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韩沐雪低头,眼角的余光瞥到陈氏僵硬的脸庞,心里冷笑一声,司华羽直接连问都没问就直接把那个大汉给赐死了,想必陈氏的内心是崩溃的,毕竟这位女婿就不问过她的意见就把人杀了,是丝毫不尊重她的表现。

    不知怎的,她脑海里浮现了韩玉儿的话:二姐姐,月儿姐姐要害你。

    “呵呵。”韩沐雪扫了一眼韩月儿,接过彩青端来的水,轻抿了一口。真的是这样么?她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刚刚,看到陈氏看向那个大汉警告的眼神,她才发现,真正想害她的人并不是韩月儿,而正是自己的这个亲生母亲,陈氏。

    想必韩玉儿也是受了陈氏的暗示,才会跑来说这些话,其目的就是让自己被休弃,或者说至少也会使得她以后在王府的日子不会那么好过,顺便将自己的仇恨引到韩月儿身上,自己仍然扮演一个和蔼的母亲。

    真是……令她感动呢。

    “怎么了,夫人又在走神,可是因为夫刚刚的举动所感动了?”司华羽突然悄悄出声,顺手又往韩沐雪碗里夹了一道红烧茄子,“来,尝尝这个,好吃的紧。”

    韩沐雪努力扯出一个微笑,这个世子难道是演戏成瘾了吗,她克制住想把一碗饭扣在他脸上的冲动,道:“多谢世子,只是我实在是吃饱了,所以就不劳世子费心了,至于感动,希望您别想多了,不存在的。”

    “噗嗤!”后面的彩青忍不住笑出声,世子妃真的一点也不给世子留面子呀。

    “你笑什么笑!”司华羽的表情出现了一丝破碎,回头呵斥了彩青一句,又回头对着韩沐雪,恶狠狠地开口,“本世子一片好心给你夹菜,你就这样对本世子?”

    韩沐雪听到这里,终于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一眼司华羽,点了点头:“嗯,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呀。”

    “……”司华羽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石化,似乎感受到了身边的仆人们嘲笑的眼神。

    “哼!”司华羽将筷子一摔,吓了陈氏等人一跳,“不好吃,本世子先行一步。”

    说罢,也不等陈氏反应,就站起身,抖了抖衣袖,高傲地扬起下巴,走了。

    “这?”陈氏看向韩沐雪,“这是怎么了?”

    “无事的母亲,”韩沐雪微笑着站起了身,对着陈氏伏了伏身子,修白的脖颈异常的柔美,“大概是刚刚那些个小人惹了世子不悦,女儿这就去看看。”

    听到“小人”二字的时候,陈氏的眼底涌出几分恼意来,但是很快便被遮掩下去,抚了抚鬓角,陈氏笑着回答:“原来是这样,那你去吧,莫要让世子第一次来了咱们府就不高兴。”

    “是,那女儿就先告辞了,妹妹们好好吃。”韩沐雪点点头,最后冲着韩月儿等人点点头,带着彩青就离开了。

    韩月儿恨恨地盯着韩沐雪的背影,眼神似乎要在上面烧出个洞来,等到韩沐雪走远了,韩月儿才嗤笑一声,不屑地道:

    “切,装什么装,分明就是世子因为不忠而厌弃了这个女人,还偏要假装出清高的样子来,真是可笑。”

    “住口,你胡说些什么,今个你太不像话了,禁足一个月,这就给我回房间去!”陈氏厉声打断了韩月儿的话,满脸愤怒,可是望向韩月儿的眼神深处却是一丝怒意也没有,只有无尽的冷意。

    韩月儿打了个冷战,在陈氏的眼神下,她生生吞下了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反驳,匆匆地下去了。

    经过此事,众人也没了吃饭的兴致,匆匆地离席。

    又过了不多时,眼看着天快黑了,韩沐雪也和司华羽一起坐着来时的马车离开了。一次好好的回门,就这样马虎的过了去。

    长安院内。

    老远就能听见,陈氏的院子里不时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夹杂着怒骂,吓得来往的仆人都加快了脚步,生怕一个不小心,主母的怒火便会波及到自己。

    “哎呀夫人,您消消气,何必为了这事气坏了身子。”陈氏的大丫鬟银杏一边躲避着满地的碎瓷片,一边劝着陈氏,“这次不行,可以下次,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消气?你让我怎么消气?”陈氏正在气头上,一抬手,又是抚落了多宝阁上的一件珐琅泼墨的大关上品瓷器,“这个小贱人的命怎么就这么大,连她姐姐都轻易地被弄死了,她怎么命这么硬?”

    银杏差点被瓷器打到,刚要开口,一抬头,正好看见了走进来的韩国荣,当下不再出声,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奴婢参见老爷。”

    “你先出去吧。”韩国荣扫了一眼满地的狼藉,眸子里闪过恼意,一摆手,将银杏赶了出去,等到银杏关好门后,韩国荣才冷哼一声:

    “哼,都说了不要心急,你今天这样,怕是要让那丫头起了疑心。”

    “老爷,”陈氏坐下,揉了揉额头,只觉头疼难耐,“不是妾身着急,而是‘他们’就要回来了,若是让‘那人’见到了那个贱人,咱们韩府怕是要……”

    韩国荣听到这里,眼里也是闪过几分畏惧,想到‘那人’的手段与身份,怕是根本不会把他一个侯府看在眼里:“我也知道,但是无论如何,不可操之过急,一定要保证一击致命。”

    “唉,”陈氏叹了口气,眼底涌上几分痛苦来,“韩沐雪那两姐妹的贱命没了便没了,但是浩哥儿,妾身实在是舍不得。”

    韩国荣的神色缓了缓,将陈氏搂在怀里,温柔地抚慰着妻子,声音却是如冰般寒冷:“但是你也知道,浩哥儿虽说不知怎么就痴傻了,可是他也是留不得的,否则,换来的就是咱们满门的灭绝。”

    “这个,妾身自是知晓的,只是毕竟是养了多年的孩子,一时间也有些舍不得,”陈氏靠在韩国荣的怀里,已经从刚刚的不舍中回过神来,眼神清明,褪去了感情,“如此,也只能早点送韩沐雪上路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