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寒香自然瞥见孙忆柳苍白的脸色,当下嗤笑一声,语气也更加恶毒了起来:“不过是个没了德行被休弃的女人,你还在这装什么楚楚可怜?”

    园子里的众人当下点点头,皆是露出了了然之色,原来这孙忆柳是因为失了德行而被夫家休弃的啊,看来以后找媳妇的时候可得好好思量一下。

    “你!”孙忆柳瞪大了眼,指着萧寒香,脸色近乎透明,“你怎可如此颠倒黑白!”

    孙忆柳的声音不大,但是许多人都听见了,可是她们也只是笑笑,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她说句话。今天掐起来的两人,一个是兵部尚书之女,一个是礼部尚书之女,便是随便得罪了哪一方,都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因此就像萧寒香嘲笑孙忆柳时,没人跟着附和一般,此刻自然也没人愿意吱声。

    感受到好友微微发抖的身子,韩沐雪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园内的众人,嘴角的笑意彻底淡了下去。

    “江琴,据我所知,你哥哥之所以和忆柳退婚,是因为迷上了一个青楼女支子吧?”韩沐雪的双眼微眯,好似没有看到四周的嘲笑声,拉着孙忆柳的手,大步走到一朵开的正艳的君子菊旁边,彩莲见状,连忙将早就准备好的兔毛垫子铺在了一边的石凳上,然后扶着韩沐雪缓缓地坐下。

    这等尊贵从容的姿态落在离得近的夫人们眼里,均是暗暗点了点头,不愧是世子妃,颇有一番皇家人应有的淡定与气质。

    “你、你胡说什么!”江琴在韩沐雪开口的同时,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指着韩沐雪大喊大叫,尖锐的声音惹得旁边站着的小姐都偷偷退了一步,试图离她远点。

    韩沐雪顺手结果彩青手里的手炉,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丝丝温暖,脸色才缓和了一些,直接将这手炉塞到孙忆柳的手中,才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江琴:“是不是胡言乱语,想必你心里清楚的很,只是……”

    韩沐雪的声音顿了顿,骤然变冷,双眼深处的锐利直直地刺入了江琴的眼中,让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只是江琴,这就是你对本妃说话的态度吗?”

    说完,韩沐雪冷哼了一声,她身后的彩青立刻领会了韩沐雪的意思,直接一步向前,大声宣布着:“北寒律法规定,侮辱皇家中人,轻则掌嘴,重则就地处决。”

    彩青故意将“就地处决”四个字咬的很重,听见这话,连带着刚刚嘲笑过韩沐雪的几个夫人小姐的脸色都连带着变了变,再看那江琴,更是直接被吓得腿一软,差点坐在了地上。

    彩莲见状,差点笑出来,世子妃也太能吓唬人了,瞧瞧那萧寒香小姐,也差点和江琴小姐一样吓得腿软呢。

    缓了缓神,江琴才发现周围人都对自己投来嘲讽的目光,她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子火气来,尤其在看到孙忆柳坐在韩沐雪旁边,也好似同情地看着自己后,这股火就直接爆发了出来,只见她突然几步走到孙忆柳前方,指着她破口大骂:“我说的是事实,孙忆柳不守妇德,与他人苟且,这才被哥哥退婚的,世子妃你千万别被她的外表蒙骗了啊!”

    “你还不住口,这般胡言乱语,真叫本夫人长了见识!”一道充满了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江琴的话,江琴一愣,眼神扫到声音的来源后,脸色突然变了一变。

    韩沐雪自然也看到了说话的人,当下心里一松,拍了拍孙忆柳的手背,孙忆柳眼神一亮,连忙站起身来,声音里有着那么一丝委屈:“娘——”

    来人正是孙忆柳的母亲,礼部尚书夫人元氏,此时的她纵然有再好的素养,但是一进院子便听到这般侮辱自己女儿的话,脸色也彻底拉了下来,只见她皮肉不笑地对着旁边的妇人道:“林夫人,小女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般损毁她的名誉?”

    这林夫人自然就是江琴的母亲,也是吏部侍郎的夫人,这退婚一事,正是她亲自上门提出的。此时的林夫人脸色也不太好,狠狠地瞪了一眼江琴,才对元氏扯出了一个笑容:“都是小女不懂事,小孩子之间打闹拌嘴而已。”

    这林夫人自然是在试图为自家女儿开脱,对于退婚一事也含糊其辞,元氏当下就冷笑了一声,向前了一步,大声道:“既然如此,那也别怪本夫人不讲情面了,本夫人不可能坐视小女的名声被玷污了。”

    韩沐雪一只手摆弄着那盆君子菊,掩住了嘴角的笑意,自己好友的人品自己自然是了解的,要说不守妇德,那是绝不可能发生在孙忆柳身上的。

    果不其然,紧接着,元氏就在众人的瞩目下开了口:“若不是你那儿子迷上了一个低贱的青楼女支女,死活要求那女子为妻,甚至不惜以死相逼,你又怎么会来退婚?”

    这话一出,一众女眷皆是有些鄙夷地看向了林氏和江琴,原来是这般,自己的为了别的女人来退婚,还是个青楼女子,竟然还反咬一口,可真是够卑劣的。再加上纤长大部分都是未出阁或是有了婚约的女子,当下皆是对这种行为很是鄙视,于是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全都变得古怪起来。

    元氏还在继续说着,仿佛没有看到林氏很是尴尬的表情:“我们家考虑到这事对双方名誉皆有损毁,这才保持沉默不言,但是这并不代表小女会任由那些个心思坏的来污蔑!”

    “你说谁是小人!”江琴再也忍不住,直接高呼起来,林氏表情一变,直接一把抓住了自家女儿,低声道:“你还要丢人到什么时候,还不闭嘴!”

    “娘~”江琴虽然心有不满,但是也听出了母亲话里警告的意味,当下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只是一双眼睛还是狠狠地等着孙忆柳和韩沐雪。

    韩沐雪好似没看到一般,低声与孙忆柳说笑着,不经意地抬头,看到江琴的眼神,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着她扯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但正是这个笑容,看的江琴心里一冷,似乎在韩沐雪眼底看到了无尽的寒意,再配着那笑容,愈发显得可怕,吓得江琴连忙低下了头。

    这才对。看到江琴的表现,韩沐雪满意地点了点头。若是再瞪,她不介意找个理由把她的眼珠子挖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