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卧凤居。

    “世子妃,您看,门口好像跪着很多人啊。”

    刚到门口,彩莲忍不住惊呼。韩沐雪抬眼望去,果然,在自己的院子里,跪着一群下人,现在是冬日,看他们发抖的样子,怕是跪了有一会了。

    “小黑子,怎么回事,你知道吗?”韩沐雪心里明白了几分,但是不太确定,转身对着黑一问道。

    黑一脚步一顿,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韩沐雪,不情不愿地解释着:“是主子听说您被下人欺负了,正准备等您回来,给您出气呢。”

    “哦,这样啊。”韩沐雪点点头,但是心里一直以来的疑惑更大了,她试探着将头上的钗子拔下来,塞到了黑一手里,低声问:“小黑子,来,别跟姐姐客气,先收下,我问你个事啊。”

    “……世子妃,您有什么问题问就行了,这是干什么?”黑一额头挂上了几条黑线,这是真的把他当做那些公公了吗,还玩起贿赂来了。

    看出黑一有点不高兴,韩沐雪只得干笑了几声,咳嗽了一下,硬是将钗子塞进了黑一的怀里:“来,你别客气啊,就当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了,你再拿出来,我就告诉世子去,叫他不要你了。”

    一边的彩莲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家小姐一脸谄笑,突然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她没看错吧,世子妃这是在贿赂黑侍卫吗?

    “行了,礼你也收了,那我问你啊,你家世子为啥对我这么好,我俩以前认识,还是他暗恋我?”韩沐雪向前一步,凑近黑一,悄悄的问道。

    黑一连忙退后一步,拉开与韩沐雪的距离,不由得抬眼仔细看了韩沐莹一眼,才低声回答着:“世子妃大概是想多了,世子只是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受欺辱而已,因为您的脸面也同时代表了世子的脸面。”

    “咳咳,原来是这样,咳咳。”韩沐雪笑了笑,只觉得脸上好似有火在烧,完了,丢脸了,原来是自己自恋了,她还以为那个世子对她一见钟情,所以才处处维护她呢。

    “好了,小黑子,”韩沐雪刷地一下就收了笑脸,回府了平淡如水的表情,眸中重新迷上了一层白雾,似乎刚刚略微调皮的小女孩不是她一般,“我们进去吧。”

    黑一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韩沐雪,看着她没有一丝丝多余情绪的眼底,他突然觉得,这个世子妃不似他想的那样简单。

    不再多说,韩沐雪默默地进了院子,水蓝色的绣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此刻没有一丝声音的院内,显得格外的醒目,一众人的目光霎时被吸引到了韩沐雪身上。

    感受到那些低着头的下人们偷偷打量的目光,韩沐雪伸手拢了拢自己的披风,烟绿色的兔毛愈发显得她整张脸更加的娇嫩雪白,又因为刚刚拔了钗子的缘故,脑后靠近下面的部分头发是散着的,只剩下顶端挽起的玲珑团子,给整个人添了几分少女的活力,纤长卷翘的睫毛下盖着一双含水的桃花眸,眼角微微向上挑起,又在朝气中平添了几分妩媚,直叫人看的移不开眼。

    韩沐雪的姿色,在整个京都中,可是说是拔尖的。

    “切,狐媚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下人群中,不知谁低声骂了一句,彩莲的眼神一冷,在人群中寻找着,很快就锁定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嬷嬷,看到那个嬷嬷,彩莲的身子不自然地抖了抖,又偷偷看了韩沐雪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她三两步走到那嬷嬷眼前,有些生气地问着:“花嬷嬷,你可知你在和谁说话?”

    而韩沐雪当然也听到了那个嬷嬷的低语,但是看到彩莲已经上前质问,她只是静静地站在了原地,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那嬷嬷,不言语。

    花嬷嬷自然也看到了韩沐雪的眼神,但见那眼神很是温和,并没有责备的意味,再加上她本就受了指示,要给这个世子妃难堪,若是出了事,那位必定会保护她的,所以她当下定了定心神,嗤笑一声:“我说这不是彩莲吗,怎么,几天没见,倒是有胆子和本嬷嬷吼叫了。”

    彩莲被她说的面色有些涨红,这个花嬷嬷便是掌管水房的嬷嬷,前几次去打水,她不但辱骂自己,还连带着世子妃一起辱骂,更是用浑浊的水来糊弄她,如今被她当面责骂,彩莲的脸色也有些不好,她蓦然想起了彩青的话,当下也加大了音量:“怎么,花嬷嬷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一个掌管水房的下等嬷嬷也敢和我一个世子妃跟前的一等丫鬟这么说话,谁给你的胆子?”

    彩莲话落,韩沐雪倒是有些意外,有些赞许地看了一眼他,这丫头,看来是受了彩青的熏陶,这几天胆子倒是不似刚进府时那么小了,这么一看,也颇有几分一等丫鬟的气势了。

    “你……”花嬷嬷指着彩莲,显然对这个丫鬟突然强硬的态度有些意外,眼珠一转,花嬷嬷的语气就软了下来,但是声音里的意味却是让彩莲一下子便没发反驳,“彩莲姑娘,老奴知道你是对前几日热水的事有所不满,但是老奴本是王妃亲自派来掌管水房的,前些日子还受过王妃的褒奖,你这个样子,是对王妃的安排有什么不满吗?”

    “我……”彩莲一下子的脸更红了,只觉双脸好似有火烧一般,但是花嬷嬷的意思很明确了,若是再拿打水的事说事,那不就是对老王妃心有不满了吗,她不过世子妃身边的下人,又哪里敢对老王妃心生不满,当下也是卡在原地,进退不得。

    韩沐雪将一切看在眼里,听了花嬷嬷的话后,突然冷笑一声,这一声笑在诺大的院子里格外的清脆,但是里面的寒意却让其它下人齐齐打了个冷战,这哪里是人发出的声音,分明就是地狱里的恶鬼啊:

    “花嬷嬷好大的架子,不把本妃看在眼里,又污蔑母妃,给我拖下去杖毙!”

    ------题外话------

    差点忘了更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