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顺着声音看去,一张略显肥胖的女人的脸映入眼帘,正是当朝兵部尚书夫人李夫人。

    “原来是李夫人,只是不知道您这样说是何意?”韩沐雪对着李夫人礼貌地微笑了一下,眼底似有寒光蔓延。

    李夫人一惊,她没看错吧,刚刚韩沐雪眼底那冰冷的感觉是错觉吗?再将目光放到韩沐雪身上,见她脸上挂着微笑,丝毫看不出刚刚的寒意,果然是错觉。她和丈夫两个人都不是出自书香世家,再加上在朝堂上韩沐雪的父亲昌乐侯曾经出言驳回过自己丈夫的奏折,因此两家一直不对盘,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讽刺韩国荣的女儿,她自然是不会放过,于是一口气将自己听到的那些流言全部说了出来。

    “我是何意?这满城都知道你这个世子妃其实并不受宠,甚至连丈夫的眼都没入,要我是你啊,早就藏起来不见人了,怎么有那个脸皮来参加宫宴呢。”张夫人毫不留情地出言继续讽刺韩沐雪,声音大的离谱,生怕众人听不到一般,双眼锁定着韩沐雪的脸,希望能从她脸上看到一丝羞愧,可惜自始至终,韩沐雪的笑容一直很得体,没有其他任何的改变。

    其他家的夫人小姐们则是掩着嘴,不时低声议论着,自然都是讨论着韩沐雪如何不堪,如何不受宠的,这话飘进德王妃的耳朵里,她的眼皮挑了挑,看着人群中被围着的韩沐雪,最终没有任何动作。

    “不知道张夫人从哪听到这些个流言,这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事呢。”韩沐雪对着张夫人伏了伏身子,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温和骤然变得冷冽,声音也不复一开始的温和,“你可知就这样污蔑世子妃是何罪?”

    张夫人没想到韩沐雪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当下心里也是一惊,又很快反应过来,轻笑了几声:“怎么,这到底是流言还是事实,想必世子妃心里也清楚的很呢。”

    说罢,张夫人寻了个石凳坐下,似乎是不想再和韩沐雪谈论这些事,一旁的夫人们见状,纷纷笑了起来,低声吩咐着自己的女儿,以后可千万别学那个世子妃,搞得自己一点也不受夫君宠爱。

    这样的议论声传到彩莲的耳中,她只觉刺耳无比,对着韩沐雪有些焦急地道:“世子妃,您就任由他们议论您吗,彩莲认为世子很是喜爱您呢。”

    “呵呵,”韩沐雪冷笑了几声,拦住了彩莲,“她们不过是见到我不受宠爱,认为我必定不能拿她们怎样才如此放肆,又何必与她们一般计较?”

    更何况……韩沐雪的余光瞥到了一直坐着不动的德王妃身上,眼底散发出丝丝冷意来,嘴角的笑容更冷了几分,这个母妃到现在都好像没听见一般,自始至终也没开口为自己这个儿媳说过话,这在其他人眼里,不正是坐实了自己不受宠的流言,从而让众人更加肆无忌惮吗?

    或许今天这事,是在她的安排下特意表现出来的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韩沐雪只觉头疼。她到底是嫁进了一个怎样的家庭,夫君夫君像个神经病,母亲母亲对自己就像仇人一样,父亲父亲则是嫁过来就没见到过,真的是够了。

    正在众人都在议论着此事的时候,一个有些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原本以为大家都是名门贵族,没想到今日一见,可是长了见识了,这议论的能力丝毫不逊色于那市井妇人啊。”

    也就是说在场众人和市井泼妇没什么区别了。

    这话一出,满园的声音就像被掐住了喉咙,戛然而止,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纷纷往声音的来处看去,只见一个年约十六的女子着了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梳着流云髻,正站在花园的入口处,愤怒地看着园子里的人。

    等那女子走进了,更能看清她一双如宝石般熠熠发光的眸子,好似夜空中的星星一般,十分的引人注目。

    韩沐雪的身子随着那声音的响起而僵硬了一瞬间,随即立刻扭头往那女子所在地看去,待得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后,表情瞬间柔和了下来,这女子正是自己前生的闺中密友,礼部尚书家的千金孙忆柳。

    孙忆柳自很远就听见了李夫人嘲讽的话,这韩沐雪是自己好友韩沐霜的妹妹,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况且这件事上,李夫人确实有些过分了。

    被她愤怒的眸子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众人也不知怎的一时哑口无言,但是又很快反应过来,其中兵部尚书家的小姐萧寒香率先开口反驳,声音里充斥着浓浓的鄙视:“怎么,你来凑什么热闹,我们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什么事实,你们不过根据市井流言胡乱猜测而已,等会陛下来了,我定要将这件事禀告陛下。”孙忆柳瞪了萧寒香一眼,大步走到了韩沐雪旁边,握住了韩沐雪的手,低声道,“你别怕,有我在,不会叫她们欺负你的。”

    韩沐雪一怔,继而心里一暖,她能感受到,孙忆柳是真心关心自己的,这种久违了的温暖之感,让她一时间怔住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正在这时,吏部侍郎的女儿江琴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萧寒香开了口,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寒香,你就别管了,她本来就是个被哥哥休弃的女人,自然会帮着这个和她一样被丈夫厌恶的人说话了。”

    看起来像是劝萧寒香,但是谁都能听出来这是在嘲讽孙忆柳。果然,听得这话,孙忆柳的脸上霎时间褪去了血色,变得苍白无比,指着江琴,张了好几次嘴,却是吐不出一个字。

    韩沐雪的眼神在江琴说出这话后,彻底冷了下来。孙忆柳原本与江琴的哥哥江文成有着婚约在身,但是不知为何,半年后江家突然以孙忆柳不符合江家儿媳的标准为由退了婚,一个女子被退婚,可以说是一辈子的污点,以后再找夫家也很困难,所以这件事一直是孙忆柳心中的痛。

    萧寒香话一出口,身边顿时传来的各家小姐的笑声,这笑声就像一把利刃,直直刺进了孙忆柳的心里,她的身子抖了抖,只觉心底涌上无限屈辱来,顿时红了眼眶。

    韩沐雪自然注意到了好友的反应,一把握住孙忆柳的手,抚了抚她的后背,韩沐雪对着孙忆柳,声音柔和地开了口:“我相信你是无辜的,不要难过。”

    ------题外话------

    乃们能不能冒个泡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