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站在密室的门口用手电筒照着整间密室,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机关或者其他的出口,我在想如果他们不是在我们来的这条路退出去的,而是在其他的密道之中退出去的,那么他们是找到机关出去的,还是误入了另一条密道之中?

    可是不管是怎样如果我现在找到了机关,那么我们就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会在密道之中相遇,我看着地上那些精良的装备,我想应该是那些日本人留下的吧,毕竟现在这里除了我们和那些日本人已经没有别人了。

    思绪还在飘飞了,眼角偶然瞟到了在一个角落里面,有着无数的怪物的尸体,都快堆成小山了,难道那里就是那些日本人退出去的地方吗?

    想到了这里于是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只是在看到那一堆黏糊糊,臭烘烘的尸体和满地横流的粘液时,我还是没能够忍住吐了。

    可是吐过之后,还是忍着恶心,继续的把这些怪物的尸体,一点一点的挪开,果然漏出了一块地面,只是这块地面比我脚下的地面要高出一些,而且上面似乎还有字,只是这些已经被那些怪物尸体所流出的粘液还有一些应该是人的血,给糊上了。于是我用带着手套的手,去抹开那些粘液,不过似乎这些粘液马上就要干涸了,用手摸上去,那些粘液就像胶水一样的糊在了手上。

    我从腰间拿出了匕首,然后将糊掉的液体,全部的一点一点刮开,果然我看到那上面的字,这似乎是一块墓碑,墓碑上面写着:三天法师正一真人之墓。

    看到这里我的全部思绪又开始纷乱了,原来多少还是有些头绪的,可是现在的这个墓碑上居然写着:三天法师正一真人之墓,这正一真人不就是张天师,张道陵吗?这里怎么会出现他的墓碑,而且这个墓碑居然还是躺着放的,墓碑不是都应该是立着的吗?

    如果说这里之前是一个道观,那么他们信奉张天师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说他们在这里为张天师建了墓碑,那么墓碑不是应该是立着的吗?这样躺着的墓碑是对死者的大不敬。而且这墓碑对面居然就是墙壁,这墓碑附近也没有什么棺椁或者衣冠冢之类的,就只有这一块躺着的墓碑。

    难道说这块墓碑本来不是在这里的,是之后被人拿到这里的,但是遇到了突发事情,所以将石碑留下了?想到这里,我开始试着移动墓碑,可是我居然发现这块墓碑无法移动,似乎是镶嵌在上面的。

    于是我为了确定这块石碑到底是不是被镶嵌的,然后开始把周围的怪物尸体全部清理干净,但是当我把这里清理好了以后,就发现原来这块石碑是真的被镶嵌在上面的。

    虽然我对墓道和机关这一类的东西不了解,但是我也知道这样放着墓碑是绝对不合理的。所以一个崇尚道家的道士修建了这里,又怎么会随手的将道家天师道的创始人墓碑这样放呢?这根本说不通啊!

    正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有人居然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我猛然一惊,握着匕首向着身后就刺了过去,不过我没有刺中对方,反而被对方将匕首打落了,这时来人就说道:“你怎么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四小姐。

    我看着她,顿时感觉到自己刚才是反应太过了,这时自己的身上不免出了一身的冷汗,是刚才的害怕导致的,还是因为后怕所导致的,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说道:“我只是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她走了过来,然后用手指着地上的墓碑说道:“是因为这个吗?”

    我点点头,说道:“嗯,因为墓碑是这样放是不对的!”

    四小姐:“哪里不对了?”

    我:“因为这个墓碑是躺着的啊,正常的墓碑不是应该是被立着的吗?”

    四小姐:“就为这个?”

    我:“对啊?难道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四小姐:“这里没有棺椁,也没有衣冠冢,那么如果这个棺椁或者衣冠冢就在这个墓碑之下呢?那是不是就说的通了,不信你站起来看着这个墓碑的话,它是不是也在立着的呢?”

    听到她的话,顿时让我感觉到茅舍顿开,对啊,如果说棺椁就在墓碑之下,那么反过来看的话,这个墓碑的确是立着的。要是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也就都能说的清楚了。

    我站起来拍了一下四小姐的肩膀,然后对着她说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你真聪明。”

    而我突然拍了一下的四小姐立刻转过了头看向我,我看着她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暗自后悔着,心想自己怎么忘了眼前这个并不是我之前所认识的四小姐。不知道刚才那一下会不会让她急眼呢!

    于是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了,我不是有意的。”说完后,还不忘干笑了两声。

    这时四小姐也没有理会我,然后转过头去又开始了她的沉默是金的表情,说实话见过了以前那个叽叽喳喳的四小姐,和那个在京城81号格外干练的四小姐,眼前的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让我相信她就是我之前所认识的那个四小姐,反差太大。

    正在我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四小姐突然又一次的回过头,然后说道:“有东西在我们的身后。”

    然后就在我要转过身去看的时候,就在那一刹那,我看到了无数的那些像刺猬一样的怪物像我们袭击过来,然后我就被人用手向后扇了一下,而我也很是不争气的被扇到了墙上,头部撞到了墙壁,然后就眼前一黑晕倒了。

    我记得我最后所看到的一幕就是,四小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穿梭在那些怪物之中,然后就是那些怪物的惨叫和虫浆喷洒的场面。之后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