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但是我忍住了,可是心中依旧是不安的,我实在是想不通,她现在绝对不是被冲体了,但是她又确实是四小姐,她甚至拥有她全部的记忆,可是她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她现在到底又属于什么呢?

    我忍住了自己心中的不安和猜疑,然后对着四小姐说道:“我们还是继续走吧!”其实我现在对于继续向前走,能够找到吴子豫他们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但是我知道不管如何,我都不能放弃希望。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

    四小姐木讷的转过身走着,我有意和她拉开距离,让她在我前面走。这样才能让我感觉到安全。

    我原以为我们会继续在这条密道之中打转,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我们很快就来到一间密室之前,只是密室的门是开着的,我一眼就认出这并不是我之前去过有佛像的那间密室,因为当时在给姜如墨包扎,然后地上有血迹和医药纱布以及棉花,但是这里却什么都没有。

    这时我的手机适时又一次提醒我电量不到百分之五了,在这个时间这样的警报,对于来说就只是在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危险。先不说现在身边跟着一个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四小姐,就说这密室里面有什么我都不知道。但是我必须进去,因为我记得姜如墨当时说过,他说现在是阵法启动了,所以导致的密道混乱,但是每条密道的密室之内都有一个机关,这个机关可以让这条本来错乱的密道,短时间的回复正常。

    虽然是但时间的回复,但是我也要试一试,然后尽可能的走出这里,去找吴子豫他们,因为以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况,估计一时半会他们也都不会走动的,所以只要我可以抢到足够的时间回到原来的密道之中,就可以找到他们,然后在想办法把小白召唤回来,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我自认为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然后对着站在门口的四小姐说道:“我们进去吧!”

    来到了密室之中,我就看到地上有着好多的虫子尸体,我走过去依依看着,这时才发现这些居然就是我在云南古墓之中遇到的,那种类似刺猬一样的怪物,不过显然这些怪物和之前在云南古墓之中看到的又不太一样,它们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异。只见这里的这些动物就像是一个乌龟一样的,白色的带着刺的球体似乎是被剥落了一般,然后之前没有长在一起的五官,现在居然只有两条常常的触角,就像章鱼的爪子一样,那爪子伸出来足足有40厘米长左右。只是被伸出来的爪子,看起来肉呼呼的嫩嫩的,看起来有些像蛆虫,只是比蛆虫打了好些倍。远处有些触角已经被打烂了,白色的虫浆都流了一地,看起来无比的恶心。

    只见整个密室之内全是这种怪物的尸体,这些怪物看样子都是刚刚被屠杀的,地上还有大片残留的血迹,也不知道是谁的,我想应该是那些日本人的吧!不远处还有一些装备,和一些衣服的碎片。看着这里的这个样子,就能看出来进来这里的那批人虽然没有人的尸体,但是肯定也都伤的不轻。

    我快步的走到了那些被遗落的装备前,然后把它们整理一下,拿到了密室门口处,因为里面已经无处可以下脚了,然后开始忍着恶心,把那些洒满血迹和虫浆的装备整理了一下,果然我在里面找到了一些水和食物,药品,还有手电筒,和登山绳,还有一些匕首,短刀。一把冲锋枪,虽然里面没有只有三颗子弹。

    我将水和食物递给了四小姐,说道:“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先吃一口吧!”

    四小姐联接都没有接,就说道:“你吃吧!我不饿。”

    我当下皱眉,心里想到看来我没有猜错,因为没有人可以在2天半的时间里面不吃不喝,即使是不饿,但是也都会渴的。人没有食物还是可以挺上一些天的,但是要是没有水,那就绝对不会挺过5天的。

    我没有在理会她,因为我实在是又渴又饿,因为好像我之前醒过来之后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简单的喝了一些水,因为在发烧,所以特别的渴。现在想想我也快有一天多没有吃东西了。

    然后拿着东西坐到了密道里面去靠着墙,吃了些东西,因为我是实在没有心情看着那满是的血迹和虫浆去吃东西。

    在吃过东西之后,又拿过一些药,想给自己的小腿上了一些药,我裁开绑在腿上的纱布就看到了,血水已经将纱布浸透了,应该是我刚才在被道士尸追的时候将伤口又一次的拉开了。解开纱布就看到伤口已经红肿了,明显有发炎的迹象了。我赶紧给自己上了药,然后又口服了一些抗生素和退烧药,因为我害怕自己再一次的发烧,现在的状况我是不可以倒下的,因为现在我一旦倒下那可能就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上了药,勉强的吃了些东西,然后又歇了一下就准备进去找一找机关在哪里。人啊,在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凭着一股毅力,一股劲就不会感觉到累,可是一旦停下来之后,就会发现想要再次站起来是多么的难,感觉到的是浑身上下哪里都痛。

    但我还是强忍着站了起来,再次的来到了密室里面,我看到四小姐正站在一面墙壁面前发呆。我没有去理会她,反而觉得她现在这样对我来讲到是很安全的,所以我没有去打扰她,因为我要开始专心的找机关,我不想在找机关的时候还要后背长眼睛看着她,虽然现在也要提防她,但是总比那样会好些。

    于是我拿着手电筒开始像整个密室之中照过去,我发现这间密室比之前去的那间好像小了很多,还有我忽然想起来,按照密室里面的情况来讲,那帮人伤亡应该是很惨重才对,但是门口的密道之中却干净的很,就连一滴血迹都没有。

    要是这样那就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他们不是从这条密道退出去的,可是这里现在却没有其他的密道的迹象。所以二就是,这里还有一条密道,或者一间密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