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的手一抖,忙收回手。被他这么一惊我忽然之间就发现了哪里不对劲了,是佛像的眼睛。

    这时姜如墨也走到了我的身后,然后说道:“奇怪这佛像怎么会流泪呢?”

    我:“我知道哪里不对了。”

    姜如墨:“我也知道了,佛像流着泪,当然不对劲了。”

    我:“不是,你看这尊佛像的眼睛是睁着的。”

    姜如墨:“不睁着还能闭着吗?”

    我:“不是这样的,正常的佛像眼睛都应该是眯着的。这是佛爷或者和尚的威仪:举佛音声慢水流,诵经行道雁行游,合掌当胸如捧水,立身顶上似安油,瞻前顾后轻移步,左右癹旋半展眸,威仪动静常如此,不枉空门作比丘。”

    姜如墨:“什么意思?”

    我:“意思就是说,不光是佛像眯着眼睛,和尚也应该眯着眼睛。戒律上说,应该半展眸,就是只看前面三五步的距离,不应该瞪着大眼睛四处寻摸。修行上说,静境应该是眼观鼻鼻观心的,而做法就是下视鼻子尖,眼皮半开半闭。”

    姜如墨:“这尊佛像的眼睛居然是瞪着的。”

    我:“对,我总感觉那里不对劲,现在看来就是这双眼睛的问题了。”

    姜如墨:“那机关会不会就在这里面?”

    我:“只有试了才知道。”

    姜如墨听我说过后,就开始翻起背包,在里面拿出一副手套带上了,然后就向着佛像走过去。我立刻会意他的意思,于是上前拉住了他,对着他说道:“等等,再看看。”

    姜如墨:“看什么?”

    我:“你就没有发现那些眼泪都不对劲吗?”

    姜如墨:“这佛像流泪估计都是那些和尚道士用来吓唬人的。”

    我:“不对,你看那眼泪流过的地方,佛像都被腐蚀了。”

    姜如墨仔细的看着,说道:“我们试一试。”说完后就在背包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然后向着佛像的眼泪刮了一下,只见那匕首接触到眼泪的那一刻,就发现匕首立刻被腐蚀了出了一个洞。

    姜如墨:“是硫酸。”

    我与姜如墨对视了一眼,我问道:“你怎么看。”

    姜如墨:“我猜应该是这尊佛像之中有机关,但是修建机关的人,怕人发现了机关,破坏了机关,所以在机关上面也做了些手脚,防止机关被人轻易的打开。”

    我:“但是机关毕竟是有年限的,可能由于时间过长的关系。我们的到来将整个阵法启动了,所以机关也就随之启动了,但是由于时间过长,所以那些带有带有腐蚀性的硫酸早就已经将里面的机栝给腐蚀掉了,所以才会流了下来。”

    姜如墨点点头,说道:“是啊,所以现在那怕我们知道机关就在这眼睛里面,但是却无法打开它。”

    我:“除非我们有办法将所有的硫酸都能够引流出来。”

    姜如墨:“可是即便我们有办法将硫酸引流出来,但是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硫酸现在怕是已经整个佛像内都是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将其全部引流出来,而且我们一旦启动机栝,机栝一旦运转,很可能会让里面的硫酸喷洒而出。到时候我们怕是避无可避。”

    我:“而且我们还不知道这里面的硫酸到底有多少,而且被腐蚀流入机栝里面又有多少。”

    姜如墨:“可是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因为如果硫酸真的已经开始腐蚀机栝的话,那么我们就必须在硫酸将所有的机栝腐蚀之前,打开机栝,不然的话一旦机栝被腐蚀了,我们在想出去就难了,很可能被困死在这里。”

    我:“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试一试了。还是先将可以引流的硫酸全部引出来,之后的事情在说。”

    姜如墨在背包里面又捣鼓了一阵,然后拿出了一个细细的管子,和两个防毒面具。然后将防毒面具递给我,说道:“你把这个带上。”

    我接了过来带上,然后就听到他对着我说道:“你先退到门口去,如果出了事,你就直接向着来时的方向跑。”

    我:“我拒绝,你一个人弄危险系数太大了,还是我留下来帮你吧。”

    姜如墨:“如果你留下来,要是出了事,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我懒得在去和他辩解,于是捡起地上的管子,向着佛像走过去。我在行动告诉他,我留下来的决心。

    姜如墨看到我的举动,也就没有在坚持了,于是也带上面具,然后向着佛像走了过来,对着我说道:“等下我会用匕首去撬佛像的眼睛,然后如果要是撬动了你就将管子直接插进去。但是”

    我:“但是如果硫酸的是直接喷射而出的,那么我们都要向着各自的身后退去,然后各自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谁都不要管谁。”

    姜如墨:“好,祝我们好运。”

    然后姜如墨用匕首翘起了佛像的眼球,果然佛像的眼球被撬动了,可是也只是撬起了一个缝隙而已,因为他怕如果撬的太用力,怕硫酸喷出来。然而大量的硫酸就从佛像的眼球里面的缝隙之中流了出来。我们两个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的顺利。

    于是姜如墨开始大力的撬动了佛像的眼睛,可是居然发现眼球居然只被撬动了一半,便在也撬不动了,可是不管他怎么使力都无法撬动分毫。可是里面分明没有任何机栝运作的声音。

    我们互相对望了一眼,难道我们都想错了吗?这个眼睛不是机栝的所在吗?

    于是姜如墨指了指,佛像的另一只眼睛,说道:“我在试一试这个看看。”

    我:“可是这个并没有流泪啊,所以应该不是这只才对吧!”

    姜如墨:“谁知道呢,试试看吧!”说完后就向着佛像的另一只眼睛撬了过去。

    而我因为看到佛像这边的眼睛并没有泪水,所以并没有报任何的希望,也就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警惕。

    于是就在下一刻,我就后悔了。因为在下一刻我的思绪还在飘忽的时候,忽然欧文就被一个什么东西给扑到了,只听噗通一声,我的后脑稳稳的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伴随而来的就是机栝启动的声音,我心下想到不好,不知道这个机栝里面会不会还有别的机关。正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还压着一个人。

    而借着掉落在地上的手电筒微弱的亮光,我看到压在我身上的人正是姜如墨,我发现他居然在抽搐。于是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感,迅速的扶起姜如墨,我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到了我的手上,我的手立刻就被腐蚀了,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疼痛。于是迅速的甩了甩手。

    迅速的拉起姜如墨的衣服,将他向着密室门口拽过去,我听到了姜如墨的闷哼声。我想他可能是被硫酸给腐蚀了吧!或者是被我在地上拖拽的关系,所以疼得直闷哼,不过不得不承认,他始终都没有大吼大叫,这一点我还是比较佩服的。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伤的有多重,但是估计应该伤的不轻。

    我将他拖到了密室的门口,但是由于没有亮光的关系,我根本无法看清他的伤,因为手电筒在刚才发生变故的时候就已经掉落在地上了。刚刚还有些亮光的,可是现在完全是一点亮光都没有了,估计是被没有电了,或者是被硫酸给腐蚀了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我迅速的在衣兜里面掏出了,之前吴子豫给我的手电筒,然后向着姜如墨的身上照过去,只是发现他满脸痛苦的表情,满头的大汗。

    我问道:“你怎么样,伤到了哪里啊?”

    姜如墨嘴角居然扯出了一抹笑,说道:“不用担心我伤的不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