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般直呼姓名的叫法,可是很不礼貌的,即便不知道车内的人是谁,看车外面华丽的装饰和独特的标志,也当知道这是德王府的马车才是。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个人是专门来找自己的,所以才能直接知道自己在车内。

    想到这里,韩沐雪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问着彩莲:“母妃他们的车呢,这么大声音,没人来看看吗?”

    彩莲闻言掀开了车帘,过一会又放下,对着韩沐雪道:“世子妃,王妃他们的马车和咱们的被人流冲散了,看样子好似在前面路口处等着咱们呢。”

    冲散了么?韩沐雪摇了摇头,不见得是被人流冲散了,怕是王妃故意将自己甩下的吧。

    “车内的人是聋了吗,没听到我的话吗?”车外的人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又加大了声调喊着。

    韩沐雪被这声音吵得烦躁,看了一眼窗外,示意彩莲撩开帘子,只见得一个扎了散云发髻的女子站在车外,鹅蛋脸,额头略微有些短小,但皮肤很是白皙,五官端正,细看下,也是个美人,唯独破坏了这份美感的,是她那张薄而微长的嘴,生生给人了一众刻薄的感觉。

    “世子妃,这是威远将军府的三小姐。”彩青适时在韩沐雪耳边低声介绍着,闻言韩沐雪眼里才闪过一丝了然。

    这威远将军府的三小姐邵以彤在整个京都可谓是远近闻名,只因她身份十分的特殊。她的母亲纳兰丹阳公主是西戎与北寒和亲的公主,但是谁知这位公主却被人算计的与当年威远将军的二儿子发生了关系,不得已才嫁给了威远将军的二儿子,没出一年就生下了邵以彤。所以说邵以彤在一方面来说也算是西戎的代表,因此在很多事情上,皇帝都比较纵容她,久而久之,也给她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

    “喂,你就是韩沐雪?”邵以彤看着韩沐雪的容颜,心里有些嫉妒,不得不说,韩沐雪长得确实很美,看着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再加上为了配合赏花宴,彩莲特地选了一件烟绿色曳地望仙裙,外着一间雪白的虎猫披风,愈发衬得整个人如水晶一般玲珑迷人,叫人移不开眼。

    但是在邵以彤的眼里,这就成了狐媚,她不屑地“啐”了一口:“呸,长得这么妖媚,也不知道是不是狐狸精。”

    “你!”彩莲看着面前这个小姐,此时听她这么说自己的主子,顿时有怒意从心底升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邵以彤一见一个小丫鬟都胆敢质问自己,立马将音调又拔高了几个度:“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本小姐说话?”

    彩莲被她一噎,按理来说,她一个威远将军次子的女儿,是没有品级的,又怎么能和身为皇亲国戚的世子妃想比,而她身为世子妃身边的一等丫鬟,自然有资格与她说话,想到这里,彩莲刚要开口,却被韩沐雪拦下了,一回头,正见到韩沐雪缓缓冲自己摇了摇头。

    示意彩莲不要开口,韩沐雪这才将目光又重新投在了邵以彤身上,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礼貌微笑:“邵小姐,请问你找本世子妃有什么事吗?”

    “你还敢自称世子妃?”邵以彤一听韩沐雪自称世子妃,双眼中迸发出浓浓的恨意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狐媚子,抢了本来属于我的位置,你还有脸说,是觉得很骄傲吗?”

    “你的位置?”韩沐雪不觉有些好笑,“本妃的位置,是陛下亲自下旨赐婚得来的,你这样子,是对陛下的决策有什么不满吗?”

    一定大帽子扣下来,邵以彤一时间哑口无言,却是更加的羞怒,直接抬手指着韩沐雪,情绪十分不稳定地大喊:“若不是你,我与羽哥哥早就成婚了,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她的声音十分的大,引得一旁马车里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不同寻常的动静,但是邵以彤似乎毫不知晓,仍然激动地大叫着:“贱人,都是因为你,颜奴,去给我杀了她!”

    邵以彤话落,她身旁一直站着的美貌侍女立刻不知从何处拔出了一把软件,直直地刺向了韩沐雪的脸。

    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惹得彩莲和韩沐雪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剑逼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彩莲惊呼一声,果断地往前扑去,试图为韩沐雪挡剑。

    眼看着剑就要刺到韩沐雪,一道厉呵声突然自一边传来,随后,那把剑便被从旁边伸出的一把剑生生地挡住:“住手!”

    韩沐雪眨了眨眼,看清了来人后,眸光顿时冷了下来,双手有些控住不住地发颤,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后,韩沐雪强迫自己抬头直视那个满面正义,俊秀儒雅的男人,莫尧!

    挡下剑后,莫尧对着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很快便有人小跑而去,不一会,带来了一个一身青色衣物的男人,那人到后,一见邵以彤便明白了一切,顿时大怒:“以彤,你在胡闹什么,还不赶紧下去!”

    “大哥,为什么我要下去,这个贱人抢了我的羽哥哥,我怎么可能放过他。”邵以彤看剑被挡了,韩沐雪没了危险,顿时大怒,不满地对着来人盯着嘴。

    大哥?韩沐雪冷笑一声,想必这就是邵以彤的哥哥,最近颇受皇帝宠爱的臣子邵伟才了。

    感受到韩沐雪冷冷的笑意,邵伟心里一惊,连忙冲她歉意地一笑,随后命令手下强行将邵以彤带了下去,这才满脸讨好地往韩沐雪这边看过来:“请世子妃宽恕,是我没管好小妹,小妹调皮,让您受惊了。”

    一句小妹调皮就将一切带过了?韩沐雪心中冷笑,那个邵以彤很明显一开始就是冲着要杀了自己来的,现在叫她宽恕她,真当她是傻子不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