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我再一次醒过来时,只是躺在地上的,就是祭台边上的一个角落里。然后旁边紧接着就传姜如墨的声音:“你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试着将头转向他,但是刚刚一动浑身上下顿时传来一阵如同撕裂般的疼痛,我疼得闷哼一声,就听见姜如墨说道:“你不要动作那么大,会撕裂伤口的,我才刚给你上过药。”

    我:“我又怎么了?”然后就看到他的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撕扯的一块一块的,就像是街边的乞丐一样,全是破布条,全是洞。

    我又问道:“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姜如墨看着我说道:“这还不都是你弄的吗?”

    我很是激动的说道:“你开什么玩笑,我只是被东西给冲体了,所以才昏过去的,怎么可能把你弄成这样!”但是由于激动的关系,还是扯动了伤口,感觉到一阵的疼痛感,顿时我看向自己发现自己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而且身上的衣服比起来的破的更加的严重。

    姜如墨:“你还知道自己是被冲体了啊?就是你被冲体以后干的事情,我还以为你要强奸我呢!”

    我:“你想多了吧!就是强奸也不强奸你那样的。”

    姜如墨:“你的意思是你有想要强奸的对象了哦,没看出来你喜欢玩这么粗暴的!”

    我抓起地上刚才被我枕着的装备包,向着他扔了过去。只见他反应很是迅速的躲了过去,然后讨好的说道:“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啊!小心扯动伤口。”

    我没好气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听见姜如墨娓娓道来,原来是我刚开始被小白冲体之后就直接昏了过去。他本来还在研究地面上的花纹,就听见身后一声咕咚声,然后他回过头就看到我躺在了地上,然后他就拍打我的链接,但是我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他将我安放到了祭台旁边的角落里。想看看我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就在他刚刚才将我安放好,只见我以一个躺着的之势,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然后身上还冒着黑色的气体,指甲飞速的疯长着,然后眼睛上蒙着一层蜡皮,只有眼白没有瞳孔,然后就是头部开始不停的扭曲的转动着。

    我的这个样子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紧接着他就回过神来了,他知道我是被东西给冲体,所以想着要如何,不伤到我的情况下将我身体里的那个鬼魂,给逼出来。可是想了几个方法都做不到,附在我身上的鬼魂,还是有着一定的道行,所以他偷袭了几次,都没成功。

    然而当时我,在所有的指甲都长出来之后,就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用着自己的指甲对着那些被头尸咬伤的伤口,一下子就插了进去,紧接着就将里面的蚂蟥,给活生生的用指甲给挑了出来。就这样反复的用指甲挑开的皮肤,然后将里面的蚂蟥给一一挑了出来。甚至有些伤口是在后背上的,只见我的整只手臂都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到身后,然后先是撕开自己的衣服,在用指甲跳出里面的蚂蟥。

    然而当姜如墨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被鬼冲体会有这种反应的。

    紧接着我好像是累了一样,就开始停下了动作,就在姜如墨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拿出之前在穆悠然的棺椁里拿出来的佛祖舍利,打算套在我的身上。

    然后姜如墨向着我站的方向飞扑过来,只见这时我的竟然像是后背长着眼睛一般。就在他要扑到我的时候,我迅速的回过头,然后用着一只手将他那只握着佛祖舍利的手腕给攥住,姜如墨由于手腕处传来的疼痛感,所以佛祖舍利顿时掉落在地。

    紧接着我顺势将姜如墨扑倒在地上,然后开始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然后开始用指甲将他身体的蚂蟥也全部挑了出来,就在我将他身体里的蚂蟥也都挑了出来之后,我整个人就又一次的昏迷过去了。

    姜如墨怕我再一次的冲体,所以他捡起地上的佛祖舍利套在了我的手腕处。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帮我处理了一下伤口,他发现我们身上之前被头尸咬伤专入的蚂蟥全部的都挑了出来。他感觉到这个鬼魂似乎是在帮我们的忙,但是由于这个鬼魂现在藏在我的身体里,他无法看到它,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不过好在给我戴上了佛祖舍利,相信那个鬼也不敢在放肆了。他想着等我醒了,在想办法处理这个鬼魂。

    我听完他的叙述后,说道:“是小白,她说自己被人打伤了,导致魂魄受损的然后困在了这里,出不去了。看到我来了,所以才想着上我身,让我将她带出这里的。”

    姜如墨:“那她有没有说是谁打伤了她啊?”

    我:“没有她没有看到。”

    我:“哦对了,小白说这里不是祭台,而是一个上古的禁阵。”

    这时只见我们下来的地方,缓缓的走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狐狸,只见她很是懒散的向着我们走了过来,眼神还是无比的幽怨,好像是在说:“人家只是出去玩了一会,你们就跑了,害的人家好找啊!”

    顿时我感觉到无比的愧疚与惭愧,因为就在我们下午去刨尸体的时候,她就出去溜达去了,一直也没有回来,然后我们被围堵,所以我就把她给忘记了。现在看见她才想起来,原来我还有一个这样的女儿!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又没有当母亲的经验,而且她又不是人,所以经常想不起来她也是正常的。

    只见小家伙走到我的身前,然后一跳就跳到了我的怀里,然后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之势去会周公去了我看着她顿时觉得好笑!

    姜如墨:“你这女儿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要不你问问她啊!”

    姜如墨:“算了,她看起来很累,还是让她睡一下吧!你刚才说这里是一个上古留下的禁阵?”

    我:“对啊,小白是这样说的。”

    姜如墨:“可是我看过哪里的那个香炉,以那个香炉年代应该是唐朝时期的,而且还不是晚唐时期的,应该是盛唐早期的。”

    我:“那也就是这里之前就这个禁阵,但是沐英在建墓的时候不可能不知道这里的存在啊?”

    姜如墨:“我是说香炉的年份应该是早唐时期的,但是并没有说这个禁阵也是啊!依我看那些烛台质地与制造来看,年份应该是在明朝时期。”

    我:“那你的意思是…”

    姜如墨:“打个比方,如果说这里是一个阵法,那么当初沐英修建这个古墓就是为了给夕月铸魂用的,可是铸魂是不是应该得配合阵法呢?可是我们在古墓之中看见的都是机关,完全没有什么是用于铸魂的阵法。”

    我:“你的意思是,这里是给夕月铸魂用的阵法。那那个人头塔呢?不会是杀了很多的人,只是为了给夕月铸魂用的吧!”

    姜如墨:“完全有这种可能!”

    我:“那小白,小白又怎么会被打晕禁锢在这里呢?”

    姜如墨:“很简单,如果有人想要重新启动这个禁阵呢?”

    我:“可是看着那个人头塔和地上的血迹,开启这个禁阵不是应该用人来祭祀才能启动的吗?”

    姜如墨:“你想啊以现在的科技发达,怎么可能一起杀了这么多的人而不被发现呢?在说他们当初杀了那么多的人并且还在这里做了一个人头塔,那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聚集怨气,才是开始禁阵的必须品。所以他们才将小白打伤,然后将她禁锢在这里,毕竟没有什么东西的怨气能够比得上一个厉鬼的怨气重。”

    我:“可是小白不是厉鬼啊!小白是好鬼,她跟着我这么些年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

    姜如墨:“但是如果他们有办法将小白变成厉鬼呢?而且我发现那边的祭台边缘的血迹应该是新鲜的,和这边的血迹颜色完全不一样,而且沉淀的也不一样,所以我猜测那边的血迹有可能是李哥他们的。”

    我:“你紧紧是猜测吗?有证据吗?”

    姜如墨:“不是我那边发现这个。所以我才猜测是李哥那帮人的血,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李哥他们没有死在古墓里面,而是死在外面,而且是必须死在外面的理由。”说着便在怀里拿出了一个弹夹。

    我:“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把李哥那帮人的人头放在这里呢?而是把尸体给烧了,然后还烧得那么冲忙,甚至是都没有烧完,就开始掩埋了呢?”

    姜如墨:“很简单他们遇到了麻烦,只能被迫终止一切行动,所以才匆匆的撤离的。”

    我:“可是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布置了这么久的计划就这样匆忙的放弃了呢?”

    姜如墨:“很简单,那就是真正的张校尉他们已经走出了那个阵法,并且向着这里赶了过来,所以他们只能被迫终止了一切的行动。迅速的撤离!忘了掩盖一切,他们只带走你,并且有意的让你在床上躺很久,然后让你以为一切只是一场梦。但是由于我毕竟是官方的人,他们不确定我掌握了多少的信息,所以应该是想要杀我灭口,可是中途却出了事情,所以我才会受了那么重的伤,然后被发现在水里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