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开始有着转醒的迹象,可是刚刚才又转醒的意识的时候,就开始有人为我注射了什么东西,然后我就又开始昏昏沉沉的睡去,我开始想要挣扎,可是都没有用,我甚至连睁开眼睛看看是谁都做不到,就这样反复了很多次,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开始有转醒的迹象了。

    这一次我又一次开始有转醒的迹象,我以为还和以往一样,会有人马上过来给我注射东西,但是出乎意料的,这次没有。

    我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却是发现满眼的白色,鼻息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我发现我的眼睛有些无法适应这的强光,然后下意识的用手去挡住眼睛,却是发现自己的手上挂着吊针。

    当我已经可以适应了这里的一切的时候,却是发现这里居然是医院。那么如果这里是医院的话,我是怎么出来的,小佳她们又出来了没有?

    就在这时候护士推门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道:“你总算是醒了,我们都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说完马上转身出去,去叫医生。

    我刚刚醒来脑子反应还是有些慢的。不过不多时大夫带着一群人晃晃荡荡的走了进来,然后就是一番检查,说道:“恭喜你,你终于醒过来了!”

    我:“什么叫做终于醒过来了啊?”

    大夫:“你已经在我们这里躺了3个月了。”

    我:“三个月,这怎么可能,还有我的朋友都怎么样了?”

    大夫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道:“听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被送过来的时候自有你自己。而且你是被从别的医院转到这里的,你被转到这里就一直在昏迷不醒。”

    我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大夫,然后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被从哪个医院转过来的吗?还有我只是摔伤了几根肋骨,怎么会昏迷不醒的?还有这里是哪里啊?”

    大夫看着我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说道:“这里沈阳医科大,还有就是具体的你是被从哪个医院转过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被送进来,是因为你被掉落的广告牌,打伤了脑袋,所以才陷入深度昏迷的。”

    我:“什么,我是广告牌打伤的脑袋?这怎么可能?那我被送进来的时候脑袋上就有伤吗?”

    大夫:“我都说了,你被送进来就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了,但是很奇怪我们给你做了很多的检查,发现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就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至于说是广告牌砸伤的,也是上一个医院送过来的资料写的。”

    这时的我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懵逼的状态了,然后随口说道:“那麻烦大夫你先出去吧!我有点累,我想休息一下。”

    然后大夫形式的嘱咐了我几句话,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出去。至于大夫都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进去。因为我现在已经彻底凌乱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想着小佳出来没有啊,于是打算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正在这时只见有人推门进来了。

    这人正是小佳,我看着她正春风得意的样子,于是问道:“小佳,你是怎么出来的啊?”

    小佳:“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怎么出来的?”说完还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接着又说道:“你是不是在这里睡了几个月睡糊涂了,怎么还开始胡言乱语了呢?”

    我:“我怎么就胡言乱语了,我们不是去了云南极边第一城了吗?然后我们一起下了古墓,后来我们就走散了啊!你是怎么从里面走出来的,我又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还有小狸呢?吴子豫这么样了?还有和你在一起的姜如墨和张校尉他们呢?”

    小佳也是一脸懵懵的表情,然后说道:“你这都是说的什么跟什么啊?我和朋友一起要去厦门旅游,问你去不去,然后你说交代一下店里的事情就过来,可是到了厦门之后,我们才玩了两天,你就被广告牌给砸伤了,所以我们就把你送进了医院,但是你当时伤在了头部,也不敢动你,可是等到你伤好了,可是整个人都没转醒的迹象,所以我才托人,将你从厦门的医院转回来的,毕竟家在这里,也方便我们照顾你。”

    我:“我是出去和你们去旅游了,然后砸伤了脑子,所以在这里住了三个月的院?这不可能啊?那古墓里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小佳:“哥们你是不是恐怖小说看多了,所以做梦了啊?毕竟你昏迷了三个多月,就是做梦也是有可能的!”

    我:“难道我是在做梦,可是如果是在做梦,那这梦怎么会这么真实!”

    小佳:“好了,可能是你刚醒,脑子还不清楚,所以你先休息一下,说不定等到明天,你就都想起来了呢?”

    于是我被小佳扶着,躺了下来,可是我依旧不相信这只是一个梦,对了如果我是被广告牌子砸伤的那么我的头部一定会有疤痕。

    于是马上就起身对着小佳说道:“你拿镜子给我,快点!”

    小佳问道:“你要镜子干嘛?”嘴上虽然在这么说着,可是依然把镜子递给了我。

    我照着镜子,然后用手指扒开自己的头部,果然在发际线后面,有一块不到3厘米的疤痕。我泄了气一样的将镜子仍在了床上。

    小佳:“你是还不相信自己是被广告牌砸伤的是吗?为告诉你吧,吴子豫也就是我们的学长,在五个月之前,就已经出了车祸,现在整个人都还在昏迷之中,你要是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看,他也在这家医院!”

    我:“什么?吴子豫五个月之前就出了车祸?这怎么可能?他在那间病房,你快带我过去。”

    然后我们来到了吴子豫的病房,果然看见一个身上插满吸管和仪器的人,这人正是吴子豫,我拉一旁的护士问道:“护士他在这里多久了啊?他是因为什么才进来的啊?”

    护士:“你说这里的这个病人啊!他是五个月前出的车祸,然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了,已经在这里躺了五个多月了。”

    我感觉我已经瞬间开始凌乱了,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