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完后掸了掸自己身上的灰尘,预备起来去找出口。

    吴子豫:“其实可以死在这里也挺好的,至少还有你陪着我。”

    我:“你想的美,谁要和你死在一起。我得出去,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呢!就这样死在这,我不会是太委屈了。”

    吴子豫笑笑:“和我死在一起有那么糟糕吗?”

    我:“你说这里是另外一个空间,所以我们才走不出去的。我在想会不会我们被迷了。所以才没有走出去的?”

    吴子豫:“你什么意思?”

    我:“我们在刚才进来的时候一直都在用着灯光照亮着,我们走了那么远都没有走出去,那么会不会是,我们早就已经走出去了,只不过我们被眼前的幻想所迷住了呢?”

    吴子豫:“你的意思是?”

    我:“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把所以光亮都熄灭了,然后彼此手拉着手,另一侧的手扶着墙壁。如果我们另一只手摸到墙壁的拐角的话,那就证明我已经走出来了。”

    吴子豫:“你的意思是说,出口就在这些墙壁之中,但是也同时被墙壁给遮盖了,对吗?”

    我:“我猜应该是这样的,我感觉不可能是另外一个空间,如果是另外一个空间的话,那我们就完全没有可能走出了。只有被困死,除非是知道,这个空间是怎么形成的!”

    吴子豫:“那好,我们试一试吧!”

    于是我将火把熄灭,然后将身上所有可以发光的东西,全部放入口袋或者背包之中。还顺便看了一眼小狸,她还是静静的躺在里面。我问一下吴子豫:“她怎么还在睡,她没事吧?”

    吴子豫:“她比你现在的状态都要好,不过也应该快要醒了。”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摸黑的行动。在这个黑漆漆的墓穴里,开始了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漫长的摸黑行动。我们就这样手拉手一路的摸着墙壁走着,有几次的几乎被绊倒,不过还好都有他拉着我。这么多年我几乎是从来没有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过安全感,但是我在他死死拉着我的手上,感觉到了,那种安全感,很奇怪的感觉。

    就在自己还在胡思乱想时,我的手摸到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我在向上向下也摸了摸。这时吴子豫似乎是感觉到了王鹏的停顿,于是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发现吗?”

    我:“我还不确定,我在摸摸看。”果然我在上下的地方都摸到了棱角的存在。

    于是说道:“你把打火机打开,我要看看。”

    吴子豫应声将打火机打开,然后我就看着自己手摸到的地方,就好像是两块砖头的缝隙一般。而我的指缝正好插在了缝隙之中。

    我看了看吴子豫,他也同样看了看我。于是他用手摸了一下,我手指缝隙前方的那一块砖,只见他用手按下去,居然能感觉到砖头在晃动。于是他说道:“你先像后退一下,我要向里推一下这块砖头。”

    于是我很是听话的向后退去,只见他用力的向着里面推了一下那块砖头,果然砖头在被推到里面去了,然后我们就听到了机栝转动的声音。就在我们还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可是的确是看到了被推动砖头的那一面墙壁上的砖头,正在飞快的向着身后打开,就像两扇大门被人在外面推开了一样。

    就在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出口的时候,只见从里面的门里,不停的飞出无数的箭头,箭头大概也就一掌长,但是箭尖还是很锋利的。

    这时的我还在向着门里看着,可是吴子豫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于是迅速的向着我扑过来,我被他扑到在地,他将我整个人都护在了身下,然而我的耳边却是箭头呼啸而过的声音。过了没有多久,就再也听不到箭尖的呼啸声了。于是他才放开我。

    我很是尴尬的坐起来,说道:“刚才谢谢你!你有没有受伤?”

    吴子豫:“我没有受伤,不过还好你是站在门口,所以我刚才将你扑到的时候,就将你带进旁边的墓道里,不然估计我就被扎成刺猬了。不过你可不要感动的以身相许哦,我可是有喜欢的人了。在说了男人嘛,英雄救美是应该的,虽然你算不上什么美女,但是好歹我还算是一个英雄。所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本来我心里还是蛮感动,但是听到他后面的话时,我只要一种感觉,这是在说我长得丑吗,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倾国倾城,但好歹也长得还算秀气好不,在说了谁给了你自己那么大的勇气的,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恋啊!现在就连一点感动和愧疚都没有了。虽然我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话的,是不想我有什么心理负担!但是一码归一码。

    于是起身不在理他,就向着之前打开的墙壁走去。这时却是被他在后面拉住了,他说:“你还是走在我后面吧!”

    这人还真的是让人很是矛盾啊!

    于是我只好静静的跟在了他的身后走着。这里也是一处墓道,可是墙壁上却是不规则的刻着我们之前,在墙壁上用眉笔画下的记号。有些砖头有记号,有些却是没有。

    我看向吴子豫,只听见他说:“看来我们都错了,这条墓道,是在自己变换墓道,如果找不到其中的窍门,怕是我们走到死也都还在原地打转。”

    我:“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些砖头是在自己进行重组,然后被重组之后,就又形成了另外一条墓道!”

    吴子豫:“应该是这样的,只不过这个机关设计的太过巧妙了,这么多的石头在进行重组和转动时,我们居然一点也没有发现,甚至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怕是就是以现在的技术也建造不出来。”

    我:“可惜啊,万恶的旧社会啊,到底坑害了多少有手艺的能工巧匠啊,到了最后却都是被抓去修建黄陵,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啊!像我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到现在已经是所剩无几了!”

    吴子豫:“是啊,不过还在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