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林德旺一听,有些惊讶,“三丫头,这野鸡是哪来的?”

    “大叔,我不是说过了吗?是捡来的!”林思羽耐着性子解释。

    上午奶奶拦住她,为她打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自然心生感激。

    已经很久没见过荤腥的家里,这只野鸡的到来给他们增添了希望,可是,这侄女儿……

    张氏望了望自己的丈夫。

    林德旺还是有些犹豫,若是让自己大嫂知道了,这件事情怕是没完。

    “三丫头,你对你奶奶的孝心,我们知道,但是这野鸡我们不能收下,你还是拿回去。”林德旺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林思羽……

    “大叔,这野鸡是我自己捡到的,我爹娘不知道,您就收下吧,奶奶年纪大了,给她补补身子!”

    林奶奶坐在炕头上吃饭,见到三丫头如此,朝自己的儿子看去,“德旺,既然这是三丫头的心意,你就收下吧,明日煮了野鸡,三丫头,你可要过来吃哦!”

    林思羽笑着点头。

    得了婆婆的首肯,张氏才将林思雨手里的野鸡收下,拿到厨房放好准备,明日炖汤。

    “三丫头,真是谢谢你啊!”林德旺一个长辈也不知道多说什么,望着林思羽的眼里满是怜惜,但是这终究不是自己的女儿,他做不得主。

    回到屋子里,张氏招呼林思羽坐下吃饭,想着回去定然没有什么吃的,她也不客气。

    直接坐下来,吃了几个窝头,喝了一碗粥,将肚子吃得圆鼓鼓,才罢休。

    “多谢婶子款待!”林思羽笑着对张氏告别。

    张氏温柔道,“三丫头,明日你可要过来哦!”

    林思羽笑了笑,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

    回到林家,果然,那一家子已经吃过了。

    由于厨房被烧,李菜花只能在堂屋外面搭了一个棚子,勉强放下锅碗瓢勺,做个简易的厨房。

    “你个死丫头,还知道回来,咋不死在外面呢!”李菜花看到林思雨就一肚子气,若不是她烧的厨房,今日怎么会花了那么多铜钱,到现在她还心疼得紧。

    林德春坐在椅子上喝着水,看着一本书,斯斯文文,别提多自在。

    林思羽冷哼一声,道貌岸然。

    “我若是死在外面,你们怎么向刘家交差,难不成送大姐过去!”

    眼看牵扯到自己,林思思眼睛一瞪,“你胡说什么啊,刘家要的人,可是你关我什么事?”

    “就是,你这不是没死吗,竟然没死,刘家当然还要你嫁!”林思秋也在一旁帮腔。

    只有小弟弟林思铭跑过来,拉她进屋,还一边将手里的番薯递给林思羽,“三姐,你饿了吧,这番薯你吃了!”

    “小弟,那番薯是你的,你正在长身体,若是被她吃了,你吃什么?”林思秋对于林思羽淡然的模样,很是不满。

    林思羽摸了他的头,笑道,“姐姐不饿,你吃吧!”

    往日说这话一定是违心,但是今日他确实不饿,毕竟已经在大叔家吃饱了。

    刘家村。

    刘清嵘家

    “老四,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刘清嵘一进门,就被他大哥刘清平一阵训斥。

    他习惯了大哥一贯的样子,并没有说话,将肩上的猎物放下,收拾着。

    “怎么今天才这么点东西?几只野鸡,几只兔子能值几个钱?”他娘刘王氏赶过来,看到地上的猎物,心生不满。

    见他不说话,刘王氏又开始絮叨模式,“别忘了,过了明天你可是要娶媳妇,这点银子怎么够给你置办婚事!”

    “前两天卖了只狐狸,一百多两银子怎么还不够?”刘清嵘听烦了,争辩起来。

    “一百多两银子算什么,家里一家老小吃吃喝喝难道不是钱,再说了你三个哥哥家里孩子要上学堂,孙女儿要被送去刺绣,哪一样不花银子啊,再说了你成亲聘礼酒水哪样不是钱?”

    刘王氏急了眼。

    刘清嵘听了想反驳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到厨房拿了个饼子,就到屋里睡觉了。

    刘家兄弟四个,老大刘清平,老二刘清波,老三刘清风,都已经娶妻成家,只是还和老子住在一起,并未分开。

    至于孩子,老大家里有一男一女,老二只有一个男孩,老三家里有一男一女。

    这一家子的吃喝除了种地,就全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实在是累的紧。

    不知道为啥,他总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家,但是又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想起了今日在山上遇到的那个小姑娘,想来日子一定过得苦。

    林家。

    林思雨羽上前抽了林德春手里的书,一本正经的道,“爹,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的婚事或者关于我的未来!”

    林德春一愣,不明摆着,三丫头脑子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倒是李菜花看到林思羽竟然如此放肆,转身就去拿竹竿,“你竟然敢夺了你爹的书,怎么没大没小的,看我不抽死你。”

    林思思和林思秋相互望了一眼,疑惑的看着。

    林思铭上前抱住自己娘的腿,“娘,三姐的伤刚好,身体还不舒服,您就饶了她这一回!”

    “你想说什么?”林德春是个秀才,见识自然和李菜花不一样,夺过自己的书,放下来。

    看到林德春愿意听自己说,林思雨极其满意,“爹,您将我卖了是不是因为三两银子?”

    她的这个问题让林德春满脸通红,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怎么能这么和你爹说话!”李菜花眼看着又要发火,还好,林思铭拉住了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就是因为三两银子将你卖了,怎么着,你还有意见!”林德春心里火大。

    林思羽……

    都将她卖了,还不准她有异议,这是什么霸王条约?

    “那如果说我能够挣回三两银子,是不是就不用再嫁给刘家!”

    她的话让一屋子的人震惊。

    几个人的眼神在她身上扫来扫,但她腰杆儿挺直,没有丝毫懈怠。

    “你凭什么觉得你自己能挣回三两银子,你知道三两银子是多少吗,除了刘家,谁还会出三两银子买你,真是可笑至极!”林思秋率先笑了出来。

    ------题外话------

    求收藏,么么哒

    欢迎加入郁孤凌府,群聊号码:521313378不定期红包福利等你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