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子就这么过着,天气一天天的转冷,眨眼间,就到了一月中旬,今个一早,韩沐雪尚还在梦中,就被彩莲叫了起来。

    “世子妃,您且醒醒。”彩莲小声在韩沐雪耳边低声唤着,对着身后的飞丹和流苏使了个眼色,飞丹和流苏便将手中的东西放了下,默默退了下去。

    “怎么?”韩沐雪唔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的是彩莲带着笑意的神色,问道,“怎么今日这么早?”

    韩沐雪的声音里还带着倦意,彩莲知道自家世子妃没睡醒,一边将毛巾浸入到温水里面打湿,一边道:“您忘了,今天是祈福节了,需得早早地起床,为自己祈福,祝愿自己来年风调雨顺呢。”

    祈福节?

    彩莲一说,韩沐雪才想起,日子已经到了一月中了,想到某些事情,她才真心地笑了起来,若是所料不错,科举应该已经结束了吧,而明日,就是公布科举结果的时候,也不知道那个女孩有没有参与。

    “扶我起来吧。”

    这祈福节乃是一年一度,人们为了庆祝新的一年到来,而自北寒开国以来就流传下来的节日,寓意就是在新的一年,为家人、自己、事业祈福,在这一天,家人之间都要互送礼物,表达彼此美好的祝福。

    家人么?

    现在的德王府,唯一可以说是“家人”的,便是德王妃了。

    因着太后寿宴马上即到,各国来使纷纷进京,司华羽几乎是见不到人影,有时候忙碌的累了,就在宫中住下,所以诺大的德王府,就只剩下了韩沐雪以及德王妃这两位主人了。

    这半月以来,别说是闲聊了,就是请韩沐雪小聚,德王妃都没曾有过一次,明显的是冷淡的不能再冷淡的态度,此时想到要见德王妃,韩沐雪不禁有些头疼。

    “世子妃,要不就说您不舒服,不出去见王妃便是。”彩莲从柜子里挑了一件石榴红坠七彩凤尾银边的镂空梅花曳地长裙,一回头,就看到韩沐雪不是很好的脸色,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试探着问道。

    韩沐雪摇了摇头,抬起手来,让彩莲系衣带,道:“不可,她是我的母亲,今个是传统的大日子,不可失了礼数……”

    更何况使臣进京,司华羽不在,德王妃若是真的敢对自己做什么,她也不会坐以待毙便是了。

    若是所料不差,明日的科举晚宴,就是她对那些人收取一些报酬的日子了。

    收拾完毕,彩莲惊艳地看着韩沐雪,不住地点头:“世子妃,这一身传出去,即喜庆又高贵,当真是美极了,就连奴婢都要忍不住对您心生爱慕之情了。”

    话说到一半,彩莲自己先低声笑了起来,韩沐雪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

    “就你嘴贫。”

    “世子妃和彩莲这是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奴婢都忍不住想掺一脚了。”彩青恰巧推门而入,看着一屋子其乐融融的样子,笑着调侃了几句,走到韩沐雪面前,伏了伏身子,才低声说道:“世子妃,您前些天绣的香囊奴婢已经拿过来了。”

    韩沐雪闻言,对着彩青点了点头,这两个丫鬟中,彩青最是伶俐机智,这香囊眼下确实是送给德王妃的一个较为合适的礼物:“既然如此,彩莲在此看守,彩青随我前去吧。”

    彩莲和彩青忙应声,韩沐雪又想了想,道:“去把黑二叫上,咱们就出发。”

    司华羽虽然忙着宫中的事,但有了上次的事故,他就直接将黑一和黑二留在了自己身边,说是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他二人去做,韩沐雪本欲拒绝,但是想到自己所学甚少,若是再遇到那样的事,不会次次侥幸逃脱,也就没有推脱,留下了他二人。

    想到那人一身月白色长袍,韩沐雪摇了摇头,这样说起来,似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

    到了荣雪堂,大老远就闻到一股子香气,彩青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奇地道:“世子妃,您闻闻,好香,这是什么味道啊?”

    韩沐雪自然也闻到了这香气,只觉有点熟悉,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就听得后面的黑二突然开了口,声音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世子妃,是茶香,但是……这香气还是少闻的好。”

    “怎么?”难得听见黑二收起平时无赖的样子,有一丝认真,韩沐雪倒是愈加的奇怪,问道,“这香气有毒不成?”

    “这……这茶乃是一位姑娘特制的,有养身的功效,香气袭人,异常的好闻,只是这茶只适合那种常年注重养生的人,若是一般人闻了,难免神情恍惚,若有所失,不是普通人能承受起的。”黑二的声音很低,但足够韩沐雪听清楚。

    这香气竟是一种茶叶所散发出来的?韩沐雪有些奇怪,在府中一个多月,她还是第一次在荣雪堂闻见这般味道。

    不受控制,若有所失?韩沐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是梅园的那股奇异香气。”

    她一直觉得这气味很熟悉,听了黑二的解释,才算明白,这不就是当日在梅园,引得自己失控,不受使唤的那种奇异味道么?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经过一个月的调养,自己的身子早就和刚嫁过来时不一样了,更是每日喝着司华羽送来的那碗汤药,是以才不会受到这气味的再次影响,至于彩青……

    韩沐雪手腕一翻,将一粒青色的丹丸递给了她:“这是清心丹,应当可以让你一时半刻不受这气味的影响。”

    彩青没有犹豫,直接抓起丹丸吞了下去,对着韩沐雪笑道:“世子妃,那咱们继续走吧。”

    只有完全信任,才会没有一丝怀疑,韩沐雪眼底带了点柔和,笑着对黑二道:“走吧。”

    她倒要看看,这荣雪堂的德王妃,在隔了半个月以后,见到自己的儿媳妇,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到了荣雪堂的门口,一道绿色的影子突然自一旁出现,拦住了一行人:“站住,这里是荣雪堂,闲杂人等请一律离开!”

    闲杂人等?

    彩青一下子就火了,且不说事先已经遣人来通报过了,单说韩沐雪这样的一身衣着,但凡是个下人,都应当能对韩沐雪的身份猜出一二,在这德王府,韩沐雪可以说是女主人,所以眼前这丫鬟的态度着实引人深思。“怎么?”那绿衣丫鬟的脸色冷冷地,上下打量了几眼韩沐雪,最后在她的容颜上停留了几秒,神色愈发的不屑:“我说了,闲杂人等,一律离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