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01章 洞房花烛夜
    入夜的德王府,满是喧闹之色。府院中摆满了一张张用大红桌布铺好的喜桌,随处可见的红色囍字镶了金边,与那南海特产的上等丝绸所制成的喜绸相映,隐隐昭示着主人家高贵不凡的身份。各色的美食与酒水应有尽有,美貌的婢女身着粉色桃花衣裙,穿梭于各个席间;宾客们畅饮欢愉,满脸笑意地对着主人道喜。

    前厅一片热闹与欢乐,到了后院,这种喜庆的气氛一下子便被那诡异的安静冲淡了许多,诺大的后院,此刻竟是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小姐,世子定是喝多了,这才没能及时过来,不若奴婢去叫着人唤世子过来?”

    彩莲看着桌上那燃了一半的红烛,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着烛心,试图让火光燃得更亮些。看着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儿,彩莲有些焦急地又向门外张望了一眼,期盼着那道鲜红的身影。这大喜之日,却迟迟不见新郎,怎能让人不急。

    可惜,门外一片寂静,丝毫没有一丝人影,仿若,大家都忘了这个王府八抬大轿娶来的女子。

    床上,韩沐雪一身红裙,头上灼金的大红色头纱静静地垂着,随着彩莲的话落,没有任何反应,仍是一动不动地坐着。

    “小姐?”彩莲有些奇怪,刚刚还着急的小姐怎么突然就这么镇定了,难不成是小姐放弃了,于是她一边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一边道,“小姐,您可不能放弃,世子他肯定是有事才晚来的。”

    端着水,彩莲递给韩沐雪,试图安慰着自家小姐:“小姐,您先喝点水,世子很快就来了。”

    话落,那坐在床上的女子仍是一言不发,也没有丝毫要伸手去接彩莲手上水的意思。

    “小姐?”彩莲这才察觉到了不对,连忙跑上前去,一摸韩沐雪的手,却是被冰得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凉。

    颤巍巍地掀开了红盖头,彩莲一惊,自家小姐怎么闭上了眼睛,好似睡着了一般,直到彩莲将手探到韩沐雪的鼻下,才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那床上的绝美女子竟是早已失了呼吸。

    “来人啊,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划破天际的尖叫声自新房传来,带着无可掩饰的慌乱:

    “世子妃、世子妃出事了!”

    彩莲尖叫着跑了出去,却不知,过了一会,那床上女子的身子突然诡异地颤动了几下,随即,一双眼睛突然睁开,空洞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一切。

    “呵呵呵呵……”韩沐雪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低低地笑出了声,末了,那声音一点点地变了调,呜呜咽咽,好似女子的哭泣。

    女子跪坐在地上,双手掩面,哭声一点点放大,好似心中有无数伤悲,诉说不出,却又遗忘不掉。

    看着自己的一身红袍,韩沐雪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子发出的,倒更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受了冤屈,携着鲜血复仇而来。一刹那,整个房间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莫尧,你可想到我竟没死。”韩沐雪站立起身,痴迷地看着铜镜中自己的脸,十指一点点抚过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大红色的指甲如火如血,妖艳非常,“你和我的父母合计着,害死我,你可心痛过?”

    仿佛成疯成魔般,女子自问自答,声音冰冷无比,杀意凌然:“你当然不会心痛,你本来就是个禽兽。”

    女子的双手渐渐划到心脏的部位,指甲突然揪住那处的衣物,狠狠地绞着:“你说,若是我挖出你的心来,你会不会痛呢?”

    似乎是看到了那一天的到来,韩沐雪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抹愉悦地神色:“莫尧,留着你的命,等着我!”

    可笑,她从小学医行善,救治病人无数,最后却医不好自己这双看不穿人心的眼。什么情深义重、青梅竹马,不过是最美好的谎言,什么父母疼爱,最后还不是拿她做了牺牲品。可笑,真是可笑至极,自己竟然活在这样的谎言中,还十分快乐的度过了这么多年。

    真真是愚不可及。

    思及此,韩沐雪冷笑一声,不管如何,既然给了她韩沐霜重生的机会,附身到了双生妹妹的身上,她韩沐霜从今以后就要以韩沐雪的名义,替自己和妹妹活下去,总有一日,她要亲口问问那对父母,问她们一个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为什么,要出卖她,让她死不瞑目。

    轻轻闭上眼,韩沐雪整理着妹妹的记忆,过了半晌,有些不悦地睁开了眼,染成大红色的修长指甲缓缓划过白皙如玉的脖颈,继续向上,一把扯下头上的凤冠,毫不在意地将其摔在地上,珠宝散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头墨发就那么四散分开,好似瀑布般洒下,最后落在了女子的肩上,在大红的喜服上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这般沉重的凤冠,压的她头疼,不若不要。

    “我说夫人,我还没来掀盖头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与我洞房吗?”一道有些戏谑的男声突然自头顶响起,韩沐雪一惊,随后抬起头,看到了那同样一身喜服,坐在房梁上的男子,正是自己那个迟迟还没来的新婚丈夫,司华羽。

    司华羽静静地坐在房梁上,仿佛没有注意到韩沐雪打量的目光,只是眼神落在她的身上,眸底第一次划过了惊艳二字。

    站立在铜镜台前的女子一身大红色喜服,群尾拖得昂长而耀眼;一头墨色的秀发正纷扬散落,发丝间能看到的是一张姿色绝美的脸;耀眼似火的鲜艳红唇似繁花绽放,在看到自己的刹那微微勾起,霎时间引得日月失色;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眼毫无感情,更深处,似乎能看到漆黑瞳仁中的一抹血色,仿佛妖塔下锁印着的嗜血野兽,只等着无知者的靠近,来供给最新鲜的血液。

    只一眼,那样幽深极寒的眸子仿佛能将人吸入一般,使人不自主的沉沦。完美的轮廓,完美的组合,仿佛是上帝最优秀的作品,妖娆而美丽。

    “看来,我这个媳妇还挺不错的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