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谁动了我的前世今生 > 穆悠然的出现
    这时只听身后一个声音在说:“你是在找我吗?我死了对你好像也没有什么影响吧?干嘛还哭得这么伤心呢?”

    夕月抬起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身后,当看到是他的时候,夕月什么也不管不顾的向着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男人飞奔而去,跑过去紧紧的抱住沐英。这时就听见沐英说:“唉,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的,可是做过才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我以为我可以狠心的对你的,可是还在做不到。你这样让我如何对你呢?”

    就听夕月说:“不管你去哪,我都跟着你。我在也不要和你分开了!”

    沐英:“看来我和义父说留下来打扫战场是对的,要不然我就要错过你了。”

    就这样沐英他们顺利的收复了建州一带,然后跟随着朱元璋回到都城,定居。夕月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始,然而她错了,这只是她噩梦的开始。

    本来沐英回到京都已经决定要迎娶夕月的时候,这日府上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只见进门一个一身道袍的年轻男子,站在大门口对管家说:“我要见你家老爷。”

    管家:“我老爷可是你说见就见得,不就要钱吗,给你两个铜板赶紧走人。”

    只见到时并未伸手去接那两个铜板,只是说:“你家府上有妖气,如果不让我去见你家主子,怕是你们都要被这妖物给害死。”

    管家说:“怎么的两个铜板你还嫌少啊?少在这胡说八道,赶紧走,要不是我家老爷心善我早就将你赶出去了,还会如此对你客气。”

    只见道士将袍袖一挥,说道:“不信你就自己看看,看看你家府上是不是妖气弥漫。”

    管家回过头看向府内,发现果然如道士所说,府内上空果然飘着缕缕的淡绿色的气体。管家立刻将道士请进门内,自己着急着向着大厅跑去,一边跑着一边说:“老爷,不好了。府上闹妖精了。”

    沐英淡淡皱眉说道:“何事如此慌张?”

    这时道士已经进门说道:“贫道只是昆仑山修行的道士穆悠然,路遇此处感觉与这宅子的主人有缘,所以就冒昧进来一见,还望大将军见谅。”

    沐英拱了拱手说:“那里,那里。原来大师也姓沐,只是不知道与我是否是同一个沐呢?呵呵。”

    穆悠然说:“此穆非比沐。”

    沐英:“哦,我与大师甚是投缘,不如就留下在我府上做客如何呢?”

    穆悠然说:“哪里话,我比大将军年长几岁,如果不建议你可叫我一声大哥,你看如何。”

    沐英说:“大哥,里面请。”

    酒过三巡之后夕月被管家带着来到了大堂上,其实那个道士一进门夕月就感觉到了,所以才一直都没有出来详见,因为不知道是敌是友,所以想避免麻烦。可是谁知道,沐英却让管家请他过来。她这是想躲也躲不掉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过来了。

    穆悠然早早的就知道这府上有一只上千年道行的妖,他也不是要收了她,他能感觉到这只妖很快就要修行圆满了。他只是很想见一见这位即将功德圆满的正主,毕竟他还没有见过修行如此大功德妖,他往昔所见的妖几乎都是残害生灵的,大多都被他给除了。所以才故意在门口闹了那么一出,可是就在他见到正主之后,他就正愣住了,看着夕月失了神。那一刻他才知道他这些的道都是白修了,他的心乱了。彻底乱了,他动心了,他居然对一只妖动心了。

    就这样穆悠然在大将军府上住下了,他只是想着可以离这个女人进一点,甚至只要是能天天看见她,他就满足了,可是沐英居然开始张罗起来婚礼来了。

    这让穆悠然很是不安,他知道自己变得贪心了,所以他去找夕月了。

    他看着夕月说:“你是不是陷得太深了,我劝你还是尽早抽身的好的。以免千年修行一朝散,你修行千年能有今日已是不易,不要糊涂。”

    夕月淡淡的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道士,对他说道:“多谢道长关心,不过这是我的情劫,我始终是要过的。不管结果如何,终是要面对的。”

    穆悠然看着眼前的女人,他说:“我劝你趁早收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你是要渡劫,可是沐英呢,你想过他吗?他既然叫我一声大哥,我就不能看着他万劫不复。”

    夕月:“哦,是吗?那你又以什么理由来对付我呢?你打的过我吗?我虽然不杀生,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就有本事可以收的了我。”

    穆悠然:“就是打不过也要一试。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夕月:“就不,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

    穆悠然:“你会后悔的。”说完甩袖而去。

    这日一大早沐英就来找夕月,对她说要去向他的义父禀报自己要成婚的事情。

    可是等到沐英回来的时候,却是把自己关在了书房内,不许任何进去。

    问了所有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傍晚的时候沐英来到夕月的房中,只是默默地走到桌前坐下,然后对着夕月说:“我今天进宫了,可是我们不能结婚了。”

    夕月淡淡的说道:“为什么,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沐英支支吾吾了半天说道:“义父为我赐婚了,他将建阳公主指给了我,让我们3日后大婚。”他说完话就双手抱着头,好像很是痛苦的样子。

    夕月说:“那你呢,你是如何说的,你同意了对不对?”

    沐英说:“他是我义父,我不能忤逆他,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我的一切。”

    夕月:“所以呢,你打算如何安置我?还是叫我离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