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所有人都退出后。我看到夕月逼出自己的内丹来给沐英治疗,看着沐英的伤势应该是伤到了脏腑,看来一般治疗已经不能救他了。可是我感觉到夕月用内丹给他治疗也消耗了自己几百年的修行。

    夕月给沐英治疗以后,又简单的为沐英重新的包扎了一下,还给他重新上了药。都收拾完了,由于我是和夕月共用一个身体,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夕月的虚脱和无力。

    这时夕月唤进来外面的人说:“他暂时没事了,这里有一些药,分别是外敷和内服的。不过要记得这几天他都不能下床,以免伤口裂开。”

    那个很是贵气的男人说道:“谢谢姑娘了,姑娘说沐英暂时没事是什么意思?”

    夕月说:“就是他现在如果听话或者按时服药就没事,不然要是伤口在裂开就是大罗金仙也无能为力了。”

    贵气男人说道:“那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能否请姑娘在这里小住几天,等沐英彻底恢复了,我在派人送姑娘回去,可好。”

    夕月点点头说:“好吧。”

    紧接着男人为夕月安排了帐篷,让她休息。等彻底安静下来,我才想起来历史上呗叫做沐英,又是将军的就只有一个沐英,据史料记载这个沐英是朱元璋的义子,而且还是未来的驸马爷,据史料记载他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而且一生战功无数,还是云南木府最早的当家人。不过后来是因为朱元璋和皇后的死对其打击太大,所以才吐血而亡的。如果是历史上那个沐英的话,难道这里是明朝吗?

    我的思绪还没有结束,场景就变换了,看来这里是没有时间观念的,我只是一个观望全过程的观望者,这里的时间只是把一些重要的经历让我感受到而已,或者也可以说是让我来见证的。

    我看到沐英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并且已经能够下地走动了。看样子有着夕月的照顾他恢复的很快,可是我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变化,似乎有着某种说不清楚的情愫,在发展着和蔓延着。

    随着沐英伤势的痊愈他们也面临着分离,可是两个人的感情也越见明朗化。这日我看到一个小士兵匆匆忙忙的跑了跑进军帐内,没过多久我就看到很多副将和将军的统统跑进大帐内,看来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时的夕月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了,她与沐英即将就要分别了。心中有着不舍,但是耳畔依稀还传来那天观音菩萨的声音: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她苦笑着,心想:可能已经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吧,那就潇洒的放手吧,自己终究是要修仙的。而且人鬼殊途,这段感情也只是一个情劫而已,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夕月还在胡思乱想着,就连沐英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她都没有感觉到。就听耳边传来沐英的声音:“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夕月莞尔一笑说:“没有什么,我刚才看见你们在军帐里商谈,是不是你们又要出兵了。”

    沐英看着远方说道:“是啊,这边的仗马上就打完了,我们就要撤兵回京了,夕月不如和我一起回京吧。”

    夕月摇了摇头说道:“我生于这里长于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家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沐英看着她说:“那我呢,我在心里又算什么呢?我们之间这些天的相处又算什么呢?”

    夕月说:“我们之间本就没有什么,你是将军,我是平民。你是病人,而我是大夫。不过你的伤还没有全好,虽然是最后一场仗了,但还是不要上战场的好,以免伤口又裂开了。既然你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我也要离开了。”

    沐英皱着眉头说:“我以为这些天,你对我的细心照顾是因为我们之间彼此的默契。但是看来是我想错了,我在你眼里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罢了,既然这样,我的事情也就不麻烦夕月姑娘担心了,诊费我会一分钱不差的让副将给你。”说完就甩袖而去。

    夕月看着沐英的背影,心里还是疼痛的,这感觉就像要窒息了一样。她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心里想着:难道这就是人类所说的爱情吗?怎么这么难过。可是为什么还是有着那么多的人对此乐此不疲呢。

    这时只见沐英手下的副将手里拿着一包东西跑过来说:“我家将军让我送姑娘回去,还说这是给姑娘的诊费。”

    夕月只是看着士兵递过来的东西,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转过头走了,副将还在后面追着说:“夕月姑娘我们去那边牵两匹马吧,要不然脚程太慢了。”

    夕月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你去忙吧。我听将军说你们马上就要打仗了,照顾好将军,别让他上战场,以免伤口再次裂开。”说完头也不回的跑掉了。甚至连东西都没有回帐篷收拾,只是一直向前跑去。、

    也不知是跑了多久,就看到身边满是树林,这里应该是丛林深处了吧。这时我看到夕月将自己变成白狐的样子,一路哭着跑着,她是伤心的,她想为何沐英要如此决绝呢,又为何还要拿诊费来羞辱于她,还是急于和她撇清关系。

    没过几天就听来看病的百姓说:“听说昨天明军大破闵溪十八寨,而且还生擒了冯谷保。据说马上就要移镇建宁了。”

    夕月想着:就要走了吗?走了也好,也许她走了自己的心就能平静了。

    可是还是问了:“大爷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吗?”

    大爷说:“听说明天就拔营,启程了。”

    第二天一早夕月就收拾好了,站在明军的必经之路等候着,等着那个人的到来,只为在看他最后一眼。

    可是她看到所有的大军都走过了,就是没有看到她要等着的那个人。我想着不会是昨天他去战场了吧,他的伤还没有好呢,他要是去战场就有去无回了。心里这样的想着,人就向着战场的方向跑去。

    她跑到了战场上看到一片狼藉,她发了疯的到处翻找着尸体,就为了能够找到他,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她一边翻找着一边喊着说:“那在哪呢,你出来啊?你出来,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最后翻到自己已经累的爬不起,就坐在地上抽泣着。

    ------题外话------

    这里的第二卷开始就是讲小狸的由来和其中一世,从相恋到分离的故事。希望大家可以喜欢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