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又陪德王妃闲聊了几句,韩沐雪才告辞出门。

    一出门,铺面而来的冷气驱散了不少屋内那烦躁慵懒的气息,韩沐雪的眸子眯了眯,复又转身看了眼紧跟着自己的彩莲,淡淡的道:“今天你表现不错。”

    彩莲被韩沐雪这么一夸,有些窘迫地低下了头,内心却是有些奇怪,若说没有察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事实就是,自从小姐嫁过来以后,就好似变了个人一般,不再如之前那样的单纯善良,反倒是做事都充满了沉稳的气息,给人一种淡若清风的感受。

    而且小姐偶尔露出的狠辣表情,不像是曾经的那个小姐了,更像是一个陌生人……

    韩沐雪当然没有注意到彩莲复杂的内心活动,想着德王妃的模样,心里摇了摇头:这个老王妃,不知怎么,感觉长相平平,根本不像是能生出司华羽这么好看的妖孽的人啊。

    “唉,管他的。”不知不觉中,韩沐雪便走到了梅园,因为是冬季,所以院内一片雪白,衬着梅树上的两三点血红色的红梅,显得异常的妖艳耀眼,却是让人觉得移不开眼。

    “咱们去那个院子里看看。”韩沐雪转头对着彩莲吩咐了一声,直接迈着步子,向梅园里走去。

    进了院子,一种淡淡的香气袭来,韩沐雪的眼神在院子里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那个上了锁的屋子前,那种诡异的香气,就是从这里传来的,这种气味,让她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当下也不记得要去赏梅了,只是想要一心看查一下那香气到底是从何而来。

    一步两步,韩沐雪离那屋子越近,那妖娆的香气愈发的浓郁起来,眼看着就要能碰到那扇窗,一个略微带着湿意的男子声音突然自身后传来,随后一只手握住了韩沐雪要去推窗的手:

    “醒醒,离这个院子远点。”

    韩沐雪被惊醒,眼神重新聚焦,视线由模糊变得清明,身上不禁出了一层冷汗,她竟然被这香气迷惑了,不受控制的往窗户的方向走去。

    深吸了一口气,韩沐雪转头,看着那男子,眉头一挑,有些惊讶:“子潇,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子潇今日一身白衣,与身后的雪地融为了一体,一双细长的眸子里眼波流转,看向韩沐雪时带了淡淡的笑意,他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心情复杂,他曾猜测她是韩沐霜,但是昨晚她却让他送她回了德王府,亲眼看见她走进了世子妃的房间,也就是说,她应当是韩沐雪,可是在树林中,她没有否认自己韩沐霜的身份。

    她到底是谁?

    “怎么了,干嘛一直看着我?我的丫鬟呢?”韩沐雪见张子潇不说话,皱了皱眉头,伸出手在张子潇的眼前晃了晃,“死了?”

    “……”张子潇无语,看着面前晃动着的雪白的小手,透过那只素手,看到的是韩沐雪略带疑惑的笑容,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这满园的红梅,竟然还不如她的唇角好看:

    “无事,我只是刚好路过,来看看你死了没。”

    “哦,那我现在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韩沐雪看着张子潇那张欠扁的脸,突然很想打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哼,你倒是直白的很,”张子潇忍住笑意,想抬手拂去面前女人耳边的碎雪,只是手停在半空,突然向院门处望去,唇角的笑意渐渐的收回,“有人来了,我先走了,再见。”

    话未说完,张子潇人已经消失不见,韩沐雪一怔,眼前一个大活人突然就消失了,没反应过来,就听得耳边传来彩莲略带欣喜的声音:“世子妃,奴婢可找到您了,一眨眼您就没了影子,多亏了世子身边的这位侍卫帮奴婢找到您呢。”

    说完,彩莲面颊微红,偷偷又瞅了一眼那个侍卫,又飞快地把头低下去。韩沐雪扶额,彩莲一脸春心荡—漾是什么情况?

    “不知怎么称呼这位侍卫?”韩沐雪转身面对着面前这个一身黑衣,高大雄壮的侍卫,心里祈祷着他没看见她和张子潇一起的画面。

    “在下名为黑一,是世子身边的侍卫,世子特地要在下寻了世子妃,说是有事在卧芳居等您。”黑一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规规矩矩地解释着,雄浑的声音惹得彩莲又偷偷看了他一眼。

    韩沐雪心道彩莲你这个不争气的,不就是高大壮了点吗,用得着吗?抚了抚手腕上的白玉镯子,韩沐雪冲黑一微微一笑,道:“想必你就是世子常说的小黑子了,果然挺黑的,辛苦你了,我们这就走吧。”

    黑一的身子一抖,看了一眼韩沐雪,见着她一脸认真,忍住心里的冲动,对着韩沐雪恭敬地道:“是,还有一点,世子爷特意叫黑一提醒您,以后尽量不要靠近这个梅园。”

    黑一没有解释为什么,韩沐雪也没有不识相的特意去追问,只是点了点头,反正她也觉得这个什么破梅园诡异的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好的,小黑子,那我们走吧。”

    说完,韩沐雪对彩莲使了个眼色,两人一马当先往来时的路走去,黑一在后面默默跟着,只能在心里吐槽:为什么都喜欢叫他小黑子,他长得真的很像个太监吗?

    且说荣松堂内,自韩沐雪走后,德王妃就一直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好似睡着了一般,过了片刻,德王妃才慢慢睁开眼睛,声音里含着淡淡的冷意:“倒是个会算计的。”

    李嬷嬷见状,连忙过去给德王妃泡了杯热茶,低声说着:“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做的这般明显,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吗?”

    德王妃结果茶,眸光却更冷,只听她冷哼一声:“她就是故意要人看看,这个新媳妇是个多么会仗势的东西,让以后的仆人们都掂量掂量。”

    李嬷嬷点点头,不屑地说着:“那也蹦跶不了几天了,王妃,穆小姐可是要回府了。”

    提起穆小姐,德王妃的眼里才有了淡淡的笑意:“那个丫头,一出去就是半年,还知道回来。”嘴上责备着,德王妃唇角却好似雪化了般,看着十分的开怀:“吩咐下去,叫人把穆丫头的梅园好好打扫打扫,去去寒气,等她回来后,可别冻着她。”

    李嬷嬷连忙应着:“奴婢这就去吩咐……”

    ------题外话------

    黑一:我真的很黑吗?

    韩沐雪:是啊。

    黑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