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江瑶,你他娘的疯了!”温雪慧着急之下张口骂了粗话,她不是狠心不救,只是,她看着那越滑越多的土,狠不下心,将他们三个人的命留下来陪在这里一心要救他们的战士。

    “雪慧,他是陆行止啊,他是陆行止,是我丈夫,他是我丈夫啊!”江瑶眼泪像脱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陆行止!陆行止!你能不能听见我在喊你?求你活着~”

    这一刻,江瑶终于感觉到什么叫做恐惧,她恐惧陆行止的命会终止在这一刻,恐惧她会失去这个她躲了多年的丈夫。

    你可曾想过?一个人的生命,到底有多么坚强?

    没了脚,可以活着,没有手,可以活着,没有一半的胃和肝脏也可以活着。

    那你可曾体会过,一个人的生命,又有多脆弱?

    一夕之间,眨眼之间,甚至是,弹指之间,一个活着的人,便成了一张黑白遗像。

    就这样,他死了。

    这就是生命的脆弱,弱到不堪一击。

    “江瑶,节哀,他已经走了,就不会回来了。”温雪慧抱着几天不曾开口说过话的江瑶,心疼的不知道安慰什么才好。

    那一天,听着江瑶哭着喊着被埋的人是她丈夫,她被震惊到了,震惊到,竟然也失去了理智,和江瑶同另外一个战士徒手去刨土,若不是后来及时赶来的战士将他们拉开,那么,他们三人就会埋身在几秒钟之后倒塌下来的上土里。

    雨停了的以后,部队的人将塌方清理掉,将江瑶丈夫的遗体找了出来,那一夜,夺去了部队两个战士的生命,带走了村里两个孩子一个老人的生命。

    温雪慧想,她这一辈子,都不敢再回想那一夜,电闪雷鸣伴着车上所有人哀痛的哭声,转脸看去,还有江瑶惨白的脸。

    “嫂子,这是连长的东西。”小战士红着眼睛将属于陆行止的东西递了过去,“盒子里面都是连长的功勋章和一些证书什么的,这套衣服,是连长的军服,嫂子,对不起……”

    江瑶看着眼前属于陆行止的东西,如今,被称作遗物的东西,抬手,指尖微颤的打开了最上面一个年代已久的木盒子,“他是什么时候调到你们部队的?”

    “快两年了。”小战士应,“就是在嫂子刚去村里当志愿医生不久之后连长就调过来了。”

    “我去你们部队给你们军医搭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啊~那时候,你们都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吧?”江瑶捂着胸口阵阵作疼的地方,这种疼,她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在逐渐蚕食她全身知觉的病毒一般,“难怪那时候,你们见到我总是喊我嫂子。”

    那时候,她却天真的以为,嫂子这个称呼,不过是战士们对一个已婚妇女的统称。

    原来,那个时候陆行止就距离她这般的近,她在他的部队帮忙,而他,在躲着她。

    她知道,他一定是怕她发现他来了这里,她会再一次躲开他,从这个小山村离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