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姜如墨:“要不咱们可以交换一下信息,如何?”

    我:“不要,我对你身份表示怀疑,所以我不要告诉你。还有你怎么会怎么晚的出现在这里,你被告诉我这只是巧合。”

    姜如墨:“呦,巧了,还真的就是巧合。我去那边的入口,但是塌,所以没进去,然后就打算上这边来看看,结果就看见你的帐篷在这里了。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要是坏人,刚才就把你给杀了,就凭你的身手可以死几回了。”

    我:“你就吹吧!忘了谁在古墓受伤了,还有谁刚才被我拿到架在脖子上了。”

    姜如墨“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防着我的,而且现在我们都对彼此保留了一部分的事情,我有你也有。不如我们合作,这样也许就能找到我们各自要找的东西了呢?”

    我:“在你身份没有得到确认之前,我拒绝和你合作。而且我感觉我掌握的信息应该比你多。”

    姜如墨:“那我们就明天各自去查自己要查的事情,各自珍重吧!不过你要是后悔了可以来找我。”说着拿出一个名片递给我。

    我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说道:“呦,怎么这个身份还在用着呢!”

    姜如墨:“上面的身份也不能算是假的,因为我们的证件确实是真的。不过那个身份你是肯定找不到我了,但是那上面的电话号是可以找到我的。”

    我:“好吧,那我就先收下了。”

    我紧接着又指了指他,说道:“你可以出去了,不送。”

    姜如墨:“你不是这么没有良心吧!外面那么黑,你居然让我出去睡,而且这深山里一到晚上还是很冷的。在说你这里这么大,咱们两个在这里挤一挤,还是可以的。”

    我:“我拒绝,你可以自己在外面在扎一个帐篷。在说我要是没有来,你不还是得在外面睡吗?这也没有什么区别,你就当做没有遇见我不就得了。”

    姜如墨:“我也拒绝,要是没有遇见你就怎么都好说了,但是谁让我这么赶巧,偏偏遇见你了呢!”

    我:“你无赖,你难道就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姜如墨:“摆脱,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男女授受不亲,在说就你长得那样,我也没什么兴趣。”

    我:“你是说我长得丑?”

    姜如墨:“我可没说你长得丑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好了,懒得搭理你,我要睡觉了。”

    我本想上前将他给推出去的,不过转念一想,有个人在这森山老林里陪着,也是好事,至少自己不再害怕了,虽然还不确定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不管他是谁,也都不至于要杀我。所以这么想着也就没有在去推了他。于是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角度睡着了。

    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我就无法淡定了,因为我醒来之后居然发现,某个臭不要脸的正在抱着我,之所以这么说他,是因为我发现我还是在我自己原来的角落里,可是他却是往里来了,所以当我醒来就发现自己在某个人的怀里。结果二话不说,伸手将她推开,然后还在伸出脚去踹了他一脚。

    他似乎是被我踹醒了,于是回过头来,说道:“你有病啊?一大早上的,抽什么疯?”

    我:“你,昨天对我做什么了?”

    姜如墨:“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只是睡个觉而已,就算你嫁不出去,也不至于这么的急不可耐吧!想赖上我啊!我都说了,我对你不感兴趣!”

    我:“你刚才抱着我来的!”

    姜如墨:“刚才,谁看见了,你有证据吗?我只知道我在睡觉,无缘无故的就被人踹了一脚。”

    我:“你还想抵赖!我不打死你,我都对不起我自己!”说着起身就要去揍他。

    姜如墨:“好好好,我不抵赖,那怎么的,你是打算以身相许吗?”

    我:“我拒绝,谁要嫁给你,你想多了。”说完后发现自己确实是无法将他怎么样,于是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不打算在和他一起纠缠。

    姜如墨见我收拾东西,于是也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正在我打算下湖的时候,只见他也跟在了我的身后。懒得理他,我现在感觉就连说话,都懒得和他说。

    当我们游到了对面的时候,却是发现这里的入口,被一大块石头给挡住了。

    姜如墨:“看来他们这几个月没少忙活啊!虽然不能说是做的天衣无缝,但也可以说的上市无懈可击了。”

    我:“看来想要把这块大石头挪开是不可能了,而且就算是拿东西将这块石头打碎,怕是也要费上几天的时间了。所以现在想要下去是不可能了。”

    姜如墨:“其实如果你肯交换信息,我们就完全没有必要下去了。我知道在加上你知道的,我虽然不可能拼凑出完整的事件,但是至少也可以拼凑出个七七八八。”

    我:“我考虑考虑,不过我现在要游到对面去了,穿着这湿透了的衣服很是难受。”

    我到帐篷里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将湿掉的衣服放在火堆旁边烤着,他做了一些吃的,不过不得不说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手艺还是不错的。

    我吃过饭之后,就说道:“我们交换信息吧!我可以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但是希望你也可以这样,不过是真是假,我们就要自己去对方的话里捡了。”

    姜如墨:“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还是我先说吧!我已经查到了你的那个朋友的身份有问题,还有那个文教授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我托了人去查他们的考古队,就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还有之前我说的张校尉是假的,但是李哥那帮文物贩子却是真的。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是你们这些是失踪的你知道吗?”

    我:“什么意思?”

    姜如墨:“我去查过所有的交通工具,包括飞机,火车,甚至是客车,都没有你们的记录。那么你们是怎么离开的你有没想过?而且个大医院我也都查过,没有你们的任何入住记录。而且当我们找到了部队的人时,却是发现他们之所以在山里迷路,是因为有人在山里,布置了阵法,所以他们一直在原地打转,才没有及时过来的。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了。”

    然后我将我知道的一切,和我后来对整个古墓的分析,也都告诉了他。

    最后我们得到以下几个结论:第一,我们遇到的吴子豫,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那么他又是谁?第二如果说张校尉也是假的,那么小佳有没有可能和他们是一起的。第三姜如墨为什么会顺流而下,还有他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第四李哥那群人现在是在古墓里还是已经出来了。第五,就是小狸是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这就是我们的信息何在一起所得出的问题!”

    姜如墨:“那么我来分析一下过程,首先这个局是别人为你而设的,是想请你进局。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李哥那群文物贩子机缘巧合的参与进来了,于是李哥他们在不知情的额情况下,闯入了古墓,但是后来真正的部队为了追他们,在深山里迷路了。但是我的出现却成为了一场意外,所以他们不想惹麻烦,所以只好稳住我,于是假扮部队的人,让我下到古墓里,然后又在古墓之中特意的将我甩开。

    在然后你就下来了,可是问题的关键是吴子豫,我猜他应该不是和他们一伙的,至于他为什么被牵扯进来,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显然他们是知道了吴子豫的出现,所以小佳和文教授就开始粉墨登场了,然后想要甩掉我的张校尉也出现了。他们是打算一路引着你过去的,可是他们没想到我和你在一起,在加上一个吴子豫所以他们丝毫没有任何胜算,所以他们想用文教授将我引开,但是他们确实得逞了,不过似乎这个计策是被吴子豫发现了,所以吴子豫以安全为由,将我们全部甩开了,并打算只带着你一个人出去,可是半路上,你们却是出事了。然后吴子豫不知去向,我被打伤仍在水里,说白了我没有死完全是一个意外。”

    我:“你怎么直接就把小佳归到坏人的堆里了啊,还把你自己说的和一个受害者似的。那认为李哥他们会去哪呢?”

    姜如墨:“已我对他们的推断,应该是被他们处理在古墓之中了。”

    我:“你的意思的李哥被他们杀了?”

    姜如墨:“对,因为后来我们谁都没有在看到他们,还有就是小佳说他们一行是好几个人一起下来的,那我们只看到她和文教授了,其他的人呢?我们甚至连他们的尸体都没有看到。所以才是最值得怀疑。”

    我:“那你的意思是,我是被小佳带出古墓的?那当时我是吴子豫在一起的,那我被带回来了,那吴子豫会不会也出事了?”

    姜如墨:“我感觉只要找到吴子豫,可能所有的事情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我:“吴子豫不用去找了,他就躺在医院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