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 > 第125章 天理呢?公道呢?
    莫清北看着恢复了一身冷傲的刘清嵘,即使衣衫不慎整齐,不华丽,但是他还是可以感受到来自刘清嵘身上的独特气质,其他人模仿都模仿不来的清冷跟淡漠,让他心里抓狂。

    “你……你不是不记得了?”莫清北有些心慌,若是刘清嵘记起以前的事情,只要他一回到京城,那他所做的一切都会付之东流,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一回事,即使父亲更疼他也没用,毕竟刘清嵘的身后站着的是大夏国的皇帝,崇阳帝。

    崇阳帝从来对于刘清嵘都是偏爱的,更别说刘清嵘是刘婧瑜那女人的孩子。

    莫清北的眼中暗藏的阴狠肆虐,想要将刘清嵘就地正法,眼神触及刘清嵘身后的飞扬田七几大护卫,他心颤了颤。

    刘清嵘冷哼一声,一记冷眼扫过去,“举头三尺有神明,你犯下的罪孽早晚都要遭报应,我记不记得与你何干?”

    “你……”莫清北哑口无言。

    “将军!”浮生浮华端着茶壶上来,对于坐下对面的莫清北一个眼神都没有舍给。

    莫清北心中无比恼怒,他刘清嵘都成了这副模样,穷困潦倒,只能喝粗茶度日,更有恶疾缠身,他还有什么可以嚣张的?

    “哼,你看清楚,我现在才是忠义侯府的世子,你不过就是个已经宣布死亡的死人,不要自不量力做些寻死的勾当!”莫清北说完,站起身来再一次将刘清嵘的茶壶扫到地上,极其不甘心的瞪了一眼才带着他的人离去。

    飞扬看着莫清北离开的背影脸上皆是恨意,这个混蛋,要是他家将军没有炸死失踪三年,怎么轮的到他做莫家的世子,不过也罢,他家将军也不稀罕。

    “将军,我们回京城去吧,老元帅会给您做主的,还有皇帝陛下,到时候看看莫清北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田七他们对飞扬的建议极是赞同,纷纷附和。

    浮生和浮华也很是期待刘清嵘回到京城的场景,死了三年的飞虎将军再一次归来,一定可以闪瞎好多人的眼睛,他们将军永远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距离和亲的日子还早,还来的急!”刘清嵘瞧了一眼铁笼子里的白狐狸,白狐狸在里面吭吭唧唧,他一伸手将它抱了出来,动作极是轻柔,让一旁的几个人都看呆了眼。

    这还是他们家将军吗?

    这么温柔,这么好商量?

    他们家将军应该是粗鲁的将白狐狸笼子踢到一边去才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刘清嵘轻抚白狐狸皮毛的模样让一干人只觉得自己瞎了眼。

    浮生和浮华对于刘清嵘怀里的那只白狐狸非常羡慕,她们怎么就不是那只白狐狸呢?

    匆匆吃过午饭,他们一行人骑上快马将买好的东西带着赶往上林镇。

    林家村

    林思羽一大早起来跟着李清枫处理了一会儿药材学了药理,就等着芳林嫂和张氏做好早饭呢。

    林思铭身上有伤,还在床上睡着,阿城和阿北起来在院里玩雪,林奶奶坐在屋里烤火,林德旺和她说了林思铭和林思秋姐弟俩的事情,林奶奶的眼泪就不断的往下落,嘴里怒骂林德春不是个东西,还拄着拐杖去看了一眼睡着的林思铭,慈祥的眼中都是心疼。

    她的孙子怎么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怎么摊上这么一个爹?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

    林思羽回到堂屋就听到林奶奶气愤的吼道,赶紧带着笑上去安慰,“奶奶,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当,以后小铭就在我们家生活,大难之后必有后福,我看小铭是个有福气的。”

    “嗯,只是你娘那里?”林奶奶有些为难,虽然心疼林思铭,但是好歹她现在也住的是小儿子的家里,虽然张氏一直没有闲话说,但是现在接纳了小羽,还要接纳林思铭和林思秋,张氏怕是不乐意吧?

    林德旺听到林奶奶的话憨笑,给她到了一杯子茶水递到手上才说,“娘,您就放心吧,张氏是个善心的,我昨天晚上已经和她说过了,她也没有意见,以后小思铭就问我叫爹了,我可是多了一个儿子呢!”

    林奶奶一愣,回过神来赶紧夸奖张氏好,心宽,但是心里的疑惑没有说出来,那林思秋咋办,虽然是个女娃子,年纪也不小了,但是总要有个家吧?

    她也知道林思秋那个丫头以前跟她娘一样一样的,非常不讨喜,对小羽也做过错事,想来小羽是不愿意让她到家里来的,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那丫头也不小了,她看看能不能尽快的给找个人家嫁了,算是一条活路。

    “吃饭了!”

    芳林嫂和张氏端着半框子馒头,一大盆白粥,还有两个小菜以及一盘子冻菜进来,放到桌子上招呼大家吃饭。

    林凤儿去叫了后院的李清枫过来。

    阿城和阿北看到有冻菜高兴的不行,他们可是最喜欢吃冻菜了,酸酸脆脆的,好吃极了,就连林思羽这个吃过现代美食的人都忍不住多吃几口,可想而知这冻菜有多美味。

    张氏拿了两个碗给林思铭装了一些菜还有一碗白粥,一个馒头送到屋里。

    早就醒了的林思铭坐在床上发愣,看到张氏进来有些紧张,虽然以前见过张氏,但是经历了芸娘的事情让他从心里有些怕人,但还是颤颤的叫了一声婶子。

    “嗯,过来吃饭吧,你身上有伤在外面孩子们多会撞到你,就在屋里吃吧,等伤好了再到外面吃。”张氏笑盈盈的看着林思铭,想让他不要那么拘束,但是林思铭心里的阴影太重还是怯生生的望着她。

    张氏心里叹了口气,这大伯哥真不是东西,好端端的孩子竟然被他折磨成这副模样,虽然不是他下手的,但是他身为亲爹不管不顾,还落井下石更是连畜生都不如!

    张氏将饭菜放到一个小桌子上再把小桌子弄到床上,林思铭不用下床就能吃饭,可方便了,这桌子还是林思羽和镇上的铺子说了专门做出来的呢,小巧方便。

    “吃饭吧!”张氏摸摸林思铭的头,谁知林思铭竟然错开了,让她心里有些失落,但笑着说,“你以后就安心的住下,现在先跟你阿城哥哥睡,以后再给你准备房间。”

    不管张氏说什么,林思铭都是那副警惕,却生生的模样,让她心里很是无奈,但也知道这孩子吃了不少苦头,并没有生气,起身让他好好吃饭就离开了。

    “谢谢婶娘!”林思铭看着张氏的背影轻轻的说道。

    张氏出门的身子顿了顿,随后关上房门,回了堂屋。

    “娘,来吃饭!”林思羽在饭桌上喊着张氏。张氏对她笑了笑,走到饭桌旁拿起馒头开始吃饭。

    这顿饭吃饭的很是愉快,欢歌笑语不断,芳林嫂将狼藉收走,张氏擦着桌子。

    “娘,谢谢您!”林思羽趴在张氏的耳边轻语。

    张氏一愣,笑了,这孩子,“我只有阿城阿北和你三个孩子,要不是我不能生了,我可是想着要很多孩子呢,现在小思铭来了正好,也省的我再想生孩子的事了,再说了他是你的亲弟弟,我的侄子,我岂能不管不问?”

    林思羽笑了,她知道张氏心善,原本还以为张氏会生气呢,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下来,让她想了一夜的法子都白想了。

    “那林思秋你真的不管了?”张氏正视林思羽,虽然说让她自食其力也是一种法子,但是一个人过总是不好。

    “娘,爹已经和您说了吧,她以后要做事,我不会有意见,但是要我跟她一起生活,我真的不能接受,我仍然记得当初我在猪圈里快死的时候,她是怎么讽刺我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林思羽想着刚来的时候林思秋的恶言恶语,心里就格外的不舒服。

    张氏轻抚林思羽的头,安慰道,“是娘不该提起这些,那就这样吧,反正她也十六岁了,能养活自己。”

    林思羽点头,笑着去了后院找李清枫学医,最近她跟着李清枫学了不少东西,加上看医书,虽然没有实践过,但是病理医理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林小山吃了饭也过来跟着李清枫学习,虽然李清枫不愿意收他为徒,但是教他还是愿意的,现在有了他挖药草的钱,加上李梅之前做工的钱,家里过的没有那么紧巴巴,他的脸上难得的长了点肉。

    张氏和芳林嫂在家里收拾好后去了林德春家,虽然林德春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但还是锁着门的,张氏找了人来将林德春家的大门劈开,和芳林嫂一起打了水将屋里屋外收拾了一通,眼看着要中午才回去。

    林思秋现在在村长家,林家想了想没有送饭,毕竟村长家里还是不缺林思秋一碗饭的,林德旺很是故意不去,毕竟现在林思秋只有他们一家亲人。

    李清枫看出了他的难处直接说,“没事,不就是两顿饭,村长家的诊金免了不救好了,多简单的事,不过就是送了饭去,怕是她也在村长家吃过了,村长一家子为人淳朴,还算是心善。”

    “这……这怎么可以,你大半夜的起来诊病,不收诊金可不行,大不了我给村长家买两壶酒送去。”林德旺赶紧反对李清枫的话,这是他们家的事情,李清枫虽然是林思羽的师傅,但是还是要分得清。

    李清枫一瞪眼,“怎么你不当我是一家人?我在你家里吃喝这么久,你们都没有意见,我做点事情做怎么了,要是不乐意,我就搬回去住。”

    林德旺……

    “不是的,李大哥,我心里肯定拿你当你家人,但是让你破财怎么好意思?”

    “竟然拿我当一家人就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定了!”李清枫直接拍板,将林德旺喉咙里的话堵住。

    吃了午饭,李清枫去村长家看看村长媳妇王氏的情况,林德旺和张氏刚好打算去将林思秋弄出来送到林德春家去,总是在村长家里呆着也不是个法子。

    村长一家看到林家的人来了,赶紧出来迎着,说王氏的情况好一点了,只是有些吃不下东西,让李清枫再看看。

    李清枫给王氏把了脉,看了她的情况,说问题不大,不想吃饭就喝点稀粥就好,现在刚稳定不要吃油腻的东西。

    “多谢李大夫费心!”村长给李大夫道谢,带着道屋里喝茶,拿出了一个钱袋子说是诊金。

    李清枫看了一眼,那钱袋子姑鼓鼓的,怕是不少,但是他还是拒绝了,“不用了村长,林思秋那丫头在你家吃喝了一天了,算是两清了,现在我也算是林家的人,你就别跟我客气。”

    村长一愣,林思秋在他家吃了饭,就不要诊金了?

    “那丫头可怜,没了爹娘,又伤成那个样子,谁看了不给口饭吃,这诊金啊,你就拿着要不然我可过意不起,再说了以后我家里的事还不少麻烦你呢!”村长又将钱袋子递给李清枫。

    李清枫淡笑道,“我说了不收就不收,下次你请我再说呗,不过我可不想天天登你家的门!”

    “这……”村长一看李大夫还是不收,只好作罢,看来是跟林家说好了,心里非常羡慕林思羽有这么一个师傅,本事大还心善,不过林思羽那丫头也不简单,林家还不是靠她发起来的。

    村长心里想着林思羽那日和他说的话,顿时心里有了动力,以后不管林思羽说什么,他都信,他可是听林见清说了,这丫头虽然没有上过学,只是在林秀才家受苦都能出口成章,还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镇上大铺子楚家的合约,看来真不是凡人!

    张氏和芳林嫂跟村长家里人打好招呼去了林思秋的屋子,那丫头正在在床上哭泣,回头看到她们进来一愣,“婶娘!”

    张氏应了一声上前查看林思秋的情况,昨天听林德旺说她受伤不轻,心里可是愤恨林德春了,还有那个什么芸娘,竟然将两个孩子让畜生使,真是过分。

    “没事了,以后有村里人罩着你,你那个爹还有那什么芸娘都不敢来找事,等到以后有本事了就回去报仇,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一定要养好!”张氏看了一眼林思秋的身体就心里发颤不已,虽然她以前是大家闺秀,大宅门里的内斗也知道,但是林思秋身上的伤真的是刷新了她的认知。

    全身没有半点好皮肤,若不是敷了药怕是更严重,都腐烂了,真是可怜了这丫头。

    虽然她心里怜惜林思秋,但是林思羽既然不愿意,她也不会将她接回去住,毕竟现在林思羽认了她做娘,是她唯一的女儿,她岂能让自己女儿不高兴了?

    “走吧,我跟你芳林婶子将你家里收拾好了,你就搬回去住,跟小羽说的一样,先让阿城他们给你送饭,等到好了再说,反正日子还长。”张氏安慰林思秋。

    芳林嫂看到林思秋身上的伤痕心里触动不已,天下怎么有这么多挨千刀的人,林永要卖女儿,林德春卖女儿还虐待亲生的孩子,这人都怎么了?

    天理呢?

    公道呢?

    芳林嫂帮着张氏将林思秋扶起来,昨天晚上她是为了活命坚持才有的毅力,现在发了烧,加上得救了,林思秋浑身无力,整个人都站不起来。

    张氏和芳林嫂好不容易将她弄到板车上,倒不是她们力气小,主要是怕碰到她的伤口,让她增添痛苦。

    李小莲看着张氏她们送林思秋走的背影,唉声叹气,这丫头真是可怜,娘下了大牢,爹又不是个东西,真是苦了她了。

    ------题外话------

    上架活动多多,大家欢迎参与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