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谁动了我的前世今生 > 祖师爷的舍利子
    由于之前我和吴子豫在河道上方爬墙的时候受过伤,这时的手臂还是使不上力气的。所以爬的比较吃力。

    不过也好在有惊无险的爬上了树干,我还在惊叹棺椁的带给我的震撼,这个棺椁很大,快有一张双人床的大小,而且也很高,而且这个棺椁看样子应该是一整块石头切割的,上面雕刻一些花纹,不过细看应该是一些壁画。我想应该是描述这棺木主人或者是这个墓室的来历的。

    我看看棺椁,就对着下面说道:“这个棺椁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是石头,我根本打不开。”

    就听见李哥说:“这种棺椁都是有机关,都是靠机关开启的,你试着找一找。”

    没办法,我只好小心翼翼的踩在树干上,围着棺木转了一圈,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只好蹲下来细细的看着棺木上的壁画。

    看着壁画上的图片,是一个类似于将军的人,手中握着长剑,他的身后有着千军万马。下一幅画面的画风就转了,还是这位将军,在一座满是树林的森山里遇见了一个女人,不过我想这个女人应该是很美丽的,因为这个女人没有脸,不过看着雕刻师把他的身形雕刻的如此婀娜多姿,我想应该是雕刻师感觉到无法,把女子的美貌给雕刻出来,所以就没有将的脸雕刻上去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可是我就是这么觉得的。而且还隐隐感觉这里面的男人和我有着什么关系。

    接下来是第三幅壁画是,这个将军娶了另外一个女人为妻子,不过可以在壁画上看出来这男子似乎是不愿意的。紧接着是第四幅壁画,上面的还是之前的哪个没有脸的女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然后之前哪个类似于将军的男人接过孩子。

    第五幅壁画是,一个人好像是在宣读圣旨,而那个将军在下跪接旨。第六幅图片,就是将军喝下了一杯毒酒倒地的画面了。

    不知道为了什么我看到这些壁画,心中感觉闷闷的疼,感觉自己就还要无法呼吸了。于是就靠在棺木上闭上眼睛让自己可以歇歇。

    感觉自己淡定了一些之后,就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了。于是将自己背包里当年师傅给我的,祖师爷的舍利子的手串拿了出来。这还是当年师傅看着我经常被一些小鬼缠着,于是才将庙上供奉的祖师爷的舍利子给我穿上手串让我随身带着。

    现在要拿出来给这帮盗墓贼,我打心眼里还是舍不得的。不过那也不能真的将棺木里佛祖舍利给他们啊,毕竟这下面还镇压这无数的冤魂呢,这要是被放出来还了得。再说佛祖舍利也绝对不能给他们啊。肉疼的感觉…。

    然后稳了稳心神就站起来说道:“哎,这后面怎么有个洞啊?我试一试啊,看看能不能打开啊。”

    姜如墨说:“小心,像这样的棺椁里,一般都会有机关的。”

    我说:“没事,我伸手进去呗,我拿树枝进去挑一挑,看看能不能挑出来。”

    于是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旁边的墙壁上的石洞走去。不过前面的树干就越来越细了,因为接近石洞的地方是树梢的部位还是有些危险的。

    看着我向着石洞而去,下面的李哥可能怀疑我会搞小动作,就说:“站住,你要去哪?”

    我说:“那后面有个石洞,我可不敢伸手进去,所以就拜个树枝看看能不能把你要的东西钩出来啊。要是你不放心就自己是上来啊!”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石洞边上几乎快要干枯掉的树枝说道。

    这时李哥不耐烦的说道:“快点,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我就一枪崩了你们。”

    被他这么一吓,我居然一脚没踩稳,就直接从上面掉了下来,不过还好我伸手抓住树枝的枝干。不过我现在的样子委实是不怎么好看就是了,我现在是整个人掉在了树干上,我的双手使劲的抓住树干。

    不过就在我掉下来的时候,就听见姜如墨说:“你抓住。”然后向着李哥他们喊着:“你们快点把你们的背包扔过去,给她垫一垫啊,快啊。”

    这时的李哥:“她不能下来,她要是下来了谁去给我拿东西,没有佛祖舍利我们谁都别想从这里出去。”

    我是在是听得不耐烦了,心想着:妈的,我都要死了,你们居然还在吵吵着,就不能让我安静点吗?

    于是说道:“都给我闭嘴。”

    喊完后,就感觉墓室里顿时就安静了。于是自己慢慢试着牢牢的抓住树干,然后一点一点的将身子轻轻的荡起,想要试着用下面的双腿盘住树干,然后上去。

    终于尝试了几次之后,顺利的从新爬上了树干。我不得不说瑜伽是个好东西,如果我没有经常练瑜伽,想必身体也不会这么柔软,更不会这么顺利的就上来了。

    不过有了刚才掉落的事情后,我就再也不敢站起来了,就只是抱着树干一点一点的向着前面蹭去,这可真的是蹭啊,蹭的我肉皮疼啊!估计身上的皮肤又划破了,呜呜…。会不会烙疤啊!

    眼看着石洞就在离我差不多一米远的地方了,不过前面的树干已经细的不可能经得住的重量了,所以我只能试着跳过去了。

    不过那石洞也就半人多高,这个角度跳过去,如果跳不好,我会不会直接就将自己给撞死了啊!我这大老远的就是跑着来自杀来了吗?

    这时心中无比的委屈,也无比的后悔。自己干嘛这么犯贱啊!可是想归想还得做不是吗,都到这了,只要一哆嗦就完事了。

    当下脚上使劲一蹬,整个人就窜了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