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阿娘,这钱是我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既然你不愿意收下,那今日就要听我的!”林思羽无奈只能出此下策。

    周老板诧异的看着眼前争执的母女两个,才知道原来自己误会了这女孩,赶紧笑着开口,“张妹子,既然孩子坚持你就收下呗,也算是孩子的心意,还是女儿贴心,我家那个臭小子真的是气死我了!”

    “呵呵,这丫头真的是很懂事,但是我做长辈的怎么能收孩子的……”张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思羽打断了,她语气有些强硬。

    “阿娘,若是您真心拿我当女儿就别跟我客气,我又不是外人,否则我可不给您当女儿了!”

    周老板眯着眼笑呵呵,这丫头真懂事,又长得一张巧嘴,要是他女儿多好呀,哎……

    林思羽话说到这份上,张氏也只好同意,在周老板的店里,给林德旺和两个孩子以及林奶奶各扯了一身新衣,都是棉布的,摸着柔软的布料,想着儿子欢欣的模样,笑了。

    林思羽选了淡粉色的料子,按照她的尺寸,才剪了两身衣服。

    一匹青萝色的布料落入林思羽的眼中。了,她眉眼弯弯看向张氏,“阿娘,你看这料子如何?”

    “很漂亮,做成裙子一定很好看!”张氏摸了摸林思羽手中的布料,眼里的欢喜掩饰不住。

    “是很好看,周老板,把这批料子全部装起来,算账吧!”林思羽笑着对周老板道。

    “好嘞。”有生意做周老板自然高兴。

    张氏皱了皱眉头,“小羽,买这么一大匹料子干什么,给你做裙子裁一点就够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给我自己做裙子了?”林思羽眨巴着眼睛。

    “呃,不是给你做裙子,那是给谁做……”

    “就是您阿娘,您给所有人都买了做衣服的布料,就是没给自己买,我这做女儿的不能做回主吗?”她笑道。

    “胡闹,我有衣服穿的,这料子就不要了,这么好的料子一定特别贵!”张氏推脱。

    “阿娘,贵怕什么,这点布料我们还买得起,周老板给我们包起来吧!”

    看着满满的包裹,张氏非常欣慰,倒不是因为林思羽给他们花了钱,而是林思羽虑事周到,样样得体,一想到以前她过的那些日子,心里就泛酸,暗暗的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待她。

    周老板给她们结了钱,笑着送他们离开,毕竟花了好几两银子,对于他的小布庄来说,也算是个大客户。

    “你这孩子真是乱花钱!”张氏拿着包裹吐槽林思羽,她站在一旁淡笑:“既然娘亲嫌我花钱,那就把荷包收着呗!”

    林思羽将怀里的荷包递到张氏手中,张氏看了她一眼,只好收下。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将张氏撞倒,包裹里的东西散了一地,母女两个慌着收拾包裹,待缓过来的时候,张氏才发现荷包不见了。

    “阿娘,您别着急,我去追!”话音未落,娇小的身躯挤入人群。

    “站住,你个小偷!”偷钱的那个矮瘦男子在人群中慌慌张张的走着,却没有跑,被林思羽这么一喊,回头一看,拔腿就跑。

    街上的人不明所以,林思羽气喘吁吁的追着前面的那个男子,终究自己是个孩子追不上人家。

    街上的众人站在一旁看好戏,却没有上前帮她的意思,转眼,那个小偷已经跑出好远。

    张氏慌慌张张的过来,给林思羽顺了顺气,“丫头,拿不回来就不要了,别累着自己了。”

    “阿娘,我们的东西凭什么不要!”她怒嗔道,可是望着越来越远的小偷,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个健壮的男子走到她们面前,遮住了阳光,“什么东西丢了?”

    张氏抬头看了看,语无伦次道,“我们的荷包,被那个挨千刀的小偷偷走了。”

    “那人长什么样子?”男子再问。

    “灰色长衫,矮瘦,长得贼眉鼠眼……其他的就记不清了。”张氏努力的让自己回忆。

    “是你!”林思羽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才确认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上次在山上她撞见的那个。

    “等着!”那男子没有理睬林思羽,对张氏说完,身形已经淹没在人群中。

    刘清荣无头无尾的话,让张氏和林思羽很是迷茫,张氏一直在埋怨自己没有站稳,否则也不会丢了荷包。

    林思羽心里不断吐槽刘清荣,臭男人,装什么装,有本事就把荷包给她找回来啊,不帮忙装什么酷?

    她安慰了张氏无数次,张氏却依然自责,二人相互扶持,很快来到了永和药铺的马车前。

    “阿娘,要不我们去报官吧!”林思羽眼前一亮。

    “报官?”张氏愣了愣。

    “对呀,我们这属于失窃,官府应该会管的吧,不过那人已经跑了,能抓到的可能性很低!”

    张氏刚刚燃起来的希冀又熄灭了。

    “既然找不到了,那就当破财免灾,不过是几十银子罢了,以后女儿一定会挣更多的银子回来的。”林思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张氏。

    张氏看着她信心十足的模样,丢了钱的苦闷瞬间消失了许多,但是哀愁仍然环绕在心头。

    “原本还想着去买些粮食,日用品呢,现在看来,都白搭!”林思羽嘀咕了一声,坐上马车和药铺的伙计打了招呼就要往回赶。

    “给!”

    一道威严雄厚的声音之后,一个荷包出现在林思羽面前,正是丢失的那个。

    张氏欣慰的上前接住荷包,对着那人千恩万谢。

    “大叔,没想到你还真有本事,这次谢谢你啦!”林思羽脸上有些通红,想起上次后山的事情,她就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次人家帮了她也不能不礼貌。

    “不是让你们等着,怎么跑这里来了?”刘清荣看了她一眼,想起上次的事情,突然觉得她现在脸红的可爱。

    “你让我们在那等着,我们就在那等着,那我们岂不是太没面子!”林思羽吐槽了一声。

    张氏拍了拍林思羽的身子,示意她不要乱说,和蔼的对刘清荣道,“我们的马车在这里,因为荷包找不回来了,所以就想……”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农门将女:妖孽相公来种田》九鲤/文

    李亦瑶一朝穿越成农门女,家徒四壁,生活潦倒,无父无母就罢了,叔叔婶婶还时常上门压榨。

    在这鸡飞狗跳的生活中,被人们嘲笑的对象竟是一声不吭的活得潇潇洒洒,带着奶奶发家致富把钱赚!惊得一堆吃瓜群众目瞪口呆。

    而彪悍女子自然也有苦恼。

    这跟在自己身边一直蹭吃蹭喝的妖孽打哪儿来的?蹭吃蹭喝还不给钱?休想!

    “喂,吃了这顿你该给钱了吧!”某女气得满脸涨红,天下哪来白吃白喝的道理。

    “我用苦力来换可还行?”某妖男头都没抬一下。

    某女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好像有个苦力是很不错的样子,点头答应。

    直到后来,某女被吃干抹净才悔不当初,自己为何要引狼入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