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自己的院子,韩沐雪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光,躺在床上静静地休息,脑海中回放着上午的一幕幕,眉头不由得紧紧地皱了起来。虽然王妃对她很喜欢的样子,但是她总是觉得怪怪的,可是具体哪里怪她又想不出来,凭直觉来说,她认为王妃绝对不是她所看到的样子。

    联想到司华羽的所作所为,韩沐雪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知道哪里不对了,若说王妃对自己态度好,应当是从她看到自己身上属于司华羽的披风时开始的,而当时王妃给自己镯子时候那个老嬷嬷的态度也隐约证明了一切,那嬷嬷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同情二字,她当时就觉得不对,现在想来,怕是王妃看在世子的面子上对自己好,而背地里究竟想要怎么做,自己就无从知晓了。

    而司华羽之前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防止老王妃在第一天进门就为难自己。

    “呵呵呵呵,”韩沐雪冷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若不是司华羽突然亲密的举动引起了自己的怀疑,自己定会认为德王妃是真的喜爱自己,“这个王府还真是不得安生。”

    想起李嬷嬷嚣张的态度,韩沐雪肯定了心中所想,这老王妃应当是十分厌恶自己的。

    韩沐雪想明白了,唇角挂起了淡淡的笑来,心情不错,闭上眼睛再次躺下。刚欲休息一会,外面传来了哒哒的声音,随后一个丫鬟破门而入,声音低低的,嗓音也有些沙哑:

    “小姐,彩莲回来了。”

    韩沐雪皱了下眉头,再次睁开了眼,上上下下地将彩莲打量了一番,缓缓地问道:“你去哪了,这么久才回来?”

    “这,小姐,彩莲去打水,谁知那帮子下人说没水,彩莲又急急忙忙地找人帮忙烧水,这才耽误了些个时间,回来的有些晚了。”

    彩莲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低下了头,眼神闪闪躲躲的,不敢去看韩沐雪的眼睛。

    “哦,是么?”韩沐雪静静地盯着彩莲,当然没有错过她右侧脸颊的红肿,以及微红的眼眶,“你去烧水去了一上午?”

    “我,我,”彩莲的头更低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小姐,我真的没事,只是耽误的时间有点久了。”

    “嗯,”韩沐雪看着彩莲躲闪的样子,突然躺下,盖好被子,“我知道了,我累了,你出去守着吧。”

    “小姐,我……”彩莲眼见韩沐雪背过身去不再看她,急的红了眼眶,但是一时间又不知干什么好,只能那么干巴巴地看着韩沐雪。

    韩沐雪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丫头是木头么,就打算这么一直站着?

    “你下去吧,我真的累了,要休息。”韩沐雪再次开口,声音里隐约带了点不耐烦,彩莲一听,也不再多说,安安静静地往门外走,临到门口才小心翼翼地嘱咐着:

    “小姐,彩莲就在门外守着,您好好休息一下,吃饭了我叫您。”

    韩沐雪确实累了,只觉眼皮沉沉的,声音里夹杂了倦意,只回了句“嗯”便没了声音,彩莲见状轻轻地关上了门,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颊,悄悄松了口气。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韩沐雪满身是汗,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戾气,眼眸深处充斥着浓浓的恨意,紧盯着前方,指甲抠进了被单。

    “还好,是梦。”韩沐雪自言自语,松了口气,手指渐渐地松开,摊开手,掌心里满是血痕,想必是做噩梦时抓的。

    不过还好,只是梦。她真的很怕,一觉醒来,自己又回到了被莫尧羞辱的那天,怕再次看到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软弱的那个自己,怕自己的重生只是个梦,怕自己就这么失去了复仇的机会。

    这么想着,韩沐雪的手突然被一双充满温暖的大手抓起,随后男人轻柔似羽毛般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做个噩梦,也不至于把手抓成这样吧?”

    “谁?”韩沐雪的手突然被抓住,她心里一惊,猛地转过头去,声音尖利无比,墨色的秀发的映衬下,眼底的血色与鲜红的恨意毫无保留地绽放。

    司华羽对上那双不似人般的眸子,有一瞬间的意外,随后便浅浅地笑了,一只大手就那么抚上了韩沐雪的黑发,对着她的头顶狠狠地揉搓了几下,声音却轻柔地不像话:“瞧瞧,做个噩梦就变成了这样,怕什么,我在。”

    “怕什么,我在。”耳边响起这样温柔的安慰,韩沐雪有点恍惚,随后突然狠狠地摇头,将司华羽的手从头顶甩了下去,嘴角勾起了一抹轻蔑的笑意,掩饰住了心底的不自在:

    “呵,世子,您这么晚了不睡,跑来我这里干嘛?”

    坐在床上,韩沐雪眼底的恨意与惊惧已经悄然退去,徒留着浓浓的防备,紧紧地盯着司华羽。

    司华羽不觉失笑,有些无赖地躺在了韩沐雪身边,甚至将头枕在了韩沐雪腿上:“怎么,夫人,这可是我们的新房,我难道不该来这里吗?”

    韩沐雪听了这话,眉头一皱,笑容渐渐放大,眼眸弯成了一条缝,看的司华羽眼神一亮,难道这小女人要接受自己了,谁知下一秒,韩沐雪一脚把他踹下了床。

    “滚,我说了别靠近我。”

    躲在暗处的黑一身子一颤,立刻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他没看错吧,那个女人就那么把主子踢下了床,而主子竟然还没发怒?

    “你怎么还是这么凶?”司华羽揉着屁股,出奇地没有一丝恼怒,反而笑着站了起来,转身端了桌子上的一碗汤,吹了吹,冲着韩沐雪递了过去,声音似乎在哄小孩一般,“那,喝了这碗汤,然后叫彩莲给你上点晚饭,我这就走行了吧。”

    韩沐雪挑挑眉,冷冷地看着司华羽,不为所动。

    “唉,”司华羽叹了口气,继续说着,“你喝了这碗汤,我立刻就走,行了吧。”

    “真的?”韩沐雪警惕地看着司华羽,这么简单?

    “嗯,千真万确。”

    司华羽话音刚落,韩沐雪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碗,一仰头,将汤全数喝光,末了给将碗底亮给司华羽:“你可以走了。”

    司华羽无奈,有些沮丧地看着面前的女人,揉了揉眉头,只觉头疼,在韩沐雪的再三催促下,只能慢慢走出了房间,都说妻子渴望得到丈夫的疼爱,怎么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