在这时候,可能是李哥看见我在发呆了,所以就扔了一条绳索给我。说道:“你可以绑上地上头骨然后扔上去。”

    我看了看地上的那带着眼球的和血丝的头骨,顿时就感觉一顿恶寒啊!

    当下我将自己的登山靴脱下来,一头绑上绳子,然后向着大树抛去,抛了几次都失败了,我累的站在地上直喘。就听见身后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让我如何去做才能扔上去的话。

    听得我一顿烦躁,就喊道说:“都闭嘴。”

    顿时雅雀无声了,我铆住了劲使劲的又抛了一次,终于不负众望的扔了上去。我在底下使劲的拉了拉,一看还是很结实的。就拉着绳子向着树上爬去,不过我把自己的另外一只鞋,也给脱了下来,别再腰间。因为我怕穿着鞋子会把树干上的符文给踩坏了,所以就把鞋子也给脱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