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话可以说是对江文成莫大的侮辱了,江文成脸色微变,刚要开口,一道恢弘响亮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哈哈哈,你这小子,何必这样,不过,还真有几分你父亲当年追女人的气势啊!”

    在场的众人心里一跳,连忙全部伏下身去:“参见皇上。”

    来人正是当今陛下,笑着摆了摆手,皇帝意味深长地开了口:“免礼,朕瞧着这后园这么热闹,没成想是发生了这种事。”

    “这等小事,陛下您看着就行了,臣妾自会好好处理得当,”皇后的眼皮跳了跳,皇帝这是在责怪她办事不利了,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皇后对着身后的几个嬷嬷道:“既然江公子迟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只好由本宫亲自审问一番了。”

    那几个嬷嬷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带着人就向江文成走去。

    江文成和萧寒香自皇帝出现时心里就更加的恐慌,此刻见嬷嬷往自己走来,当下吓得面色惨白。王氏见状,虽然心里焦急,但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希望女儿能赶紧出来解释一下。

    被王氏一掐,萧寒香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虽然衣衫不整,但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跪在地上大声地道:“娘娘,臣女自不舒服后,便在后院里休息,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她说的也是事实,她虽然听了五公主的话去帮她约了江文成到韩沐雪的房间去,但是刚传完信就晕了过去,醒来就是现在的状况,不过她当然不能将事情全部说出去,只能说是自己睡着了。

    “是么?”司华羽此时已经走到了韩沐雪身边,此时听见萧寒香的话,冷笑了一声,“那萧小姐可真厉害,你的意思是有人把你打晕了,敢问在皇宫中,何人有这么大的能耐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陷害臣子臣女,当皇宫的侍卫不存在吗?”

    这话一出,韩沐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人不就是你的侍卫么。

    好像感受到了韩沐雪鄙视的气息,司华羽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对着韩沐雪眨了眨眼,随后偷偷捏了捏韩沐雪的手,偷偷道:“媳妇,看我为你报仇,让他们算计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

    “咳咳。”韩沐雪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漆黑眸子,能看到瞳孔中映出的自己的影子,深邃的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皱着眉退后了一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韩沐雪刚欲开口,却被呛住,咳嗽了起来。

    司华羽见状连忙顺着拍了拍韩沐雪的后背,责怪地道:“你是猪吗,没喝水也能呛住,下次……”

    话说到一半,司华羽的眼神骤然一冷,定格在韩沐雪雪白的领子上,眼神闪了闪,顷刻间又恢复了正常,笑着开了口:“下次小心点知道吗?”

    “我没事。”韩沐雪没有注意到司华羽的异样,只是感觉到周围不时传来的注目的眼光,觉得自己和他这样子太过碍眼,只能低声道:“别说了,静观事情发展吧。”

    “哼,还能怎么发展,这两个人别想有好下场,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还敢来算计我媳妇。”

    司华羽颇为不屑地看了一眼此刻正跪在地上支支吾吾解释着的江文成,又将目光转到旁边的萧寒香身上,待看到她脖颈间青紫的痕迹时,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什么时候,他能和媳妇也做这样的事就好了。只可惜,司华羽转过头来,看着认真盯着场内情况的韩沐雪,那女子小嘴微抿,眸中认真的光芒好似漩涡般,总是能不自觉地将他吸引,只可惜,这个女子心中还没有他呢,更别说和他洞房了。

    眼前不自觉地浮现出新婚之夜,那人一袭黑色长发披散于腰间,红衣加身,眉心的花钿与眸中的冷光融为一体,让人只一眼,便无法忘记。

    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浅笑,司华羽没忍住,又凑上前去,摸了摸韩沐雪的头,来日方长,这个女人,只能是他的,不论是身,还是心。

    “你又抽什么风?”韩沐雪正思量着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忽然感觉头顶一只大手压下来,随即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只能没好气地打开了司华羽的手:“让你看着,你摸我头干嘛?”

    “好好好,看着看着。”司华羽笑了笑,终于不再逗弄韩沐雪,而是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江文成身上。

    此时的江文成,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他的话漏洞百出,皇后自然不会放过,而是抓住每一个破绽,细细地盘问起来。

    “哼,你说你是被世子妃打晕送到这里来的,先不论世子妃一直都在园子里,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世子妃又为什么一定要陷害你?”

    皇后身边得力的郑嬷嬷冷哼一声,不屑地看着还在努力把脏水往韩沐雪身上泼的萧寒香:“刚刚江家少爷和你的对话众人可是都听见了,依老奴所见,你们分明是打算陷害世子妃才对。”

    “嬷嬷可休要胡乱猜测,这事都要讲个证据的。”萧寒香被说中了心思,面上闪过一抹慌乱,强装镇定,努力反驳着郑嬷嬷。

    “证据?”郑嬷嬷冷笑几声,“若是真的查起来,你认为什么证据找不出来?你还是休要再狡辩,将事情的始末说出来吧。”

    在场人谁现在心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分明就是这萧寒香和江文成算计世子妃,结果不小心把自己算计进去了,如今事都已经发生了,还在这里强行扭转事实,当皇后娘娘是傻子不成。

    “娘娘,老奴有话要说。”从始至终一直没说过话的张公公眼神微闪,突然一步向前,伏在地上,大声道。

    皇后自然点了点头:“说。”

    张公公得了皇后的准许,直了身子,却仍然跪在地上,眼神落在了萧寒香身上,却是有些惋惜的意味在里面。

    与张公公的目光对视,萧寒香的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下是彻底完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