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北寒国,十二月十四,大雪。

    昌乐侯府,一片喜庆。靠近二小姐那边的院落远远地就能看到一片红色的绸缎,今个可是二小姐的大喜之日,下人们急匆匆地拿着各种物事来回穿梭,生怕因为自己的马虎而耽误了二小姐的婚礼;可是每每靠近大小姐的院落时,那种喜庆之感便会奇异地消失,眼看着那漆黑一片的院落,下人们心照不宣地低下了头,加快脚步走过,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

    夫人可是说了,今天大小姐身子不爽利,谁也不许去打扰。

    话虽这么说,可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分明就是不喜妹妹比自己先一步出嫁而故意摆出的架子,都说大小姐心性善良,待人和蔼,可是却没想到骨子里是这么个善妒的女子。

    下人们纷纷嘘声,匆匆走过,连带着那喜庆气氛的遮掩下,没人听得见那从大小姐院中传来的痛苦呜咽与凄惨的不似人般的声音。

    “莫尧,住手,你可知道你在干什么?”韩沐霜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平日里温润似玉的男子带着一群人闯入自己的院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莫尧冷笑了一声,一挥手,“啪”的一声,伴随着脸上的红色掌印,韩沐霜直接被大力挥打在地上,耳边传来男人嘲讽的声音,“当然是让你们姐妹‘双喜临门’了!”

    “你疯了?”韩沐霜捂着脸,看着像变了个人一般的男子,眸子里满是不解,“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哦?”莫尧蔑视地看着地上的女子,在白雪的衬托下更显得美艳异常,激得他更加的暴戾,“你还以为你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看看,又是这样的眼神,怎么,你真的以为善良的你就那么得我的喜欢吗?”看见韩沐霜不解的眼神,莫尧冷笑一声,狠狠地照着韩沐霜的小腹踹去,“你可知我厌恶你入骨,恨不得立马杀了你!”

    韩沐霜的眼神一滞,巨大的痛楚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眼见着男子的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衣襟,声音蓦然变得凄厉起来:“你敢碰我,我定要叫你好看!”

    “哈哈哈,”男子嗤笑出声,冷眼望着躺在地上的绝美女子,心中升起一种凌虐的快感,毫不留情地撕开女子的外袍,狠狠用力,“就凭你?”

    莫尧低下头,将挂在韩沐雪脸上的一颗颗泪珠舔入口中,成功地看着感受着女子的颤抖,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带着怜惜与柔情:“看看、看看,怎么又哭了呢,我亲爱的未婚妻。”

    莫尧边说边对着旁边站立许久的下人们招手:“你们还站着干嘛,还不快来欣赏一下韩家大小姐的美貌,这个待遇可不是人人能有的。”

    旁边的人听了,连忙点头,满脸惊喜地向前走。

    眼见着那些人一点点的靠近,韩沐雪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痛苦,眼里终于染上了慌乱:“不,别过来,走开啊!”

    “哟,害羞什么呀,”莫尧嘿嘿一笑,伴随着“撕拉”一声,韩沐雪那本就大开的衣物彻底被撕烂,美好的春光立刻看的旁边的人直了眼,不由得同时吞了吞口水。

    “怨恨吗?能让这些下人也好好欣赏一下大小姐的美丽,你应该感到开心!”莫尧的看着那女子白皙如雪的肌肤,眼里划过一丝贪婪,不再压抑自己的兽性,低吼一声,就那么当着下人们的面将韩沐霜占为了己有。

    一番云雨过后,莫尧满意地舔舔嘴角,看着身下仿佛死了一般的女人,不悦地抿了抿唇,一巴掌打在韩沐霜的脸上:“给我笑,你听不见吗,笑!”

    脸上一阵火辣的刺痛,韩沐霜的视线重新聚焦,待看清面前人后,突然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为什么,你敢这么对我,我爹娘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莫尧冷笑一声,坐在下人为他准备好的椅子上,一脸轻蔑,“你可知道,本就是你最敬爱的父亲和母亲亲自将我请来,要我好好招待你的。”

    “不可能,他们、他们明明说过最是以我为傲……”听了莫尧的话,韩沐霜的身子突然颤抖起来,不着寸缕地躺在满是白雪的地上,只觉心里有什么在慢慢破碎,直至随着雪花飞走,再也没有一丝痕迹。

    “以你为傲?哈哈哈,韩沐雪,你真是可怜,活在这样的谎言中竟然丝毫不知,难怪你落得今天这个地步,”莫尧轻蔑地看着韩沐雪,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这个未婚妻竟是这么的蠢,“你以为你受到百姓爱戴又能如何?”

    莫尧蹲下身子,狠狠地捏住韩沐雪的下巴,狰狞地笑着:“看看,最后还不是被我莫尧像狗一样玩—弄着!”

    话落,莫尧冷冷一笑,愉悦地站起了身,对着旁边的人招招手:“我这娇嫩似花的未婚妻也不过如此,剩下的,你们看着玩吧。”

    这就是说,韩沐霜任他们处置了。

    下人们的眼神一亮,贪婪地看着韩沐霜,那种掠夺的眼神让韩沐霜直直作呕,但是胳膊被莫尧卸了,又动弹不得,只能眼看着他们腥臭的嘴靠近自己,却无可奈何。

    “莫尧,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女子突然凄厉的叫声响彻天际,那种夹杂着痛苦与怨毒的声音,仿佛九幽地狱的亡魂,直直地刺入人心,哀转久绝。

    五更时分,天色尚未有一丝亮光,黑暗覆盖着整个天际,寒风夹杂着大雪,不断地席卷、吞噬着,不过片刻,京城被一片苍茫雪白所覆盖。

    本该是大多数人沉睡的时间,京都却是一片沸腾。家家都燃着灯,星星点点的火汇聚着,把整个京城照了个通明。百姓们大多都站在自家门口,好似没有感觉到寒冷一般,热闹地看着街上忙着扑盖红绸的昌乐侯府以及德王府的仆从们,议论与感叹之声不绝于耳。

    “听说了吗,今儿个是昌乐侯府的二小姐出嫁的日子,啧啧,这排场,不愧是未来的世子妃。”

    “不过说来也怪,这大小姐尚未完婚,怎么二小姐就敢这么出嫁,就算大小姐善良无比,但是这妹妹在姐姐之前出嫁……”

    “你懂什么,”说话的那个中年人看了看四周,趁着侯府的人没注意,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道,“韩沐霜大小姐蕙质兰心,最是心善,定是不会不高兴的,而且,这婚期,可是圣上定下的呢。”

    “也是,大小姐的未婚夫也是出了名的风流潇洒,也不差世子多少呢。”

    “说起大小姐和莫家少爷的相遇,那也是个传奇啊……”

    京都四处红绸,染红天际。却无人知,那个被人称赞爱戴的大小姐此刻正孤身一人躺在满是白雪的地上,带着凌厉的恨意,徒留那不肯闭上的双眼,早已散去了生机。

    ------题外话------

    新书开始,喜欢别忘了收藏,且看世子如何撩妻,把美人骗到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