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被什么东西扛着在移动着,为什么这么确定说是自己被人扛着,主要就是因为我感觉到我是头朝下的,有种充血的肿胀感,所以我才渐渐的开始苏醒,可是哪个扛着我正在移动的东西似乎是意识到,我要醒过来了,可是我能感觉到什么东西又一次的拍了一下我的后颈,然后握又一次的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

    然后我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变轻,然后我看到自己面前时浓浓的白雾,我听见前面很是吵闹,于是我向着前面的白雾之中走过去,声音越来越进。

    我听到前面的哪个声音说的好像不是国语,是日语,而且好奇怪我好像能够听得懂他在说什么。我听到一个男人在用日语说道:“他们还有多久能到?”

    另一个男人用日语说道:“报告长官,他们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今天晚饭时间就会到达。”

    那个长官说道:“嗯,当他们到了之后,住行都有你来安排,不过要限制他们的行动,不要让他们到处行走。”

    士兵说道:“是长官,我已经将哪些和尚用来闭关的地方给清理出来了,预备让他们住进去。”

    然后我眼前的浓雾被拨开了,然后我看到了正在对话的两个男人,很奇怪的我居然认识他们,哪个日本长官是叫中野次郎。而那个士兵是他的得力助手,也是他的侄子名字叫做中野剑川。不过他们相差不超过5岁,然后我看到他们的衣服是民国时期,日本人侵占中国的时候穿的日本军。而那屋子里面的摆设也大多是民国时期的装饰,但是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我感觉到无比的熟悉。而我现在的角度,应该是在站在他们的门口在偷听他们说话。

    就在我还在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后背被人拍了一下,然后我猛然的回过头,是一个很精致的日本女人,这个女人是中野次郎的秘书,她的名字叫做山口惠子。我还在想着我为什么会认识他们,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关系。这里是哪?

    山口惠子:“樱子小姐是来这里找中野大佐的吗?”

    我在偷看墙角然后还被人给发现了,于是尴尬的说道:“哦,我本来是打算找中野大佐的,但是看到他在忙,所以我才没有进去打扰他们。”

    山口惠子:“樱子小姐太见外了,如果中野大佐知道您来看他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不用了,还是让他先忙吧,我出去走走,一会他忙完了我在过来。”说着我向着外面走去了。

    当我来到了外面我才发现这里居然发现这里居然就是贺兰山上的那个寺庙,我按照白天的记忆向着前面的大殿和地藏殿走去,果然当我看到这个地藏殿的布置的时候我更加确定了,没错就是这里。只是装修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而且刚才那个日本人叫我纯子小姐。难道我是日本人吗?我不是在睡觉吗?这里是哪?我又是谁?

    然后我看到我路过大殿旁边的寮房门口的一个水缸之前,然后向着水里面看过去,就见到一个身上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孩,女孩大概也就只有20岁左右,打扮很时髦,看着像是大家闺秀的模样,长相不是很美,但是很清纯,一看就是特别可爱的哪种女孩。

    我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这就是现在的我?我是穿越了吗?难道这是我的又一个前世?也就是说在沐风为我建造好军魂镇之后,我果然重新聚集了魂魄,然后历经百年之后,又一次的投胎了,这是我在民国时期的那一次转世吗?

    对,应该就是这样的,因为我还有这里的记忆,还知道我在这里的人际关系,我要梳理一下的我的身份和我现在的关系。只是我没有对于这个身体的控制权而已。

    然后我开始闭上了眼睛陷入回忆以及思考的时候,我想起来了,我的身份是国民党的特工,我是在冒充中野次郎的未婚妻,因为我们长的很像,中野次郎的真正未婚妻川野樱子,在来上海的船上就被我们的人给杀掉了,尸体被我们扔到了海里,然后由我来顶替她的身份,获取情报。

    但是当我到达了上海之后,中野次郎就接到了一个秘密的任务,然后他就带着我来到了贺兰山这里,他们的军队占据了这里的寺庙,并且还在开始找寻一些有修行的人,或是和尚或是道士,还有一些蛊师,总之毒是一些学习玄学的人。刚才他们说晚饭时会到的人就是这次刚招募而来的玄学师父们,不过他们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因为这批人已经招来的第三批人了,之前的两批人,似乎没能够帮中野次郎解决麻烦,所以他只留下了几个听话的,和一些有本事的人,其余的像是诈骗来的,和一些不听话已经都被他给杀了。而我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搞清楚他来到这里执行的到底是什么任务。

    因为中野次郎的口风很紧,我几次试探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然后他几乎不让我上山,他只是把我安置在了山下的房子里面,这次我是得到了消息,我们的人已经混入了即将上山的这批人之中,我要与他获得联系,然后通过多方的打探好获得线索。于是我就在没有得到中野次郎允许的时候上山了。

    就在我还在沉思的时候,我又一次被人在身后拍了一下,然后我猛然的回过头,像是自己的秘密被人给发现了一样,一回过头一看居然是中野次郎,他的语气无比温柔的说道:“我吓到你了?”

    我:“没有。”

    中野次郎:“刚才在想什么呢?”

    我:“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中野次郎:“怎么你不喜欢这里?”

    我:“这里的风太大了,我的皮肤都被吹干了。”

    中野次郎:“好,等我们彻底的收复了这里,到时候你想在哪里定居,我就陪你去哪里,怎么样?”

    我撒娇道:“那我们还得在这里呆多久啊?”

    中野次郎:“快了,很快这边的事情就会结束了,等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带你回到上海去完婚。”

    我:“完婚,不着急吧!”

    中野次郎:“你真的不着急,你就不怕我被别人给抢走了?”

    我一边斜着眼睛看着他的脸,一边视线向下移去,酒后停留在他的裆部,然后说道:“谁要是敢抢你我就崩了她。”

    中野次郎:“我怎么感觉你不是要崩了她,到像是要崩了我。”

    我:“我发现这里的很有意思的,你知道吗?他们的皇宫之中有一种男人叫做太监,你知道吗?”

    中野次郎:“我们还是换一个话题吧!这个话题太血腥了!”

    这时过来一个士兵将中野次郎叫走了,我对着他说道:“你去吧,我自己在逛逛。”

    中野次郎:“这里没有什么可逛的,一会逛够了就去我的办公室等我吧!”

    我点点头说道:“好的。”

    看的出来这个中野次郎很在乎这个川野樱子。可是我总是能够感觉到他似乎是在防着我,难道他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了吗?还是只是因为他本来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小心。

    我又在这里逛了一下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于是我就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去等他,他的秘书中途给我送来了饭菜,我翻着书靠在他的沙发上睡着了。在她的梦里我看到了一些关于极边第一城的画面,是沐风在修建古墓时的画面,由此我更加肯定她也是我的前世。只是在看到最后一个画面沐风死了的时候,我就惊醒了。

    看到我惊醒了,中野次郎坐在书桌前正在写着什么,然后抬起头对着我说道:“怎么,做噩梦了吗?”

    我看到随着我惊醒而滑落的毯子说道:“嗯。”

    中野次郎:“做了什么梦吓成这样?”还没有等我回答,就听到门外的士兵在敲门,中野次郎:“进来。”

    士兵进来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道:“报告大佐,哪些玄学大师已经都到了。”

    中野次郎:“哦,是吗,那我们过去看看。”

    然后看向我说道:“我派人送你回去。”

    我:“我不要,我也想看看哪些玄学大师。”

    中野次郎:“你看他们做什么?”

    我:“不是说他们算命很准吗?我去让他们给我算算命。”

    中野次郎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说好了,等下看过了,就要回去了,没事不要老是往山上跑,不安全。”

    我:“嗯,好。”

    中野次郎笑了笑,然后拿了一件衣服为我披上,说道:“山里风大,多穿点,免得着凉。”

    其实平心而论,这个中野次郎的确算的上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他足够的细心,耐心。但是也只是对待他的这个未婚妻,对别人,他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甚至有一些国共两党的人都说他比恶魔还要可怕几倍。只要是活人落在他的手里,就没有不开口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