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03章 银面人
    深夜。

    韩沐雪静静地坐在床上,褪去了大红色的外袍,红色里衣下面是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一头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仿佛一朵妖艳无比的鬼姬彼岸花,在夜色中悄无声息地开放着。

    又过了片刻,韩沐雪的指尖挑了挑,唇角诡异地咧开了一个笑容。翻身下床,走到放置衣物的箱子处,开始翻起来。由于这是她与司华羽两个人的新房,所以两人的衣服早早地就吩咐人放好进来,毫不费力地找到一件男式的黑色外袍,韩沐雪两下穿上,打开了门,不意外地看到了门外昏睡的彩莲。

    再次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这丫头非得要人请了好几个大夫来给自己把脉,直到彻底确定自己没什么事之后,才放心的守在了门外,果然,折腾到大半夜,这丫头一会就睡着了。

    “真是顽固。”

    韩沐雪将彩莲轻轻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就大步向外走去。

    片刻后,韩沐雪躲开了府中巡逻守夜的府兵,到了王府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抬眼,看着那高高的府墙,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这该死的破地方,一个破墙盖那么高是要干什么?”

    她能凭借着之前学过的那点微薄的轻功躲开府卫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她用这点皮毛的功夫去翻墙吗?为今之计,只能偷偷劫持个府兵,让他带自己出去了。

    “这位小姐,别想了,王府里的守卫可不会这么听你的。”一道如轻鸿般的声音突然自韩沐雪的头顶传来,韩沐雪的眼神一冷,猛地抬头。

    入眼处是一件黑色绣金的锦龙长袍,再向上,随意披散的黑丝下露出白皙的额头与棱角分明的下巴,一件银色纹龙的精致面具遮盖下,对上的是一双深邃黑沉的眼眸,宛如深海中的黑色漩涡,只一眼,就能让人不自主的沉沦,让人想要屈服。

    “你是谁?”韩沐雪在一刹那的走神后,厉声问道,双手不由得紧握成拳。这个男人,是知道自己要来,所以特意在此等候吗?如果真是这样……韩沐雪眼底闪过几丝杀意。

    “瞧瞧、瞧瞧,这浑身戾气的,”坐在高墙之上的男子看着韩沐雪的模样,薄唇微微地勾起,突然挥手,将韩沐雪整个人卷入了怀中,一只手搂住韩沐雪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韩沐雪的头,仿佛对待自己的宠物一般安慰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了你多少钱呢,你看看,这么凶干嘛?”

    说话间,男子仔细端详着韩沐雪的脸,觉得那白兮兮的脸蛋格外的好看,不由得捏了捏,似乎觉得不够,男子另一只手松开了韩沐雪,两只手一左一右,不断地捏着韩沐雪的脸蛋。

    “你到底想干嘛?”韩沐雪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双眼如刀般不断在男人的身上割着,恨不得能立刻将这个该死的男人一刀砍死。

    “不干嘛啊,你想出去吧,你乖一点,我就帮你出去,还可以帮你再翻墙回来,怎么样?”男子看着韩沐雪生气的模样,不由得笑出了声,身上的气息也不似一开始般暗沉,多了一种可以称之为愉悦的气息。

    听到可以帮自己,韩沐雪沉默了,她今晚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因为有件事不能再等,所以,如果简单的讨好了面前这个男子就可以轻松出去并回来,那么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乖一点。”沉默了一会,韩沐雪突然直愣愣地开口,双眼紧锁着面前的男子,生怕他会反悔一般。

    “噗嗤!”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了几声,看着那女子强掩焦急的模样,少见的生出了一丝认真,“不浪费你的时间了,你走吧。”

    说罢,一挥袖,韩沐雪便稳稳地站在了府外的地上。

    韩沐雪有些意外,感受到自己已经能动了,有些错愕地看着那仍稳坐于高墙之上的男子,十分仔细地观察着男子的一举一动,问道:“你叫什名字?”

    “名字么?”男子玩味地看着韩沐雪,别有深意地道,“难不成你是被我感动了,想要以身相许?”

    韩沐雪无奈,对着那人耸耸肩,突然扯出了一个惊为天人的美艳笑容。随即不再追问,转身大步向远处走去。

    为什么要跟神经病浪费时间?不若早点去办自己的事。

    那女人走的干脆,毫不犹豫地大步向前,黑色宽大的长袍随风时时飘起,露出里面白皙的小腿,在夜色的衬托下愈发显得莹白如玉。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帮了你,竟然就这么走了?”男子幽幽地叹了口气,心里莫名的有一点点的失落,盯着韩沐雪离去的背影,他缓缓地摘下了面具,自言自语,“穿这么少,也不怕染上风寒?”

    这边,韩沐雪轻巧熟练地转过几个街口,最后停在了京城里一个比较偏僻的杂货铺门前。眸光微闪,韩沐雪手指弯曲,在门上三浅一重地敲击着,不一会,门便打开,一个伙计模样人的小心翼翼地伸了头出来,待看到门口的韩沐雪后眼神一亮,连忙恭恭敬敬地将韩沐雪请了进去。

    进了屋子,铺面而来的温热气息驱散了少许韩沐雪身上的冷意,韩沐雪紧绷着的脸色第一次有所缓解,看着收银柜后一脸震惊的老掌柜,韩沐雪三两步的跨上前,握住老人的手,捕捉到老人眼底的激动时,语气顿时柔了下来:“李伯,是我。”

    “霜、霜小姐?”李伯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脸上涌上一抹狂喜,“他、他们来报说您已经……”

    “事不宜迟,具体的事情来日再和你们细说,我的时间有限,今晚我是来取之前留在这里的东西的。”韩沐雪打断了李伯的话,直接说明来意。

    李伯有些吃惊,听出韩沐血很急,连忙走到柜子旁边,鼓捣了几下,拿出了一个布满灰尘的破旧木盒子递给了韩沐雪:“当初按照您的吩咐,将这东西装扮的很破旧,以免被贼人偷了去。”

    “嗯,多谢您了,”韩沐雪拿出盒子内的东西,小心翼翼地贴身保存好,对着李伯鞠了个躬,“霜儿还有急事要办,就先走了,若是你家主子问起,就说霜儿一切平安,还请他稍安勿躁,万万不可为了霜儿自毁前途。”

    说罢,还不等李伯说什么,韩沐雪便直接推门离开。等到韩沐雪离开后许久,李伯才回过神来,连忙对着身边的小厮道:“快,传信告诉主子,霜小姐没死。”

    夜更深了,雪后的京城,本是一片白茫茫的,即使到了晚上也能看清楚,可是不知何时,天边飘来一朵乌云,黑压压的挡住了月光,将整个天空遮掩的一丝光芒都透不出,本来雪白的夜晚瞬间变得漆黑如墨,直让人觉得无比的诡异。

    “呵呵呵呵,”韩沐雪脚步不停,感受到环境的变化,突然发出了一串阴森诡异的冷笑,仰头对着天空开口,“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老天,你本就待我不公,我韩沐霜又有什么可怕的?”

    低下头,韩沐雪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似乎没看到在黑暗掩盖下愈发显得阴森可怕的树林,直接大步迈了进去。

    因为天空没有一丝月光洒落,整个树林都黑漆漆的,甚至连树的轮廓都难以分辨,偶尔有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夹杂着刺耳难听的声音,伴随着树木晃动的“吱吱”声,更令人觉得仿佛有厉鬼隐藏在其中,等待着索取过路人的性命。

    “厉鬼又如何,”韩沐雪鲜红的唇微张,轻车熟路地向着山顶走去,突然大笑,“呵呵呵呵,我不就是那等着索人性命的厉鬼吗?”,韩沐雪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那是夹杂着恨意与怨恨,无数情绪交织而成的笑声,与风声完美地契合着,直到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啊啊啊,鬼啊!”韩沐雪的笑声未落,一道更加尖利的叫声传来,接着一个人影“扑通”地摔在了地上。

    笑声骤然收住,韩沐雪眼神冷厉地射向声音传来之处,身影瞬间跑到了那人摔下的地方,手飞快地拂过腰间,随后带着指尖的一点粉末,趁来人尖叫之际,洒入了那人口中。

    “饶命啊,饶命啊。”那男子似乎被吓得不轻,口中连连求饶,韩沐雪的手一顿,心底的杀意消散了些许。

    是熟悉的声音,兵部侍郎之子张子木,那个据说是继承了其父一身武艺,传言将接任其父亲职务的人?会武么……韩沐雪沉思了一会,突然大手掐住了张木的脖子,声音更加尖锐低沉,周身散发出的气息仿佛九幽地狱爬上来的亡魂,令人不寒而栗:“给你一个选择,臣服,或者死亡!”

    ------题外话------

    收藏留言呀,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