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早,韩沐雪早早便起了床,起身给德王妃拜了安便又匆匆地退下了。回了房间,韩沐雪头沉沉的,好似那晚出去给自己“收尸”的时候确实凉着了,出人意料的是,司华羽虽然没现身,但仍然吩咐人端了驱寒的汤来,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韩沐雪也知道若是再拖下去自己迟早会感染风寒,也只能乖乖把汤喝下去,然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下。

    如此又是折腾了一整天,眨眼就到了出嫁的第三天,也是回门的日子。

    天刚蒙亮,彩莲推门而入时,惊讶地发现韩沐雪已经在铜镜前坐好,只着了一件单薄的大红里衣,黑色的长发如上好的绸子披散在身后,从发隙中隐约看的到白皙的脖颈,只让人觉得异常的美艳。

    彩莲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韩沐雪,心下奇怪,将手上的衣服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小姐,您怎么起的这样早,天才刚刚亮,还能再睡会的。”

    “无妨,我睡不着。”韩沐雪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看着镜中自己的容颜,嘴角慢慢扬起了微妙一个弧度,“今天回门,你可得给我好好准备一下。”

    “那是当然,”彩莲想着回门的事,脸上也带了笑意,边将炉上的水倒入盆中,拿了个毛巾浸入,一边回答着,“小姐您出嫁也有几天了,今儿个就能回府看看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了呢。”

    大小姐?韩沐雪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强迫自己不要再想,韩沐雪才嗤笑一声,缓缓站了起来:“爹和娘么?我确实有些‘想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还好?”

    与莫尧合伙害自己惨死,如今已过去两天,现在过得可好?

    “哎呀小姐,您别担忧了,老爷和夫人会平平安安的。”彩莲以为韩沐雪担心侯爷和夫人,连忙安慰着,端着脸盆放在桌子上,又道,“好啦,小姐,彩莲快些给您梳妆打扮,一会就能见到他们了呢。”

    担心?

    韩沐雪闭上眼睛,任由彩莲服侍着,她真的很担心呢。越是要临近回去的时间,心里便愈发控制不住地发冷,发寒,但是却又充满了期盼与异样的兴奋。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永远都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那个府邸曾经是自己的家,但是突然有一天,她发现一切不过是个美妙的谎言,她爱的敬的,最终亲自把自己推向了死亡。

    “呵呵。”韩沐雪睁开眼,抬手配合着彩莲给自己穿衣,眼神却愈发的寒冷,她当然要回去,总有一天,她要查明真相,为自己报仇雪恨。

    一番收拾下来,天已经大亮了,彩莲最后为韩沐雪挑选了一件桃绯色的束腰狐绒外衣,看着镜子里美丽无比的自家小姐,彩莲轻轻拍了拍手,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姐,好了,我这就去给您传早饭来。”

    “嗯,”韩沐雪点了点头,想了想,又继续嘱咐着,“以后叫世子妃,别叫小姐了,叫人听了去会挑毛病的。”

    彩莲刚走到门口,听见韩沐雪的话,吐了吐舌头,心虚地挠了挠脑袋:“我忘了,您不说我还真没注意。”

    “什么没注意?”彩莲的话说到一半,面前的门突然开了,露出了门外站着的一身白衣的司华羽,司华羽的身后还跟着五六个年轻的女子,皆是低着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时偷偷地抬头打量着。

    彩莲被司华羽吓了一跳,连忙跪下:“奴婢见过世子。”

    “起来吧。”司华羽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略带深意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彩莲,“你先出去准备早饭吧。”

    彩莲连忙应声,起身出去准备了。司华羽进了房间,眼里略带惊艳。彩莲给韩沐雪挽了一个牡丹发髻,一根翡翠流霜百鸟朝凤簪,后面坠着如意海棠坠子,耳旁垂下几缕发丝,微微弯曲着,衬得下巴尖尖白白的,分外好看,再配上那双含水般迷人的眸子,竟是份外的动人心弦。

    看见韩沐雪的目光落在身后的一众女子身上,司华羽的唇角愉悦地勾了起来,大步走到韩沐雪面前,对那些女子招了招手,那些女子便全部上前,对着韩沐雪跪下行礼:“奴婢见过世子妃。”

    “怎么样,夫人,这是为夫精心为你挑选的丫鬟,喜欢吗?”司华羽一只手不知何时勾起了韩沐雪垂下的一根衣带,细细地把玩着,一边得意洋洋地对着韩沐雪说道。

    韩沐雪轻笑,机械地点了点头:“自然是喜欢的,难为世子您费心了。”

    “费心倒是不会,只是这本是你应有的份额,可能内务处的人有所疏忽,要不是小黑子提醒我,我还没注意到,你竟然只有一个丫鬟随身服侍。”司华羽说到此处,眼里闪过莫名的寒光,放开了韩沐雪的衣带,背过身走到窗前,声音淡淡地传过来,“你是本世子的女人,自然要享受最好的。”

    韩沐雪一怔,盯着司华羽的背影,那样的一身黑衣,看似冷酷,却是护着自己的。摇了摇头,司华羽到底为何突然对她转变态度,不似新婚之夜时的冷酷,也不像外界传言般的暴戾,她似乎愈发看不懂这个世子了。

    罢了,无论如何,只要不威胁到自己,韩沐雪便不会去反对。

    和司华羽一起用了饭,韩沐雪上了马车,德王府的牌匾挂在车头,高调地向人宣示着里面主人的身份,片刻后,车停下,已经到了昌乐侯府门前。

    透过车帘的缝隙,能隐约看到侯府门前站满了人,应当是来迎接的。韩沐雪深吸一口气,手有些发抖,手心也沁出了一层薄汗,她知道,隔着车帘的外面,就站着自己的父母,那两个把自己推向死亡的人,心慢慢下沉,恨意似乎要涌上,韩沐雪只觉眼前蒙上了一层红色的迷雾,叫她看不清,听不到。

    “在想什么,下车吧。”

    男子独有的轻柔声音突然自耳边响起,随即一只微热的手压在了韩沐雪的手上,司华羽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手怎么这样凉,回府找个大夫来给你看看。”

    眼前的迷雾渐渐散去,韩沐雪抿了抿嘴,侧头仔细看了司华羽一眼,摇了摇头,声音清冷无比:“无事,我们下去吧。”

    “嗯,好。”司华羽应着声,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随后车帘便被候着的彩莲轻轻挑起,露出了等候着的一众人等。

    韩沐雪的目光定格在那两个打扮的光鲜亮丽的人身上,突然笑了。

    ------题外话------

    把第八章给写成了第九章,然后发现不大对,感觉自己是个智障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