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大夫望着坦然的林思羽,皱了眉头,“你这丫头,原本竟然打得如此算盘,我真是小看了你!”

    “李爷爷,我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您如此不快?”林思羽有些纳闷,她也不明白,李大夫到底生什么气?

    李大夫瞪了她一眼,“昨日你是不是与我说你不会嫁给刘家?”

    “对呀,怎么了?”林思羽疑惑。

    “你竟然拿着我的名号出去招摇撞骗,真是将我李某人当小孩耍!”

    “没有,我保证……”林思羽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上前,搀住李大夫的手臂,“李爷爷,昨日未得您同意就打了您的旗号,您大人有大量,可别跟我这小孩子生气,再说了,火气伤身,您身为大夫,这一点一定要身体力行哦!”

    “你……你这丫头,真是巧言善辩!”李大夫傲娇的将脸扭向一旁。

    林思羽眼里白光一闪,嘴里淡然的飘出一句,“原本还想着给人敬茶呢,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待见我,哎算了,我天生就是走路的命,走啦走啦!”

    李大夫精明的眼睛圆瞪,耸了耸肩,赶紧转过身,拉住林思羽的手就往屋里去。

    “哎呀,我娘还等着去镇上呢,您这是做什么呀?李爷爷。”

    林思羽一脸懵将李大夫彻底逗笑。

    “真是服了你了,小丫头,真是古灵惊怪,也罢,还不赶紧过来敬茶!”李大夫坐在椅子上慈爱的望着林思羽。

    林思羽见此也不矫情,直接上前倒了一杯水,跪在李大夫面前,“师傅请用茶!”

    李大夫接了茶水之后,她真诚的磕了三个响头。

    李大夫望着她,不住的点头,满意程度可想而知,最后还从怀里掏出一个玉葫芦递给她,说是拜师礼。

    她疑惑的接过,看着上乘的玉葫芦,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乡野的大夫竟然拥有这么上好的东西,若是一般人有了还不赶紧拿去卖了换钱,怎么会还过清苦的日子?

    疑惑归疑惑,她并没询问,这是别人的私事。

    顺利的驾着马车,回去接上张氏,二人一同往镇上去了。

    此时的村子里闲人最多,看到林思羽竟然驾着马车,眼里早已不是当初的可怜,而是满满的羡慕,能够坐上马车,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她驾驶的可是李大夫的马车,虽然李大夫一副和蔼的模样,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难说话,他的马车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外借?

    李菜花当然也在这群人之中,方才林思羽经过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她一眼,心里别提多不得劲,但是那死丫头和他们断了关系,想骂又不能骂,真是憋屈至极。

    不过想想那十两白花花的银子,心里也好受了些。

    不过,张氏那个贱人也配坐这么好的马车,真是浪费东西。

    昨日的那场闹剧,已经传遍了周围的几个村子,所有人都对林德春夫妇的所作所为不耻,因此,村子里没有多少人愿意和她呆着。

    虽然都在河边上洗衣服,但是李菜花的周围没有半个人,她说的话也没有一个人去接,如何不知道大家是在疏远她,心里难受的拿着衣篮子回家去了。

    镇上叫卖的小贩熙熙攘攘,由于今日有市集,镇子上的人更是多的不得了,马车难以通行,林思羽只好将马车放在永和药铺的门口,里面的伙计认识她,乐意帮她照看,她谢过之后,便和张氏去布庄去了。

    进了周记布庄,里面的周老板乐呵呵的望着张氏,张氏一直在他这里拿绣活,虽然绣工算不上好,但是速度极快,又任劳任怨,人也实诚,他当然愿意派活给她。

    “周老板好呀,最近生意一定不错吧!”张氏和周老板打个招呼,赶紧将自己的绣活拿了出来,总共20多件。

    周老板一件一件的仔细查看,最后确认没问题才收下,“荷包十个,100文,绣帕十五个,75文,总共175文,我给你180文如何?”

    张氏为人朴实,周老板愿意给她活干,平时价钱又给得周到,她自然不会有意见,更何况她也不懂这些算术问题,想着周老板不会欺负她,笑着点头。

    “我想给我这女儿扯两身衣服,待会儿拿了布料一块算好不?”张氏看周老板现在就要算账,赶紧说。

    “当然可以,这边是新到的料子,虽然是粗布,但是质量绝对不错,哎,我说张妹子,你不是只有两个儿子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个女儿?”生意上了周老板,当然不会拒绝,望着林思羽,他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个嘛……”张氏不知道如何去说。

    林思羽瞧了周老板一眼,知道他没有坏心思,“周伯伯,我是阿娘的养女,不过在我心里阿娘比我的亲娘都要亲!”

    林思羽的话当然不错,李菜花哪里比得上张氏一根头发?

    张氏讪讪的点点头,听到林思羽的话,心里别提多舒服了,还是女儿贴心。

    “呃,是我冒昧,这是料子,来,你们选吧!”周老板赶紧报过来一大捆粗布来掩饰尴尬。

    林思羽早上看到床头上放着的钱袋子,她心里再一次震惊,没想到林德旺竟然如此硬气,也知道了他们夫妇对她的一片赤诚真心,怎么能不动容?

    “周伯伯,我们不要粗布,要棉布!”

    她的话让周老板一愣,养母给买衣服还有要求布料的,顿时对她没了好感,不知道感恩,再有礼貌又如何?

    “丫头,我……我今日……”张氏脸上通红,有些犹豫,今日来交活,她本就没有带钱,周老板结的钱不够给买棉布。

    “阿娘,这不是你的钱袋子,刚才怎么掉在我身上了?”林思羽将钱袋子递给周氏。

    鼓鼓的一包让周老板眼前一亮。

    “小羽,这钱……我真的不能收!”张氏还要推辞,虽然这钱能够改善她家的生活,但是丈夫说了,却不能让这丫头觉得自己是因为钱才对她好的。

    “阿娘,这钱是我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既然你不愿意收下,那今日就要听我的!”林思羽无奈只能出此下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