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人,是我亲手杀的。”韩沐雪唇角的弧度淡了下去,眸子盯着那男子满是鲜血的身体,摇了摇头,“我本以为你会介意,没想到……”

    “我为什么会介意,你是猪的思想么?”司华羽直接打断了韩沐雪的话,一步走到那男子身边,轻蔑地踢了踢那男子,神色冰冷,“敢对我媳妇不利,死的好,要我说,应该把尸体拖出去喂狗才对。”

    韩沐雪一愣,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只能再次摇了摇头,道,“那你先出去吧,我换件衣服。”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白色的里衣,那上面现在已经全是血迹。

    司华羽可没空管那些,他只觉那跟葱白的手指好看的紧,上前一步,将韩沐雪的小手握在了手里,语气温柔而幽深,倒是夹杂了一点歉意:“抱歉,陛下下旨招我入宫,我带走了一大部分的侍卫,才导致护你不周,让这个人钻了守卫的空子。”

    这是……在向自己解释么?

    韩沐雪笑了笑,脸上的表情软了几分,语气也温和了许多:“无事,这不怪你。”

    “你不怪我便好。”司华羽看着对面那小女人水亮眸子里的柔和,只觉得怎么也移不开视线,忍不住伸手在韩沐雪的脸蛋上捏了捏,语气轻的好似羽毛:“那我等你,换好衣服,我领你去个地方,这里你就不用管了,会有人来处理的。”

    韩沐雪本能的想拒绝,但是一个“不”字还未出口,对上那人带着几丝期盼与毫不介意的目光,她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嗯。”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晚了。

    司华羽的笑容更盛了几分,对着韩沐雪眨了眨眼,满足地转过身去,向外走去。

    自古都说美人计甚好,自己这美男计,看来效果也不错嘛。

    ……

    片刻后。

    “司华羽,你说带我来的地方就是这里,屋顶上?”

    韩沐雪无奈地看了眼身边的男子,又往下面看了一眼,只觉得有些头晕,连忙移开了视线,不敢再看,对着司华羽道,只是声音里带着那么几丝怒气。

    说是带自己去一个地方,没想到就是屋顶上,这么冷的夜里,两个人在屋顶上干嘛?她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和他一起来?

    刚刚的自己是鬼上身了吗?

    看着韩沐雪一脸后悔的样子,司华羽嘿嘿一笑,脱下自己雪白的披风,直接就铺在了屋顶的瓦砖上,对着韩沐雪道:“你且躺下,一会你就知道了。”

    褪了雪白狐毛的披风后,韩沐雪才发现,司华羽里面竟然只穿了一间薄薄的衣服。

    “我到底为什么要躺下?”韩沐雪看了眼漆黑的夜空,还是有些不满,紧了紧身上的兔毛披风,埋怨着:“大冬天的,你不冷吗?”。

    “怎么,娘子是在担心为夫吗?”司华羽看着韩沐雪在夜色里晶亮的眸子,一时间竟是觉得那眸中的亮光,比过了天上的星星去,他笑的更加柔和:“你信为夫,为夫难道还会害你吗,真的不冷。”

    “真的?”韩沐雪疑惑地看了一眼司华羽,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我能站着吗?”

    “……”司华羽第一次觉得这个媳妇在有些方面固执的让人头疼,眼神微转,司华羽唇角扬起一丝弧度来,恶狠狠地道,“你若是不躺下,我便不送你下去了,就让你一直待在屋顶上。”

    一阵夜风吹来,撩起了那男子的几缕发丝,露出一张如玉的面孔,眸中尽是狡黠,韩沐雪无声地笑了出来,只觉拗不过他,小心翼翼地提起裙子,弯着腰坐在了地上雪白的披风上。

    身侧一道黑影闪过,司华羽紧跟着也坐在了韩沐雪旁边。

    “你看,”一只大手不知何时搂住了自己的肩膀,带着韩沐雪的身子往下一沉,两人顺势躺在了屋顶上,司华羽略带磁性的声音自耳边响起,“看天。”

    被带着躺了下,韩沐雪微微一愣,也没再挣扎,听了司华羽的话,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眼天,只一眼,视线就再舍不得离开。

    黑暗的夜空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幕布,但就是这样的黑暗下,星星点点的光芒就在那慢慢地闪着,是星光。

    韩沐雪从未见过如此的景象,从小到大,她的生活都是在一片忙碌中度过的,此时见到这样的景色,一时间被吸引,双眸紧紧地盯着夜空,眼底有了一丝莫名的情绪来。

    此情此景,何其壮观,何其震撼。

    “我小时候,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跑到屋顶来,静静地看着,就会平静许多。”

    司华羽低声说着,转头看了看韩沐雪,那女子的侧脸唯美,一道自然而柔和的弧线上,纤长而卷翘的睫毛一点点地扇动着,分外美好动人。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那些过往的日子里夹杂着的痛苦与不甘,失落与难堪,复杂繁多的画面最后终是转化为了一声轻笑:“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心情好多了?”

    然意料之中的回答并没有传来,耳边隐约有了均匀的呼吸声,司华羽愕然,那个女人竟然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真是个猪。”司华羽的眼神落在韩沐雪的脸上,复杂地摇了摇头,“你到底是谁?”

    最后一句问话,声音低弱的好似呢喃,随着寒风渐渐消散了去。

    终究是化为了一声叹息。

    屋顶上,月白长袍的男子怀抱着睡得正熟的女子,停驻了片刻,身影渐渐消失。

    ——

    天色渐亮,黎明时分,经过了一夜的寒风,温度似乎又一次降低了几分吗,便有早起的人家一出门,便是打了个寒颤,裹紧了身上的斗篷,还是咬了咬牙,顶着寒风出去了。

    毕竟是穷苦人家,天气纵使再恶劣,也总是要生存的。

    京都的某处,这里是属于官府新建的民房,因着前阵子皇商刘老爷的出海后赚了大笔的银钱,特地捐了其中的一部分,用于置办民房,权当是还富于民了。

    这民房刚刚建立起来不久,因此也没有多少居民出钱搬进去,在这条街巷中,唯一一户的一人家,便是前些日子搬进来的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了。

    “主,小姐,天色尚早,您不再休息一会了吗?”一穿着普通丫鬟服侍的女子跪在传遍,额头触地,恭敬地对着床上的女子道。

    “如兰,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要懂得入乡随俗。”床上的女子慵懒地躺着,仅仅只着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色纱衣,迷人的曲线若隐若现。屋内的炭火烧的正旺,不是发出“噼啪”的声音,衬得那女子的声音愈发慵懒。

    “小姐,是如兰的不是……”如兰听得白衣女子漫不经心的话,身子一阵,颤抖着开了口,丝丝恐惧蔓延在声音之中,“只是天已经亮了,是不是派人告诉世子,您回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