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 > 第124章 飞虎将军飞不起来了
    “那你答应爹了吗?”刘清波问钱氏。

    “没有,我咋会答应他,要是答应他,那弟弟娶媳妇所有的钱不全部都要我出啊,再说了,他们哪里还的上,原本看着弟弟和爹对我们不错,没想到都是打了心思,想要我们的钱,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有一千两,那岂不是要跟吸血鬼一样来贴着不放?”钱氏眼睛一亮。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被他们花干了钱,好不容易从刘家出来,我们可不能被钱家再粘上,要不然日子就没法过了,赶紧吃饭,吃了饭就走,我们去镇上找个房子,做点什么,也比在王家村强,一个穷山村能有什么。”

    钱氏想了想刚才钱老头的话,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他们一定要赶紧走,实在不行就和刘家一样和钱家也断了关系,要不然总是惦记他们的钱,他们还活不活了。

    钱老头要是知道钱氏心里想的,估计会昏过去,他一直宠爱心疼的女儿,竟然为了钱要和他断了关系,不知道会不会觉得自己宠爱错了人。

    钱氏从来都将钱老头和钱小刚的好心当成理所应当,现在人家要她帮一点忙都是在割她的肉,喝她的血,以前在刘家日子过得艰难,她将钱看的特别重,为了十文钱在她妹妹的村子里打闹,一点都不给她妹妹面子,根本就忘记了她妹妹之前给她买新衣,给她还是做新衣,买好吃的事情了。

    刘清波想了想心里过意不去,这好歹也是钱氏的爹,平时也挺好,不帮忙他心里也过意不去,“媳妇,要不我们就借给爹一两吧,怎么说都是你爹,还不还的上以后再说,你弟弟也不小了,先让他娶了媳妇也好啊。”

    钱氏一个冷眼扫过去,刘清波闭嘴,“什么,借给他们,那我们和西北风啊,现在在家里吃饭能省一点是一点,要是到了外面我们的钱根本就不够花,再说了还要送二娃子去读书,读书哪里不花钱的,你没有看到你大哥的孩子一年到头花钱可是不少呢,要是我们做生意好了也行,要是不好,那岂不是悲催了。”

    刘清波一向示弱,对自己媳妇言听计从,再说了是钱氏的爹,她只要没有意见,他没有话说啊,反正也不是他的亲爹,亲弟弟。

    “好,那我们也不用今天就搬出去,今天可以到镇上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合适的地方,做生意也要铺子的,要是让爹知道我们不愿意借钱今天就要走,你爹心里肯定生气。”刘清波想了想说。

    钱氏三角眼一瞪,“生气,随便他,上次和我说借钱,我没有答应,这次又说,弟弟娶媳妇也不是我的事情,我可以帮着做事,但是要钱我没有,平时给我送点吃的就像要我的钱,简直做梦。”

    钱氏现在在自己家里完全没有了在刘家的小心翼翼,整个人气势一变,让刘清波没话说。

    二人带着孩子到外面吃饭,钱氏的娘有些傻在一旁逗着二娃子吃着饭,钱氏撇撇嘴巴,有些嫌弃,但是自己的亲娘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孩子拉走,丝毫不看自己傻子娘那张迷茫又天真的脸。

    “钱妹,吃饭吧!”刘清波赶紧出言缓和。

    钱氏对自己爹笑了笑算过去,反正在家里也呆不了几天了,不用忍受不高兴的事,她娘又咋样,她一直都不喜欢,她这么聪明又美丽的人咋会是傻子生的呢,真是让她丢脸。

    钱小刚为了娶媳妇一直在镇上码头给人家装货,钱虽然不少,但是辛苦,加上他喜欢二娃子总是给二娃子买吃的,买玩的,也存不住钱,再说了一家子的吃喝也要靠他,想想都心累。

    苍凉山

    一大早,刘清嵘起来将白狐狸喂了些肉,查看了他的伤口,已经好多了,想着林思羽见到白狐狸时的笑容,他嘴角弯起。

    “将军,都已经集合完毕了,可以走了。”飞扬过来通知刘清嵘。

    刘清嵘点头,看了看集合完毕的将士们,整齐划一,虽然这些人在山里,但是他们可不穷,一个个的战利品都多的数不清。

    现在大家想着可以到山下去,顿时一个个神采飞扬,他们可是忍了好久,之前将军没了,飞扬和田七他们将大家带到山上就没有下去过,只是有人去买些日用品而已。

    下了苍凉山,就是清河县。

    上林镇就是清河县下面的镇子,其其实还是在一个县内,只是有几座山的隔阂,显得有些遥远,要是骑马估计三天就能回去。

    到了清河县,为了不引人注意,刘清嵘让离家近的将士们回家去了,只是约定二十天以后在这里会和,大家都是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弟兄,谁都不会食言。

    离家远的将士们穿上便服在清河县游玩一阵子,等着他们回来。

    刘清嵘除了飞扬和田七之外还带着宏宇,张默,钱丰,赵紫峰和浮生浮华两个姐妹一起回去。

    浮生浮华是前几天才找到刘清嵘的,他们都是刘清嵘的亲信,侍女,二人长得及其漂亮,本来刘清嵘还不相信,后来田七和飞扬他们都认识浮生浮华说没错,他才让她们跟着,这次带着她们也是有原因的。

    田七去准备了几匹马,刘清嵘在客栈里等着,其他的人去买东西去了,本来刘清嵘说要自己去,可是他们那些人哪肯,说自己是他的手下,他不要客气,即使他现在没有回复记忆,他也是他们的将军,他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事情,他们愿意去做。

    刘刘清嵘想了想就让他们去了,这些日子连着吃烤肉,肚子里有些难受,浮生浮华在这里守着他,存目不离的那种,让他很是不好意思。

    客栈里熙熙攘攘的都是人,唱曲的,猜拳的都不少,刘清嵘不愿意到包厢里去,浮生和浮华只能在大厅里陪着,但是她们一向是娇养惯了,喝着粗茶心里不舒服极了。

    不是说买不起,现在刘清嵘习惯了这粗茶,甚至是只加了盐的大碗茶,他喝的舒服,一个大老爷们自然不会为女孩子着想,浮生浮华的不舒服他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满脑子都是许久未见的林思羽,不知道那丫头到底咋样了?

    “将军,我们这次是不是去你现在的家啊?”浮华偷偷的对刘清嵘打近乎,现在的刘清嵘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虽然也是冷冰冰的,但是不至于这么疏远,她们只是听说将军回来了,才来看看没想到真的回来了。

    原本在莫府上她们可是小姐的待遇,预备着以后被刘清嵘做小妾的,只是这将军一直没有发话,她们也不敢胡来,但是现在的刘清嵘让浮华心里很是焦虑。

    “也算是,不过还有一些事情!”刘清嵘没有看到浮华脸上的谄媚,喝了口水淡淡道。

    “还有什么事啊,既然回来了也不找我叙叙旧!”一道不客气的声音传来让浮生浮华赶紧拔剑怒对。

    来人一身蓝色衣衫,玉冠束发温文尔雅,只是眼中带着些许狠厉,也不客气直接坐在刘清嵘的对面,倒了一杯水自己喝着。

    他带着的一队人站在一旁,一个个凶神恶煞,怒视刘清嵘。

    “你是谁?”

    那人一口水没有咽下去直接喷了出来,看着刘清嵘嗤笑,“我说大哥,你现在就沦落到喝这种茶水的地步了,真是悲惨啊,需不需要弟弟请你啊!”

    “不需要,你是谁?”刘清嵘看着眼前的这人感觉很熟悉,甚至有些厌恶,只是想不起这是谁,但是脑海里一些片段闪过,让他有些头疼,但可以忍受。

    “小二,上一壶上好的雨前龙井,快点!”

    那人根本不管刘清嵘的感受直接将桌子上茶壶茶杯直接一下子扫在地上,抬头带着肆意的讥笑,“大哥,不好意思,我失手了,不过,小弟我陪你一壶好茶马上就好!”

    “不需要,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你是谁,反正我们也喝够了,浮生浮华我们走!”刘清嵘站起来拿起装着白狐狸笼子就走。

    那人抱着双手,冷漠的看着浮生浮华,“怎么,两个贱婢,见了本世子也不下跪行礼,这么多年在府里的教养哪去了?”

    “浮生,浮华……”浮生和浮华面面相觑,看了刘清嵘一眼对着那人屈膝行礼。

    刘清嵘直接将浮生浮华拉起来,冷漠的对那人道,“她们俩是我的人,我现在不认识你,她们也理应不认识你,不管你是哪门子世子,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们走!”

    浮生和浮华看着刘清嵘的眼神里全部都是火热,她们的将军终于维护她们了,不枉费她们对将军一片痴心,真是太好了。

    “哎呦,真有个性,不愧是我的大哥,不记得我了,性情倒是没有变,呵呵,不过我现在才是侯府的世子,你什么都不是,不过你为啥没有死透呢,死了三年现在又冒出来,真是该死!”莫清北直接撕破了脸皮对刘清嵘没有半点笑脸了。

    “你,我们将军才没死,若果不是你,我们将军怎么会受伤,这么会死,都是你害得!”三年前的那个雨夜闪耀在脑海里,浮华直接拿着剑冲向莫清北。

    莫清北稳坐泰山,丝毫不动,一旁站着的手下直接将浮华拦下,拍了一掌在浮华身上,浮华直接倒地。

    刘清嵘见状上前将那人一脚踢翻,一手拉着浮华送到浮生的怀里,冷言让她安生一会。

    浮华气的眼睛通红,原本还以为将军可以抱着自己呢,没想到竟然推到了姐姐身边,真是……

    “莫清嵘,你不记得我不要紧,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你的老娘呢,她最近的日子可是过得很不好啊,为了你这个已经死了的儿子,在家里哭的眼睛都瞎了,还有你那个妹妹,哎,再过几个月就要到塞外去和亲了,真是人走背路喝凉水都塞牙!”

    莫清北喝着上好的茶水,慢慢的吐出,看着眼前淡定的刘清嵘变的双眼通红。

    “啊……”

    刘清嵘脑海里的无数个片段闪过,他的脑后一块使劲的疼痛,尖叫之后疼的在地上打滚,浮生和浮华双眼都是心疼,上去也于事无补。

    客栈里的人被吓得四下逃窜,原本热闹的客栈很快就只剩下他们一竿子。

    掌柜的和小二出来一看,一个个拉着客人都拉不住,眼看着人跑光,心急的泪水都要流下来,上去找莫清北他们,却被人拦住,直接扔了一个金锞子。

    掌柜的谄媚的捡起来将金锞子放在嘴边咬了一下,眉开眼笑的回去了,只要有钱,随便怎么闹都行,

    “清嵘,你看看这衣服好看不,娘刚让人给你做的,来试试……”一个温柔慈祥的夫人在他的脑海里闪过,除此之外还有更对的对话,让他的头更疼了。

    “哥哥,你看我是不是长高了,以后就能和你一起上战场了!”英姿飒爽的女子身着蓝衣笑的灿烂。

    “呵呵呵……”

    慈爱的声音,银铃般的笑声直接让刘清嵘脑海里最后防线被击碎,无数的记忆蜂拥而至,他的脑袋像是被千斤重的大锤猛烈的敲击一般,痛的厉害,想要挣扎却无力,只能抱着头在地上翻滚着。

    “将军!”

    “将军!”

    浮生浮华在一旁看着刘清嵘痛苦的模样,心里干着急,想上去扶他一把却无从下手。

    浮华怒视莫清北厉声质问,“你对我家将军做了什么?”

    浮生赶紧拉住她,看了看莫清北的脸色,还好没有难看到哪里去,现在将军这样,飞扬他们又不在,不是得罪莫清北的时候,现在他们最要紧的就是护住将军,不让莫清北对刘清嵘再做什么。

    莫清北看到刘清嵘的反应,脸上微微一愣,犀利的眼中带着疑惑,他这是?

    “啊……啊……”

    看他脸上的痛苦不像是伪装,难不成他这位大哥这几年在外面流落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不过,他怎么会不认识他这个弟弟呢?

    一连串的疑惑在莫清北的脑子里翻涌,看着地上打滚的刘清嵘,他脸上露出了多年来最是得意的笑,既然这个哥哥废了,那莫家以后就是他的了,就连当今皇上都不能阻止。

    “哈哈哈!”莫清北狂笑,猛然转过头斜了一眼地上还在痛苦的刘清嵘对浮生浮华道,“就他还是你们的将军?别逗了,他这个样子不被人砍死就是万幸,还指望他是以前那个在战场上无往不胜的飞虎将军?”

    “真是可笑至极!”

    “你……”浮生浮华脸上极不自然,她们刚找到刘清嵘,确实不知道刘清嵘的武功有没有被废,只是知道她们家将军失忆了,而且眉宇间有了一条疤痕。

    现在看到刘清嵘躺在地上的模样,她们心里也没底,只是无论如何,他刘清嵘都是他们的将军,是她们心中的神。

    莫清北傲慢的瞧着地上趴着喘息的刘清嵘,眼里皆是不屑,那个威风凛凛的飞虎将军现在在他面前依然是像条狗一样,跟三年前败下阵时一样,真是可怜的紧啊!

    不对,三年前明明没了气息,现在怎么会好好的活在他面前?

    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办事的都是他的亲信,他自然不会怀疑,只是这刘清嵘怎么解释?

    好在,飞虎将军已经飞不起来了!

    看到刘清嵘现在的模样,莫清北心里直呼痛快,他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刘清嵘的场景,刘清嵘像是从天而降的天兵,一身银灰色铠甲,迎着风雪而来,披荆斩棘,光芒耀眼。

    而他却是掉落在陷阱里的可怜虫,衣衫褴褛,浑身泥泞。明明只有两个月的年龄差距,为什么他就那么黯然无光?

    ------题外话------

    上架活动多多,大家欢迎参与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