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直到小佳的身影消失不见时,我才反应过来。于是也打算追出去,然而我才刚刚跑到墓室门口就被吴子豫叫住了。

    吴子豫:“你打算去哪?”

    我:“当然是去追他们啊!”

    吴子豫:“不用你追,一会他们就回来了。”

    我:“可是我感觉那个文教授似乎有问题,我怕小佳他们会出事。”

    吴子豫:“就算你现在去追也晚了,现在他们已经跑远了。”

    我愤愤的看着吴子豫:“你有病吧!你是故意的,不让我去追?”

    吴子豫:“我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

    这时的我很是想喷他一口口水,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总感觉这个人和我以前在学校里认识的不是一个人,而且我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并没有那么简单。

    吴子豫:“好了,别在那愤愤不平了。不管这个是谁的棺椁,我们也还是打开看看吧,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呢!”

    这时的吴子豫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棺椁走去,而我终于想到了棺椁后面的那个东西。于是向着棺椁后面走去,果然,我在棺椁后面看见一个背包,看着这个背包应该是现代的。

    这时吴子豫和张校尉也被我吸引过来。吴子豫:“打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就能知道是谁的了。”

    于是赶紧的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来。里面除了一个笔记本和一些食物之外,就还要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看样子像是考古用的工具,具体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就叫不上名字了。

    吴子豫打开笔记本,然后将第一页翻开。说道:“看来这个是文教授的背包,这个是文教授的笔记本。”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后面翻着。可是他翻到最后一页时。说道:“你们这里怎么会有血迹,而且这里还没有写完。难道是因为他在写日记的时候出了什么事?”

    张校尉:“那他最后在日记里说了什么?”

    吴子豫:“他说,他与他的学生们跑散了。然后他在墓道里逛了三天,终于来到了这里。可是他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出现了问题,而且他老是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他还说这里应该最初修建的不是古墓,而是一个神台。下面还画了几张这里的地图。然后好像还没有画完就出事了。”

    我:“可是不对啊,我们看见的文教授好像没有受伤啊!就算是受了伤应该也不重吧!会不会是文教授在写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危险,然后他自己跑掉了。可是那他又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这里有危险呢?而且又为什么一定要带我们来到这里呢?又为什么突然跑掉了呢?”

    张校尉:“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文教授有问题。”

    我:“那笔记本上的血迹呢?给我看看。”

    吴子豫将笔记本递给我,我打开看到那血迹,是摊子的血迹。我:“着这个血迹应该像是在文教授写东西,被什么东西从后面攻击了。看着这个血迹应该是喷射出去的。可是如果是发生突然的变故,那么笔记本是应该在地上的,又怎么会在背包里呢?”

    吴子豫:“你们看。”说着指着地上一滴血迹说道,我抬起头看着那滴血迹,然后发现在不远处的棺椁边上也有点滴的血迹。

    张校尉:“看来我们真的要打开这个棺椁看看里面躺着的到底是谁了。”说完便叫上吴子豫两个人在墓室边上的陪葬品里,找出一个类似与棍子的兵器,便开始翘起棺盖来。没过多久就将棺椁打开,可是当棺盖打开的那一刻腥臭扑鼻。我们几个人是强忍住要呕吐的冲动。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尸体。

    我说道:“这个是个人吗?”

    张校尉:“是人没错,不过应该是一个被拨了人皮的人。而且应该是一个男人。”

    我:“啊,那是谁这么残忍啊?杀了人还要剥皮。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一个男人的啊?”问完我就后悔了,很简单他的胸部很平。

    吴子豫:“不过看起来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2天左右了。”

    我:“你们这么看出来的,他死了两天了?”

    张校尉:“第一这个血迹已经干涸了,但是你看肌肉什么的都是健全的。最主要的是因为,它的下面和侧面已经开始出现蛆虫了。”

    我:“那这个人为什么会被放在棺椁里啊?又是什么东西把他的皮给拨了啊?”

    吴子豫:“看样子,这个人的身高也就172左右。”说着还用匕首挑开了,尸体的上颚,露出牙齿。接着说道:“而且年级应该在50岁左右。对了,张校尉你们这次在抓捕的人里面和你们自己人里,有没有这个身高和年纪的?”

    张校尉:“没有,这批人里年纪最大的也就是李哥了,不过他也就才42岁。那会不会是你看错了,会不会是李哥呢?”

    吴子豫:“那这个年纪的也就只有文教授了。”

    张校尉:“怎么可能,刚才文教授还在我们身边呢?”

    吴子豫:“那并不代表就不是他,在我们已经知道的在这座山里的人,只有文教授复合这具尸体。除非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进来了。”

    我:“那么也是说有两种可能了,一种是文教授被这个人给杀了,然后拨了皮放在棺椁里。第二种是,这个人想要杀文教授,结果反被文教授给杀了,但是文教授怕被人发现自己杀了人,所以才将尸体藏在了棺椁里。”

    张校尉:“如果只是杀人,那么为什么要把人皮剥掉呢?还有如果是文教授把人杀了,那么又为什么一定要带我们来这里,还那么迫切的让我们开棺呢?”

    吴子豫:“还有就是如果里面躺着的是文教授,那么刚才和我们在一起的又是谁?”

    我:“我刚才就感觉这个文教授怪怪的。他好像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子豫接过去了。

    吴子豫:“他很怕你。”

    张校尉:“如果说到怕,那也应该是我们啊?为什么要怕她啊。她一个女人而且手上连防身的武器都没有?”

    吴子豫用手指了指我身上,说到:“你看她的身上可是有着我们所没有的东西!”

    这时张校尉向着我看过来,我自己往自己的身上看着:“我身上没有什么啊?”

    吴子豫:“你忘了,你刚刚在下面看见活尸的时候,就往自己身上贴了一堆的符纸。”

    我低头一看果然如此,那时看见活尸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把符纸贴在了自己身上,可是因为当时被活尸追着跑,所以就没来得及把符纸拿下来,就这样贴着符纸走了一路。估计是由于这里太黑,然后大家在这里困了几天了,所以才没有人注意到。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啊,由于中间有章节需要修改,所以导致了,上传的时间出现了问题。所以现在改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