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见被打碎的陶罐里面竟然是一个人,一个身穿盔甲的人,而且就在陶罐被打碎的时候,从里面流出很多的水,水里还爬出很多像是小蛇一样的东西,黑乎乎,只是一接触到空气,那些小蛇就迅速的向着尸体里专去,没多久那些小蛇就不见了。就在我们还在发呆和疑惑这些都是些什么的时候。

    吴子豫说道:“这是一种降头术,不过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人已经死了,为什么那些虫子却还是没有散开呢?按照道理来讲,只要是人死了,降头就自然而然的解了。”

    姜如墨:“看看这个人是怎么不死的不就得了。”

    吴子豫:“当心些,别把自己搭上,毕竟还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都是做什么用的。”

    姜如墨不在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用着洛阳铲子,将那具尸体翻开。然后还将尸体身上的盔甲也给挑开了。经过了这么些年,尸体泡在水里竟然没有这么腐坏,还能大致的看出五官。可是身上的衣服和盔甲就不行,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破裂的。

    等姜如墨把那具尸体的上衣基本挑光时,就看到,这人胸口的位置有着被利器,捅破的窟窿,而且手臂上前胸以及后背都有伤口。看样子他在死的时候伤口还是没有愈合的。

    我:“怎么感觉这人像是受了很重的伤以后,才死的呢!”

    张校尉:“没错他就是在受了伤以后才死的,伤口都没来得及处理。”

    小佳:“可是就是沐英要人给他陪葬,也不至于这样吧!在说,不都说沐英爱民如子吗?怎么会把自己的兵给杀了,然后想腌咸菜一样的,把人给泡在坛子里啊!”

    姜如墨:“除非他是个变态。不过就算以前都有陪葬这一说法,可是如果按照陶罐的数量,足足有上万个。这样用上万个士兵陪葬的先例,还是不可能的,别说他死的时候只是一个定边侯,就是皇帝也没有这样的。而且还是用这种方法选择陪葬,几乎是闻所未闻。”

    姜如墨:“之前只是听李哥那帮人说,这下面是万人坑,我刚醒来,还在纳闷,怎么连尸骨都没看到。现在看来是真的。那么李哥他们就一定知道一些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吴子豫:“你没去敲开其他的陶罐,也许里面不是全部是尸体呢?”

    就在吴子豫说完后,张校尉几个,也一起拿出东西,向着陶罐开始砸去。毕竟猜测是无用的,只有证实了,才能抽丝剥茧的找出答案。

    果然,陶罐一个一个的应声而碎,从里面的水里流出无数的黑蛇和尸体。他们足足敲碎了几十个,个个如此,而且每个士兵身上都有伤。

    姜如墨看向吴子豫:“你有什么想法?”

    还没等吴子豫回答,小佳忙说道:“会不会是这样,沐英发现了龙脉,瞒而不报。所以后来被皇帝知道了,所以赐死了沐英,而沐英手下的兵毕竟跟随了沐英很多年,知道自己家侯爷被赐死,所以造反了呢!最后朝廷派重兵镇压,所以士兵都死了。由于沐英当时的身份,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这件事,没有被记录在史书之中。但是还是选择将沐英以及手下的尸体葬在了这里,然后又找人把这里做成了困龙局。来彰显皇家的权威,就是你喜欢龙脉,我就让你葬在里面,但是这条永远的被困住了。就像是皇帝的权威一样,我可以让你生,也可以让你死。”

    吴子豫:“那棺木里的道士又是怎么回事。在说了如果只是想彰显皇家的权威,完全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将这些尸体这样保存,对于一个有谋反之心的臣子,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浪费人力物力,做成一个这样的万人坑。”

    小佳:“我都说了,说不为人知的秘密吗!所以就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吗!这都不懂笨蛋!”

    我:“不会的,沐英不会造反的。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都不会造反的。”

    姜如墨:“只是打个比方而已,你是不是太激动了。而且按照现有的一些痕迹来看,就算沐英没有造反的心,可是这龙脉肯定是和他脱不了关系的。”

    这时只见我们还在争执的时候,身边的陶罐,一个接着一个碎裂了。有的陶罐的碎片还崩飞在了我们身上,只听见身边一声惨叫接着一声的响起。

    而我这时本能的拉住我身边的小佳,就向着大树倒塌的方向跑去。我们拼命的跑着,只听到身后是此起彼伏的陶罐的破碎声音。

    没有跑多久也就10分钟左右,陶罐碎裂的声音渐渐远去。这时我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我们的身后是姜如墨和张校尉,吴子豫,而其他的士兵则是躺在了地上抽搐着。

    看样子,刚才只有我们五个跑了过来,那几个士兵是没来得及跑吗?我看见远处的陶罐也开始一个挨着的炸开,我刚要跑回去,去救那几个士兵。可是手却是被吴子豫拉住了。

    吴子豫:“他们没救了。”

    我怔愣的看着他,说道:“为什么,你没看见他们还在挣扎吗?这说明他们还活着!”

    姜如墨:“他们中了降头了,他们被里面爬出来的黑蛇专进了身体。”

    吴子豫:“你看他们露在外面的皮肤。”

    我看过去,只看到那些的脸上,竟然鼓起一条一条黑色痕迹,而这些痕迹却是在皮肤下游走着。而那些士兵们却是在哀嚎着。嘴里喊着:“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我看到张校尉举起了枪,我本能的就想去拦住他,可是我被小佳拉住了。

    小佳:“这对他们是最好的选择,就算你现在过去,将他们拉过来,他们也只是在痛苦的多挣扎几分钟而已。”

    我哭了。:“那也不能就这样的把他们杀了啊!他们还有气呢!怎么可以这样,万一这种降头可以解呢!”

    只听耳边传来了几声枪响,然后就再也没有人的哀嚎声了。整个空间里,留下的只有我和张校尉的抽泣声。

    可是,就在我们还要抚平好的情绪的时候,只见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竟然也是一个个的站了起来,一个一个歪歪扭扭的向着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他移动的时候,身上的水渍不停的在滴落,甚至就连身上的盔甲和衣服,也在行走的时候脱落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