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深夜

    “世子妃,世子说是今晚不过来了,叫奴婢们盯着您喝汤。”

    韩沐雪刚沐浴完,彩青正替韩沐雪擦拭着身子,彩莲推门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盘上自然是放着青花鎏金的瓷碗。

    门被打开,冷气一下子便涌了进来,彩青感受着突然涌入的凉气,眉头皱了皱,训斥着彩莲:“怎的如此莽撞,世子妃刚沐浴完,你带着这些个凉气进来,世子妃若是感染了风寒,可有你好看的。”

    “是彩莲的不是。”彩莲吐了吐舌头,“世子妃,这汤药……”

    “放那吧。”韩沐雪无奈,看着彩莲为难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我又没得什么病,用不着每天喝药。”

    得了韩沐雪的话,彩莲也只能把药放在桌子上,而后招了飞丹和流苏进来将洗澡水收拾下去,才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因为活动而出的汗珠,道:“世子妃,今晚您早些休息吧,今个在宫里倒也累了。”

    “嗯。”

    精神紧绷了一天,此刻倒也疲了,再加上中了那毒,虽说被师父解了,但余毒未清,身子还是有些虚弱。躺在床上,韩沐雪将小脸埋进柔软的被中,修长的墨发披散在身后,露出一段白皙美好的脖颈来,也不说话,只静静地躺着,过了一会,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世子去干嘛了?”

    话一出口,韩沐雪便有些后悔,闲来无事,她关心他干嘛,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能收回,只能尴尬地等着彩青和彩莲回答。

    彩青倒是没有注意到韩沐雪复杂的心理活动,抬手又往小炉子里面加了几块上好的西域进贡的无烟煤,看着炉子燃的旺,才放下心来,一边回答着:“最近快到皇太后的寿宴了,世子正忙着各国使臣觐见与贺礼的事,想必这一个月都不会闲着。”

    “可不是嘛,”彩莲接着彩青的话,端起桌上的汤药,送到了韩沐雪面前,“世子即便这么忙,也没忘了您的身子,要不您就喝了吧。”

    想到那人无赖的模样,韩沐雪的嘴角不禁扯出几分微笑来,今天在宫里出了那事,身子倒也是伤着了,喝些个补药也是好的,想来司华羽也是考虑到这点,才特地嘱咐了要自己喝下汤药的,这样想着,韩沐雪也没了理由拒绝,重新坐起身来,结果彩莲手中的药,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说起来也怪,”彩青将炉子烧旺了,迈着步子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道小缝,方便透气,“今个回府,世子妃和彩莲你们有没有觉得府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可不是,我也发现了,”彩莲端着托盘站在韩沐雪床边,一听彩青的话,立时来了精神,满脸疑惑,“若说有什么不同,其实和之前也没有什么两样,但若说一模一样,但是那些下人们看上去却怪怪的……”

    说到这里,彩莲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呼一声,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满脸的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看向韩沐雪:“世子妃,您说咱们府里会不会是招了鬼啊?”

    韩沐雪被那药苦的脸都有些皱,听了彩莲的话,又觉得好笑,眉头也舒展了开些:“哪有什么鬼怪,你可别瞎想。”

    彩青也没好气地瞪了彩莲一眼:“你整天脑子里能不能想点有用的?”

    说着,彩青刻意压低了声音:“其实若是实在要奴婢说出个所以然来,那便是,咱们府里的下人,今天脸上都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喜色,好像有什么喜事要发生了一般。”

    韩沐雪点点头,今天进府的时候她就感觉出来了,往日那些属于德王妃院里的下人少不了要从言语上挤兑自己几句,但是今天,那些下人似乎很是高兴,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欢喜之意,连带着也未曾出言嘲讽自己些什么,物极必反,彩青说的没错,这府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而这件事,足以让全府的下人们都兴奋。

    便思考着,碗里的汤药已经见了底,彩莲小心翼翼地收回托盘,又将桌子上的一碟子蜜饯递到了韩沐雪跟前:“这汤药想必是苦的,您吃几颗润润嘴吧。”

    入口的蜜饯带着丝丝的甜味,倒是驱散了不少嘴巴里的苦意,韩沐雪一时没忍住,又多吃了几颗,便听得彩莲接着道:“彩青说的也不无道理,听说今个王妃回府后就急急火火地带着下人去了梅园,说是要好好打扫一番呢。”

    韩沐雪的动作一僵,垂下眸子,细细的思考了起来,脑海里又浮现梅园的那间散发着异香的屋子,心里隐约的有了猜想。

    “梅园深处有一间雅致的房子,王妃带着下人打扫梅园,难道是有客人要住进梅园了?”彩青显然也想打了这点,眼神里就带了几丝不平,“世子妃来的时候,也没见王妃亲自带人打扫,这要来的人又是谁,还能比过咱们世子妃去?”

    “好了,”韩沐雪抬眼,淡淡地扫了一眼彩青,示意她不要再往下说了:“隔墙有耳,怎的这点道理你都忘了?”

    意识到自己犯了错,彩青低下了头,心里也有几分懊恼,自己这马虎的性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了,再这样下去,非得给世子妃拖后腿不可。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心里思索着,韩沐雪也没了心思和彩莲彩青闲聊,将二人遣散出去后,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房顶。

    过了半晌,一双漆黑的眸子里突然迸发出了几分光彩,嘴角也随之挂了淡淡的微笑:“不管是什么人,静观其变便是,至于太后寿宴……不正是个好时机吗?”

    蛰伏了许久,也该让有些人尝尝痛苦的滋味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