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 > 第144章 刘清嵘要娶亲?
    林家村

    “哎呦,你舍得回来了,去找心上人还能记得回来,真是稀奇,那浮华小美人怎么没有留你过夜呢?”宏宇一进门就被张默调侃。

    “就是,我们都还以为宏宇你一天没有回来,美梦成真了呢,哎,看你一脸不满的模样,应该是好事未成,真是遗憾!”

    “哈哈哈!”

    宏宇怒气冲冲的关上房门,狠狠的瞪了一眼一屋子的老爷们,然后拿起旁边的长剑就对着张默砍去,这个嘴巴没有把门的东西,很是找打!

    “我不准你侮辱浮华,浮华怎么会是那种女人,还有,谁说我喜欢她的。”宏宇的长剑被田七和钱丰拦下来,说是开玩笑,不要生气,宏宇不满的冲着张默嚷嚷,

    张默挑挑眉头,脸上带着淡笑,“哎呦,这是恼羞成怒了,怎么,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事情,你真拿我们的当做瞎子啊,大伙说是不是啊?”

    “就是,你看着人家浮华的眼神恨不得贴到人家脸上去,你这还叫做不喜欢,我们可都不是二傻子!”

    “嘿嘿,不说宏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是浮华,我看都不会喜欢宏宇这样子的!”

    ……

    宏宇眼看心事被戳穿,脸上有些殷红,原以为只是自己的心事,没想到竟然被所有的兄弟们都知道了,这下可怎么办呢,但是听到钱丰他们说浮华不喜欢自己,顿时脸色一变,“谁说浮华不喜欢我的,她今天都让我拉手了!”

    额?

    众人一阵惊讶,在宏宇的身上来回的审视,脑海中泛过浮华看着刘清嵘的模样,顿时觉得宏宇说的都是屁话,半点都不可信!

    “我先你是说瞎话骗人的吧,浮华长得美若天仙,能看的上你这么阴柔的男人,我可不信!”

    “对啊,对啊,我看浮华喜欢像我一样健硕的男子,嘿嘿,说不定她真的喜欢我,我明天就去找她告诉她。”

    “你,混蛋……”宏宇气愤道。

    “砰!”

    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一道黑色挺拔的身子进来,看了看屋里的人,脸上的冷漠让屋里的人一个个收起刚才那副嬉皮笑脸,严肃起来。

    “大哥,怎么了,这么晚过来?”田七凑到刘清嵘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瞧着刘清嵘面色不善,也不敢多言。

    其他人也从椅子上站起来跟刘清嵘打招呼,“大哥!”

    刘清嵘犀利的眼神看向最里面站着的飞扬,半晌之后才淡淡点头,坐下来对他们道:“都坐吧!”

    众人看着刘清嵘身上散发着寒冷的气势不敢听话坐下,赶紧拒绝说他们站着就好。

    刘清嵘挑眉倒是没有坚持,对着宏宇问道:“今日过去,林姑娘如何啊?浮生浮华可有照顾好林姑娘?”

    “哎,大哥你是来问这个的啊,那你就放心吧,林姑娘她好着呢,还有浮华她们一定会照顾好林姑娘的,您就放心吧!”宏宇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刘清嵘这半夜过来是为了要问问林思羽的情况,不过大哥对林思羽这么上心,那他岂不是讨厌林思羽也无望了?

    “原来你小子去查看林姑娘的情况了,真是不好意思,哥几个错怪你了,不过看你这么晚回来,林姑娘倒是对你不错吧,还留你吃了晚饭,待遇挺好啊!”张默一向是不嫌事大。

    宏宇心里烦躁,想起林思羽今日对他的态度,心里就不舒服,一个农女,即使有些本事又能如何,要不是看在他大哥刘清嵘的面子上,他早就揍她了,没好气的说,“好个屁啊,我给她们当了一天的车夫,她管我吃饭不是应该的吗?”

    钱丰跑上前去,对着宏宇一阵打量,最后发笑道:“你这个小白脸也有今天啊,给林姑娘当车夫也是你的福气,就别埋怨了!”

    “宏宇!”刘清嵘突然出声,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宏宇一愣看了看刘清嵘,“大哥,怎么了?”

    “林家留你吃饭了?”

    “是啊是啊,林家的人倒是不错,特别是林奶奶对我那叫一个好,还问我有没有婚配呢,嘿嘿,我的心思您也知道,所以我就说未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奶奶对我就更好了?”宏宇挠着脑袋对刘清嵘傻笑。

    刘清嵘……

    很好,宏宇,你成功的惹到了我,林家的饭我还没有吃过一口呢,你居然已经见了林家的所有人,真是岂有此理。

    “等下小树林见!”

    宏宇……

    刘清嵘没有去看宏宇的脸色,对屋里的众人瞧了一圈,最后垂下眸子淡淡道:“我刘清嵘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对不起谁,跟你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什么人,你们应该清楚,我可以把你们当做亲兄弟,但是我眼里可容不得沙子,你们明白吗?”

    众人一愣,纷纷不解的看着刘清嵘,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宏宇看着一身冷傲的刘清嵘脸色煞白,他不就是在林家吃了顿饭吗,大哥至于生这么大气,还上升到背叛的地步?

    “大哥,我们的心日月可鉴,我们兄弟几个对您可都是真心的,谁敢有二心,谁就是混账,出门要被雷劈死的!”田七冲到刘清嵘面前跪下。

    张默和钱丰看气氛不对,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也跪下来对刘清嵘表忠心,赵紫峰仍然是坐在一旁喝茶,脸上的带着淡笑,一幅神秘的模样。

    宏宇虽然玩世不恭,但是对于刘清嵘也是绝对的忠心,见到现在这局面也瞬间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刘清嵘拱手,“刘大哥,我从懂事开始就一直跟着你,我的心性你是最了解的,所以……”

    飞扬看着黑脸的刘清嵘,心里突突,慢慢的走到刘清嵘的身边,低下头,“大哥,我……”

    “飞扬,当初你找到失踪了三年的我,我很感激,但是我对你的感激不是你用来一次次出卖我的借口,说,你是如何跟莫清北混到一起去的?”刘清嵘目光锐利的瞪着飞扬。

    张默钱丰,赵紫峰,宏宇还有田七他们一愣,纷纷不可置信的看着飞扬,怎么可能,飞扬是一直跟着大哥的人,还是他找回了大哥,他怎么可能会背叛大哥,这是不是弄错了?

    “大哥,您是不是弄错了,这不会是真的,飞扬他一直都是跟我们再一起的,他怎么可能会背叛呢?”

    “是啊,大哥,有什么事情,我们商量就是了,飞扬不会是那种人的。”

    ……

    刘清嵘看着飞扬,眼里有些痛心,这可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也不敢相信,可是事实放在眼前,他不能让自己有丝毫的心软。

    “我们从苍凉山回来,除了我们的人还有谁知道我在客栈的消息,浮生浮华虽然是最后跟我们汇合的,但是她们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莫清北怎么会正好在客栈遇见我,你说这是不是太巧了一点呢?”刘清嵘犀利的望着飞扬。

    田七一愣,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想到离开苍凉山的头一天晚上,他起来解手,却发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身后飞过,他想了想就没有去找,以为是什么野兽,但是回去继续睡觉的时候却没有找到飞扬了,他那天本来是挨着飞扬睡的,但是找不到飞扬,他只能挨着张默睡了,一大早起来还被张默说了一顿呢?

    他在睡觉的地方没有找到飞扬,难道飞扬在真的?

    “飞扬,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哥对你哪点不好?”田七怒气冲冲的冲飞扬吼了一声

    其他人一愣,这田七和飞扬的关系最好了,怎么田七也不相信飞扬呢,难道飞扬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将军的事情,但是手上还是要劝着,“田七你冷静一点,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呢?”

    飞扬极有深意的对着田七看了一眼,然后对刘清嵘跪下,“大哥,是我错了,是我不该对莫清北透露您的行踪,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没有想到莫清北会这么刺激您,都是我的错!”

    “真的是你,你真是……”田七挣开其他人的拉扯,上去对着飞扬一阵推搡,最后气的夺门而出。

    张默他们也是一脸不信,但是飞扬亲口承认,他们还能怎么说,真的不明白飞扬这么理智的人怎么会背叛将军呢?

    “飞扬,你不该,虽然大哥没有什么损伤,可是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要是我们晚回去一会,那后果可是不开设想的,大哥现在武功都没有恢复,浮生浮华怎么抵挡的住莫清北十大护卫的攻击,要是大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得起吗?”钱丰忍不住上前数落飞扬。

    张默则是一脸惋惜,“飞扬,我一直以来都是将你当做大哥以外最尊敬的人,没有想到你今日真的给我上了一课,让我知道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扑通!”飞扬被人踹到。

    宏宇凶狠的拉着飞扬的领子将他狠狠地扔到地上,对他冷言道:“你为什么要叛,大哥对你那么好,你爹娘的事情大哥都帮你摆平了,你现在竟然要倒打一耙,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

    刘清嵘看着地上的飞扬,板着一张脸,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他不知道如何去处置飞扬,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说实话,只是这么一件小事,他根本就不会计较,但是那件事情……

    想到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刘清嵘浑身散发着杀神一般的煞气,让屋里的人都愣住了,大哥这是怎么了,真的要杀了飞扬?

    “飞扬,你真的以为我就为了这一件小事就对你发难?还不从实招来!”刘清嵘对着飞扬冷喝道。

    其他人一愣,难道还有别的事情?

    飞扬看了看刘清嵘,辩解道:“大哥,我将你的行踪给莫清北也是为了让你恢复记忆啊,虽然您受了刺激,但是我们也知道了小姐要和亲的消息,再说了您也恢复记忆了不是吗?”

    宏宇一愣,扭过去对刘清嵘打量一番,“大哥,你真的恢复记忆了,真好,我以为你一辈子都要忘记我们了呢,现在记起来也是好事一件,虽然那莫清北可恶,但是能让您恢复记忆也算他这次没有造孽!”

    张默和钱丰他们都等着刘清嵘的回答。

    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中,刘清嵘板着一张冷漠的脸点了头,“我是恢复记忆了,要不然你们觉得谁能让你们回去操练呢!”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赵紫峰端着茶杯的脸也充满了笑容,不似刚才那般冷淡。

    飞扬笑了笑,看来他的猜测不错,大哥真的恢复记忆了,真好,他又是那个威武的飞虎将军了。

    “大哥,既然您因为遇见莫清北恢复了记忆,能不能原谅飞扬这一次,他也是为了您着想啊?”田七跪在刘清嵘面前为飞扬求情。

    飞扬笑了笑,“田七不要这样,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就在田七和飞扬抱在一起哭诉的时候,刘清嵘突然出声,“你的确不值得他对你这么好。”

    “当初你说你相信我没有死,所以四处寻找我的踪迹,找了三年才找到刘家村,最后在后山遇到了我,所以你认定我就是你们的将军,然后将我带进了山里,见了张默钱丰他们,最后才到了苍凉山对吗?”刘清嵘脸上带着冷笑。

    钱丰和张默还有田七,宏宇他们一脸愣怔,事实是这样没错啊,飞扬就是这么告诉他们的,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大哥,难道不是这样吗?”宏宇不解的问道。

    刘清嵘一阵冷笑,“当然不是这样,当初遇到我的时候,飞扬一点都不惊讶,还在背后是我的武功,最后我将他打败,他才说出他的身份,可是你们想想苍凉山和上林镇顶多不过五天的路程,飞扬居然找了三年,才找到我,难道这不是疑点?”刘清嵘眼里已经没有了惋惜,愤恨的望着飞扬。

    张默他们想了想也的确是这样,路程不算太远,即使费心思找也不用花费三年吧,但是飞扬为什么要骗他们大家呢,要是真的背叛将军,可以直接在找到将军的时候就将大哥送到莫清北的手中,虽然大哥武功奇高,但是人多还是可以对付的,这飞扬是傻啊,还将大哥带到苍凉山去。

    赵紫峰一脸看透的模样,坐在那里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飞扬的眼神有些奇怪,让人很是不明白。

    “三年前将我送到刘家的黑衣人,虽然我被蒙着脸,也高烧迷糊了,可是飞扬的声音我太熟悉了,正是因为我熟悉,才会认出他就是我视若亲人的兄弟,就是他将我送到刘家去了。”刘清嵘的眼里带着愤怒,想起三年前他受到的伤害和死去的弟兄,忍不住眼中猩红,“飞扬将我送到刘家的时候,我伤口发炎最后发了烧,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在他重新遇到我的时候才会再三到底确认我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最后带着我在镇上转了好几天确认,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才将我带到山里去见了赵紫峰他们,虽然我迷迷糊糊记得不是很清楚,可是今日刘老头看你的眼神带着敬畏和恐惧,你怎么解释,你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一切出了你就是三年前那个将我送到刘家的黑衣人之外,没有其他的解释。”

    刘清嵘拍桌子恨不得将飞扬弄死,就是因为他的背叛,三年前苍凉山一站之后他才会被莫清北钻了空子,死伤无数弟兄,他现在脑海里都是那些弟兄们死去的画面,凄惨无比。

    “飞扬,你居然在三年前就背叛了大哥,你真是该死!”宏宇一把将飞扬领起来拿起手里的匕首就要刺死他。

    张默他们也是一脸痛心和难受,想起那么多死去的兄弟,还有将军大哥受到的伤害,他们都恨不得将飞扬挫骨扬灰,可是在这里容不得他们做决定,一切都要看刘清嵘的决定。

    “宏宇,你冷静一点,看大哥怎么说?”

    “他这种叛徒就该弄死,一了百了!”

    “宏宇,够了!”刘清嵘喝止宏宇,看向飞扬,“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被背叛,我之所以忍到现在才跟你摊牌就是为了想清楚,但是我没有想明白,你最后给我一个回答。”

    “大哥,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飞扬顶天立地,从开始跟着你一起对付莫清北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想过背叛,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是清白的!”

    说完,飞扬竟然一把将自己手里的烟雾弹放了出去,屋里的所有人迷了双眼,等到他们看清楚的时候,屋里哪里还有飞扬的身影?

    “哎,飞扬这小子真是混账,忘了他有烟雾弹了,真是失策,大哥,现在怎么办?”张默询问刘清嵘的意见,毕竟这天色太黑,林家村又不是什么熟悉的地方,找一个人还真的是麻烦。

    田七看到飞扬走了,心里有些刺痛,这么多年一起相惜的伙伴,就这么背叛了,还逃走了,让他一时之间怎么接受的了。

    刘清嵘想着飞扬临走的话,眼里闪着亮光,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算了,让他走吧,以后遇上决不轻饶!”

    “是!”

    “是!”

    宏宇朝着外面怒骂,“真是便宜他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早点弄死他。”

    “跟我到小树林!”刘清嵘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留下一屋子的人凌乱。

    张默、田七、钱丰、赵紫峰看着宏宇纷纷是一脸幸灾乐祸,这下子有他好受的了,在林家吃了饭还敢回来炫耀,难道不知道大哥都没有在林家吃过饭吗?

    虽然他们只是猜测,但是看到大哥一直不敢进林家的门就知道一定是事实。

    “你自求多福吧!”

    众人拍拍飞扬的肩膀,然后伸了懒腰到屋里歇息去了,打了一天的野猪也累了,早点睡,明天还有事呢!

    宏宇瞧着外面漆黑的夜色,顿时心里打退堂鼓,这大哥还真是小心眼,都过了一个时辰了还记得啊!

    想到刘清嵘的脾气,宏宇还是乖乖的去了小树林,“大哥,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要是没有我就回去睡觉了,累了一天了。”

    他说完,不等刘清嵘回答,转身就要往回跑,夜色一点都不影响他感受刘清嵘身上的冷气,他还是不惹为好。

    “想走,月黑风高,我们正好切磋切磋。”刘清嵘一个掌风就对着宏宇招呼过来,“林奶奶喜欢你?”

    “没有,大哥!”

    “啊……”

    林思羽躺在床上一直想着酒楼的事情,她已经打算好了,先做一部分的火锅打开市场,慢慢的将酒楼的名声打出去,最后一举将天香楼打败。

    睡不着,看看天色还黑着,只好起来开始写宣传单,虽然火锅做了出来,但是一定要宣传的好才能有好的效果。

    “对了!”林思羽眼睛一闪,迅速的拿起笔在白纸上写下了一片宣传单,最后看看非常满意。

    “腊月二十八,醉半仙盛大开业,酬宾一律八折,闻所未闻的辣火锅在等着你们,骨汤做底,鲜香美味……”

    当然这是不够的,虽然宣传单可以起到一部分的作用,但是她需要的是开门红,就需要玩点心机了,呵呵,连掌柜你给我等着,我林思羽可不是白莲花,你就等着关门大吉吧!

    浮生浮华睡的安稳,但是一大早就被林思羽给叫起来,然后跟芳林嫂说了一声不在家里吃饭了,急急忙忙的赶着马车就去了镇上,今日一定要将醉半仙给弄出来,等着明日开张呢!

    芳林嫂追出来,林思羽她们已经跑远了,顿时摇摇头,“这孩子,今日可是要卖肉煮肉的日子,她到哪里去啊?”

    到了镇上,林思羽带着浮生浮华吃了一碗阳春面就急急忙忙的到醉半仙去了,浮生倒是吃的痛快,浮华有点不情愿,但是想到林思羽昨日的话,也忍着恶心将那碗阳春面吃了下去。

    林思羽看了极是满意,挑挑眉毛,驾车到了醉半仙,酒楼里出了有那些伙计,还有一个看门的老伯,正是他给林思羽她们开的门,从方德口中知道这是新东家,赶紧打了招呼,行礼,“见过东家。”

    林思羽赶紧将老伯拉起来,笑着说,“老伯,我哪里敢受您的礼呢,您不怕,我还怕折寿呢,您以后叫我小羽就可以了。”

    “这怎么行,我岂能这么不讲礼数!”看门老伯不乐意,执意要以礼相待。

    林思羽无奈,只能让他跟着方掌柜一起叫林姑娘。

    看门老伯听着,这才高兴,说这不算失礼。

    林思羽想到了什么赶紧问老伯,“老伯,这镇上可有什么出色的木匠,我有点事情需要帮忙?”

    “哎呦,林姑娘您问这个算是问对人了,我儿子就是镇上有名的木匠,小老儿原来也是个木匠,只是年事已高,有些眼花,这才在这酒楼里看起了大门,不夸大的说,我年轻的时候可是木匠里的一把好手呢!”看门老伯得意洋洋。

    浮华看了他一眼,不屑道,“真是的,姑娘问话,你居然只是推荐自己人,还自吹自擂,我都有点怀疑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浮生在一旁偷笑。

    林思羽瞪了一眼浮华,这丫头,“不要胡说,我找木匠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活,能给老伯儿子也是好的,老伯,你赶紧回去将你儿子请过来,记住让他带上工具哦!”

    那看门的王老伯一听到林思羽竟然同意他儿子过来干活,顿时高兴极了,“我马上就回去找我儿子,姑娘您就等好吧,我儿子学艺学的好,手艺也好,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我等着!”林思羽笑着将王老伯送走。

    浮生有些不解,“姑娘,您怎么就同意了呢,我觉得这老伯有些兴奋过度了,他儿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还是两说,万一还是不能符合您的要求,那岂不是浪费时间!”

    “就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信任的!”浮华也在一旁道。

    林思羽瞪了她们一眼,“我跟你们也没有认识多久,要不然我也将你们从我家赶出去,你们看看刚才那位老伯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出来干活,难道不辛苦?我们能帮一把是一把,再说了我我只是要将桌子改造一下,不需要多有本事的人!”

    “姑娘我们知道了!”浮生浮华道,她们没想到这林思羽竟打的是在这个主意,虽然穷人很多,她们不能够全部帮助,可是能帮一个是一个。

    浮生浮华觉得,林思羽今日给她们上了一课,她们之前觉得穷人恶心,脏兮兮的,但是他们也为了生活奔波,不像她们被贵人看重,做了将军的护卫,这才免于苦难,否则,她们也不过是沿街乞讨的孤儿而已。

    “要记住,没有这些穷人的劳作,你们吃的穿的都不存在,所以要尊重每一个辛苦劳动的人,我虽然将你们留下来,但是在我心里你们是跟我一样的,没有什么等级之分,虽然我会要求你们做一些你们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是难道你们看不到,只要离开了高门大院,你们什么都不是,只靠着一张好看的脸蛋和一身武艺,你们能干什么,去给有钱人当护卫,那些人能放过你们这么好看的两个美人?”

    林思羽看了看浮生浮华脸上的动容道,她虽然看着年纪小,但是两世加起来也是浮生浮华的双倍了,指点她们一下没有坏处,毕竟现在她们都是她的人,她可不希望浮生浮华惹了什么乱子,更何况她不是一个穷人,她如何能看不起穷人呢?

    林思羽带着浮生浮华将酒楼里的摆设重新归置,只留下一些看着文雅的东西,那些看着就富丽堂皇的东西还是收起来为好,俗气。

    弄好之后,林思羽将怀里写好的宣传单递给浮生浮华,从柜台拿了笔墨过来,让她们照着写。

    “这是什么?”浮华将白纸打开,顿时吓了一跳,这字迹也太难看了一点吧,一圈圈黑色的墨印在山上,像狗爬,勉强能分辨出是什么字。

    浮生也凑过去看了一眼,瞬间就明白为什么林姑娘会说她以后就是她的御用代笔了,因为这林姑娘的字真的是太难看了。

    “姑娘方心吧,我们是不会说出去的,哈哈哈!”浮生忍不住笑了起来。

    浮华也是一愣才明白这黑成一团的字迹居然是林思羽写的,一下子笑得抽气,“林姑娘啊,你要是不会写字,我可以帮你写啊,你干嘛要这么侮辱这张宣纸呢?”

    “你……”

    林思羽看她们这么取笑她,顿时脸上不高兴了,冷着脸说,“赶紧照着写,中午之前要是写不完一百份,中午可没有饭吃哦!”

    “什么,一百份?”浮华瞬间不笑了,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字,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不应该嘲笑林思羽。

    浮生一愣,一百份,那她们白嫩的手还能不能保住呢?

    “是总共一百份吗?”

    “不对,是每人一百份!”林思羽笑着离开了柜台,丝毫不在乎浮生浮华痛苦的要生要死的模样,取笑她,这就是下场。

    王老伯正好带着他的儿子王安过来,一看到林思羽又是一番行礼,但是林思羽没有在意,只是将他拉到桌子旁边对他讲道,“我要是想在桌子中间打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洞,还不能是桌子破裂,你能不能做到?”

    王老伯一愣,这是什么道理,好端端的桌子为什么要打洞,还是那么大的洞,那饭菜端上去不是要掉到地上了。

    “能是能,只是有些费工夫罢了!”王安有些为难道。

    林思羽松了口气,“只要你能做,工钱不是问题。”

    王安摇摇头对林思羽道,“东家,不是这个,是做这个需要不要时间,敢问东家需要打出多少张桌子呢?”

    王安看了看酒楼里摆着的桌子,一张张都是不轻的厚桌子,要是打洞确实要费不少时间,听说明日就要开张了,他有些不敢答应,这一酒楼的桌子他可弄不完呢!

    浮生浮华忙着抄写宣传单,根本没有空去搭理王安他们,让林思羽自己应酬去吧,她们要是中午连难吃的阳春面都没有了,那岂不是要被饿死啊。

    “放心,今日你只需打出六张桌子就好,其他的改日再说。”林思羽明白了王安的犹豫,将今日的任务量告诉了他。

    “好,东家放心,这六张桌子我还是弄的出来的。”

    王安说着就带着自己老爹去忙活去了,毕竟王老伯也是做木匠的,打个下手最好不过。

    林家村

    刘清嵘一大早起来吃了早饭就对刘家的人说要杀野猪,顿时刘老头是没有什么意见说等下就到村里找人,刘王氏不乐意的很,她可是听儿子说了,这老四刘清嵘竟然要将一半的野猪给拿走,这到底是什么道理,进了他们家的门,哪里还有送出去的道理,她不愿意。

    刘老头哪里不知道自己媳妇的意思,瞪了她一眼,对她道:“野猪是老四打下来的,老四愿意怎么分就怎么分,你要是有意见,你就不要吃了!”

    刘清平和刘清风见刘老头生气,刘王氏都吃了瘪,只好闭嘴。

    赵氏和程氏知道刘清嵘要带走一半,也有些不高兴,但是也知道这不是她们可以做主的事情,顿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做好饭,还按照刘清嵘的吩咐给田七张默他们做了饭,宏宇刚刚拿走。

    虽然多干活不乐意,可是刘清嵘可是给了她们一人五十两银子,要知道是白花花的银子,她们嫁到刘家虽然见过银票,但是这么多银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毕竟刘王氏那个抠门的怎么会给她们这么多钱。

    “爹娘,我今日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商量一下!”刘清嵘看着刘老头和刘王氏道。

    刘老头一愣,“什么事你就说吧,又不是外人!”

    老大和老三夫妻也是疑惑的看着刘清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竟然让刘清嵘这么客气,瞬间感觉不是小事。

    “我想娶妻,我已经看好了人家,只要找媒婆上门提亲就好了!”刘清嵘一语惊四座,一屋子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赵氏和程氏看了看刘清嵘虽然长得浓眉大眼,非常有气势,可是他眉宇间那一道赫然的疤痕让人望而止步,真的会有姑娘嫁给他,她们不信,上次不是说了人家姑娘不愿意退了亲事,要是这次再不成在,和老四的脸怕是要丢尽了。

    “你确定人家姑娘愿意吗?刘老头想起上次的囧事,心里就有些不满,但是刘清嵘现在不一样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刘王氏看着刘清嵘一脸不悦,就他那样子,岂能有姑娘愿意嫁给他,就是有,她也要让婚事慌黄了,要不然这摇钱树岂不是要让外人分一半。

    刘清嵘想起林思羽那天晚上娇羞的模样就知道林思羽一定是愿意的,只是张氏那边,只要他一片真心,相信张氏会没有意见的。

    “那姑娘还小,我想先订婚就好,那半扇野猪就是我用来送给女方家的礼物!”

    刘老头点头也能不顾其他人的意见,反正他现在是要站在刘清嵘的这边,那黑衣人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了,也许已经忘了他们也不一定,现在的刘清嵘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善茬,他现在一看到刘清嵘那一身寒气的脸,心里就打怵。

    赵氏和程氏有些不满的瞧着自己的丈夫,当初自己丈夫娶知道时候可是就用了几斗米,和刘清嵘比起来真是太磕惨了,但是现在刘清嵘这么看重他媳妇,以后过了门那岂不是更宠爱,按照公爹现在向着刘清嵘的模样,刘家还有她们说话的地方吗?

    不管他们有什么意见,刘清嵘要订婚的念头都不会取消。

    刘老头去找了昨日的张屠夫,又喊了村里的人一起到刘家来看杀猪,大伙虽然看不上刘王氏那刻薄的样子,可是现在刘清嵘说了只要大家在场都可以分到野猪,现在冬日里没有什么活干,家里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现在过年也不能买多少猪肉,现在他们愿意白送野猪肉,傻子才不来呢!

    虽然赵氏和程氏不乐意,但是还是乖乖的去厨房烧了热水,要退猪毛用的,虽然剩下一半的猪肉,但是也要比没有强吧,人家老四回来的,人家能做决定,要怨恨只能说自己的丈夫不顶用。

    刘王氏看到村里这么多人都来了要分野猪肉,顿时不高兴了,可是刘清嵘已经放话出去了,还能怎么样,只能在一旁生闷气。

    刘老头为家里第一次来这么多人高兴,这么多年,村里人都是怎么看他们家的,他知道,可是那毕竟是爹娘给自己找的媳妇,又陪着自己过了大半辈子,他也不好说的太过分,但是刘王氏又是得理不饶人的性子,以前的朋友现在都不愿意来他们家了。

    “大哥,这就杀猪了!”宏宇跑过来对刘清嵘道。

    刘清嵘看了看村里人将大野猪抬起来,足足用了十几个男子才将野猪放到烧好开水的大铁锅呢,这可是专门为杀猪准备的,虽然很大,但野猪还是有一大半身子在外面,看到淳朴的村民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野猪,顿时心里有些泛酸。

    想起以前家里顿顿都吃不完的菜,可村里还有这这么多为了吃喝发愁的穷人,心里难受。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他暗道,一定要让村里的人都过上好日子,虽然现在是没有什么法子,可是他以后要在这里落户,岂能让村里人受饥寒之苦。

    张默、钱丰、赵紫峰他们在一旁看着村里人杀野猪,都十分新奇,因为这跟他们直接将猎物弄死,然后剥皮抽骨的方法不一样,在说了村里人这种氛围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顿时新鲜的不得了。

    田七在一旁看着,但是没有其他人这么高兴,他还在为飞扬的事情难过,那么好的兄弟,说走就走了,还背叛了将军,哎……

    经过一番费劲,野猪身上的毛终于被弄干净了,白白净净的野猪躺在热水铁锅里唧唧哼哼,张屠夫眼疾手快,将一把磨得锋利的菜刀在野猪的脖子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野猪瞬间大叫起来。

    村里人听到野猪的叫声,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虽然这是野猪却跟家里养的猪没有什么两样,就是嘴巴上有两个獠牙,还有身子比一般的猪要大很多而已。

    张屠夫赶紧接过一旁人递过来的木盘将野猪流出来的血都接住,这野猪血可是好东西,好吃不说,关键还能治病,这个好处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张屠夫笑的一脸高兴,一旁的人很是疑惑,这张屠夫要野猪血做什么,腥臭难闻怎么吃呢?

    “这血也能要啊,我们每次都将血给扔了!”张默看着张屠夫接野猪血,顿时一愣,忍不住惋惜以前的那些猎物。

    钱丰看了看,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宏宇也在看着杀野猪看的起劲,刚才还动弹的厉害的野猪,现在只能在锅里唧唧哼哼没有了力气动弹,看样子是寿民不久,不过就要被吃了,它也活不了太久。

    “这野猪真大,刘家老四能弄会回来,真是好本事啊!”村里人对着刘清嵘一阵猛夸,他们等下可是要分东西的人怎么能不说点要听的呢。

    刘王氏还是不乐意有人分他们家的野猪,气呼呼的看着奉承刘清嵘的人,她记住了,以后吃了他们野猪的人,她都要上门去要东西,即使是红薯也好,不能让他们白占便宜。

    ------题外话------

    嘿嘿,今日更新晚了,么么哒,希望大家踊跃支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