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思羽疑惑的回过头,瞧了一眼王大柱,“大柱,你有啥事儿吗?若是没事儿,赶紧回去吧,估计你娘还等着你的柴火烧锅呢!”

    “没……没事儿……”王大柱迟疑了一下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额头上浸出了一层细汗,最后胀得满脸通红。

    “小羽妹子,我……我……我想回去了!”说完,他挑着一大捆柴火慌慌张张的逃走了。

    林思羽对着王大柱的背影嗤笑,这傻小子,面对她这么高面黄肌瘦的小不点,还会紧张,真是好笑!

    王家。

    “娘,我回来了!”王大柱放下柴火,对着屋里喊了一声。

    王大妈急急忙忙的从里屋出来,笑眯眯的对着自己儿子点头,“好,回来就好,饿了吧,娘这就去给你做饭!”

    王大柱赶紧拉住要走的王大妈,“娘,做饭的事情不急,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

    王大妈一愣,这小子平时挺机灵,怎么今日说话吞吞吐吐?

    “啥事儿呀,你说吧!”王大妈拿了自己的围裙系上。

    王大柱欲言又止了几次才将话说出,“娘,要不您跟我爹商量商量,把小羽妹子买回来给我当媳妇儿,儿子知道林秀才要的价格是高了点,可是小羽妹子,是您看着长大的,将来一定会孝顺您的,实在不行,我出去给人家当学徒,挣回来银子还您,怎么样?”

    “更何况,刘家可不是个好去处,我前段时间都打听好了,刘家就是个狼窝,那个婆婆实在厉害的紧,小羽妹子,嫁过去铁定活不了几天。”

    王大妈听了半晌,终于明白了自己儿子的意思,叹了口气,林思羽是个好的,当初听说林秀才要卖女儿的时候,她也起过心思。

    可是,架不住人家要价高,毕竟三两银子,够他们家花好几年的。

    看了看儿子希冀的小脸,拒绝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只好推脱,“儿子,这可不是个小事儿,娘一个妇道人家做不得主,不如等晚上你爹回来再商量!”

    王大柱抿了抿自己干涸的嘴巴,无奈的点点头,他只是心里这样想,也没抱多大希望。

    林德旺家。

    “娘,外面那么冷,您出去做什么,赶紧进来上炕上暖着!”

    林德旺的媳妇张氏在厨房里忙活着,抬眼看到林奶奶颤颤悠悠的从外面回来,赶紧上去搀扶。

    “哎,老大媳妇,快扶我进屋,我感觉我这腿有些麻了。”林奶奶拄着拐棍儿。

    张氏为人温和,对于这唯一的婆婆也孝顺的紧,一听说婆婆腿有些不舒服,二话不说搀着婆婆就到屋里去。

    伺候林奶奶坐在床上,盖上厚厚的被子,又出去拿了柴火,烧了炕,这才闲下来给林奶奶倒了杯水。

    林奶奶喝了水,身子给我暖和起来,看着自己温和的大儿媳妇,叹了叹气,“作孽呀,不知道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错事,竟然生出这么一个儿子,明知道刘家就是个火坑,还硬把自己女儿往里面推!”

    说话之间一时激动,竟然哽咽起来。

    张氏眼睛闪了闪,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不过想起三丫头,确实可怜,从小爹不疼娘不爱的,还饱受姐姐欺负。

    幸好,幸好她丈夫林德旺虽然和大伯林德春一个父母生的,性子却天差地别。

    不仅没有一点点,重男轻女的思想,反而对他们母子三个好得不像话。

    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回头想想,林德旺确实没有机会重男轻女,毕竟她连续两胎生了两个儿子,之后便再也没有怀上孩子。

    看到别人家女儿乖顺,最美好的样子,她心里实在羡慕得紧。

    “娘,好端端的提这些做什么,各人都有各人的命,事情是大伯做的,与您有什么关系。”

    林奶奶望了望张氏,有了个主意,但却不好张口,也生怕这唯一和善的儿媳妇和她生了嫌隙,忍住了话头。

    张氏拿出针线筐子做荷包,“过了年开春,思成和思北就能入学堂了,到时候又是一大笔钱,现在地里没活,我要抓紧时间做些绣活,也好,换些银子补贴家用!”

    提起林思成和林思北两个孙子,林奶奶脸上满是笑容,这两个孙子和他父亲一样非常孝顺,待人接物都不是一般的好,虽然才不过七八岁,但是有小看大。

    这两个孙子将来一定有出息。

    林思羽趁着没人,将昨夜埋下去的东西挖了出来。

    把夏桑菊根茎去掉,留下有价值的部分放好,才对着那一大块黑色伸出手。

    “好大!”

    她忍不住惊叹,眼前黑色的大块头呈扇形,浅棕色的花纹上面环绕,跟进新鲜,着实是个好东西。

    看着成色大小,估计得有百余年份。

    林思羽乐了,刘家她不用嫁了,不就是三两银子,她还不放在眼里。

    重新将东西放好,背着小背篓,又一次进了山。

    她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遇见从山里出来的男子,纷纷对她指指点点。

    “哎呦,这不是林秀才家的三丫头,怎么一个人进山?”

    “你不知道,林秀才可是将这三丫头卖了,听说值不少钱,不过真是枉读了那些书,竟然连自己的亲女儿都卖,真真不是人!”

    ……

    对于他们的讨论,林思羽听在耳朵里,却没有理会丝毫,毕竟这些人只是发表自己的看法,并不能帮上她一星半点。

    林思羽慢慢的进山了,一路上碰见有价值的药草都采下来,放进背篓里,怎么处理,她已经想好了。

    镇上太远了,她现在去不了,不过村子里有李大夫,应该会收这些草药,到时候去碰碰运气。

    山里能换钱的东西实在是多,只是这里的村民见识少,大多不识字,所以只是靠着大山,打些野味,砍些柴火罢了。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野鸡,兔子之类的,她没有本事抓住,只好作罢。

    远处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扑腾,林思羽急急忙忙的上前查看。

    一只野鸡躺在草丛里,拼命的拍打着翅膀,右腿上插着一支土箭。

    ------题外话------

    欢迎加入郁孤凌府,群聊号码:521313378不定期红包福利等你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