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56章 使臣(上)
    德王府书房

    入了夜的德王府一片寂静,德王自几年前便是寻了个借口外出,至今也不见踪影,留下德王府的烂摊子到了世子肩上,时至今日,诺大的王府,除了下人,主子竟是只有德王妃和世子,就算新娶进来一个世子妃,也不见多了多少人气儿。

    想到这些,德王府的林管家长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个还是孩子的少年一步步成长至此,不由得有些心酸。

    “世子,夜深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林管家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忍住,劝着司华羽,“身子要紧,您也不能太累着自己了。”

    司华羽一身黑衣,身子端坐在书桌前,桌子满满摞着的全是公文与一些调查文件,听得林管家的话,司华羽动作未停,合上手中的册子,又反手打开另一个折子,头也不抬,声音清冷无比:“不必了,林叔,您早些休息吧。”

    说罢,司华羽的头慢慢抬起,狭长如玉的眸子微眯,眸光落在林叔担忧的神情上,语气微缓,对着一旁的黑影道:“黑一,送林管家去休息,顺便将游小侯爷给我带过来。”

    黑一得了命令,低低地道了句“是”,便强行搀扶着林管家出去,林管家无奈地看了司华羽一眼,还是拗不过司华羽,只能无奈地离去了。

    眼看着林管家走了,书房里似乎还夹杂着老人临走前的一声叹息,司华羽突然轻笑一声,也是柔和的笑意,但是却听不出一丝温柔,反倒溢满着嘲讽与杀意,叫人没来的心里涌起恐惧来,司华羽起身,推开窗,入眼即是雪色,在月光的笼罩下,泛着淡淡的白光,像极了某些人雪白的肤色。

    “该死的蠢女人,”司华羽眼底的黑暗愈来愈浓,直至将眼里最后一丝亮光吞没,但恰是这般深沉的浓雾,仿佛最妖冶的存在,让人移不开眼,只沉醉于男子完美的容颜上,这是一种与白日所见截然相反的气息,神秘而动人:“到底,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自言自语了几句,司华羽冷笑一声:“季花,季雪。”

    话音一落,屋内瞬时出现了两道身影,一黄一白,同时跪在司华羽面前,声音低沉而厚实:“主子。”

    “南疆那边有消息了吗?”

    “回主子,暂时还没有,倒是老王爷那边好像有了进展。”

    司华羽面无表情,抬眼看着天边高挂着的皎皎明月,声音清冷而毫无感情:“父亲那边再多派些人,要确保万无一失。”

    “是,”季花低声应着,复而又道,“主子,南疆的穆芷宁今日已经动身出发,预计最快半月就会赶到。”

    “找人暗中保护她,她不能出事。”

    “是。”

    “如此,你们先下去吧。”司华羽信步走到书桌前,又接着坐了下去,拿起一卷折子,继续看着。

    季花季雪二人得了命令,退了下去,继续将身子隐在了黑暗中。

    书房里又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然没过片刻,男子吵吵闹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随后门被打开,黑二与黑一抓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哎我说,小黑子们,你们就不能温柔点吗,本侯爷的小手腕都给你们抓红了。”游小侯爷被像小鸡仔一样拎了进屋,脸色涨红,一落地就大声嚷嚷了起来,随后一脸委屈地看向了司华羽,“我亲爱的小羽羽,你的手下这么对我,你快杀了他们给我出气。”

    他说这话时,英俊的脸庞皱在了一起,只剩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司华羽,着实不是那么美观,看得黑二和黑一的面皮均是一抖。

    司华羽静静地看着折子,闻言,缓缓将头抬起,眼神落在他的脸上,声音里夹杂了一丝轻蔑:“你长得这么丑,还没我的侍卫好看,我为何要听你的?”

    这话一出,游小侯爷立刻炸了锅,直接三两步跑到了司华羽面前,大声嚷嚷着:“你说什么、你说本侯爷丑?你睁大眼睛瞧瞧,本侯爷到底哪里丑,你的侍卫怎么可能比过我?”

    “三个月前,”游小侯爷的声音很是尖锐,司华羽头疼地合上了折子,整个身子往一旁的塌上一趟,声音悠然,“三个月前,你看上了百花楼的如意姑娘,带着黑一去找她,结果不尽人意。”

    提起这件事,游小侯爷的表情立刻变得怪怪的,颤抖着脸皮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就听见司华羽接着道:“结果如意姑娘对我的侍卫黑一一见钟情,非要缠着嫁给他……”

    “那是因为我的脸在前一天被我爹给打肿了,不然如意怎么可能看上黑一。”游小侯爷打断了司华羽的话,急着为自己辩解,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要不是那件事几天前,我调戏错了姑娘,反调戏了尚书府的千金,又怎么会被我爹打成那样,我……”

    “这次大月国来祝寿的,是太子。”司华羽的目光停在桌子左下角一道明黄色的折子上,慢悠悠地开了口。

    而这边,游小侯爷还在说着,好似完全没有听见司华羽的话:“我爹那天把我胖揍了一顿,就连我娘护着也不行,非得把我打到鼻青脸肿不可,我就说,等等,你说什么?”

    游小侯爷的话戛然而止,一双眸子定格在司华羽身上。

    “我说这次来的,是大月国的太子,以及太子侧妃。”司华羽非常有耐心地将话再次重复了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游小侯爷,话中颇含深意。

    “宇文讯和,和婉儿么?”游小侯爷面上的笑意终于淡了下去,眼底涌起无尽的愤怒来,“宇文讯他还敢出现在我眼前?”

    “他有何不敢的?”司华羽慵懒地翻了个身,声音散漫,但仔细听,不难听出其中的深意,“他能在这三年里一跃从大月默默无闻的一个皇子,坐到太子的位置,又怎么会放弃这次祝寿的机会?”

    “这个混账!”游小侯爷一拳打在墙上,语气里已然有了杀意,“当年的婉儿已经被他……如今他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要杀了他。”

    “杀了他?”司华羽嗤笑一声,“且不说现在的已经今非昔比,单说如今如此堕落不堪的你,又凭什么能杀了他?”

    “我——”被说中了心思,游小侯爷身子一抖,陷入了沉默,似乎是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虽然心有不服,但他不得不承认,司华羽说的是对的。

    现在的他,和三年前的自己相比,确实是差了太多太多。

    三年前的自己尚且不能将婉儿解救出来,现在的自己,又凭什么能杀了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