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真是个好孩子。”德王妃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很是愉悦,又拉着韩沐雪唠了唠家常,过了半个时辰,才有些困倦地打了打哈欠,穆芷宁见状,连忙端起桌上的茶,递到德王妃面前,先是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韩沐雪,唇角扯出一抹莫名的笑意,才柔声道:“母亲,您且喝些茶吧,和姐姐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润润嗓子,等会子姐姐走了,您再休息一会就好了。”

    “还是你贴心,没忘了我好这口茶。”德王妃接过穆芷宁的茶,愈发的满意,点了点头,慢慢地饮了起来,动作优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韩沐雪坐在一旁,垂眸浅笑着,没有说什么,无视了穆芷宁的挑衅。自己本就是一个新嫁进门的媳妇,又哪里去知道德王妃这么多喜好,穆芷宁用这个压自己,自己确实无话可说。

    不过对于她那些无声的挑衅,自己也从没放在过心上,就算是有一点点的不适,可这是司华羽的桃花债,自己又何必去太过在意,男人都是善变的,自己对司华羽没有那么多感情,自然不比太过在意这些问题。

    直到德王妃抬起头来,韩沐雪才缓缓起身,对着德王妃伏了伏身子,道:“时候也不早了,儿媳看母亲疲了,便早些告退,母亲歇息一会子吧。”

    德王妃闻言,将目光落在韩沐雪身上,笑着道:“确实有些累了,这些天忙着置办年货,也少了些休息,如此,我就不多留儿媳了,今个祈福节,你倒是有心了。”

    说到这里,德王妃的笑容愈发具有深意,对着穆芷宁道:“宁儿,去送送姐姐。”

    穆芷宁刚接过德王妃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听了德王妃的话,连忙笑着应了声,缓步走到韩沐雪身边,双眸直视着她,做了个手势:“姐姐,咱们走吧。”

    “嗯。”韩沐雪淡笑,点了点头,慢慢起身,走到门口,彩青连忙将手中的披风披到韩沐雪身上,又小步移到韩沐雪身前,系了个花结,对着韩沐雪低声道:“世子妃,您且慢些,外面有雪。”

    韩沐雪走在前面,这一幕落到穆芷宁眼中,就多了几丝嫉妒出来,看着那女子被贴心照顾的如此好,她只觉得胸膛中有一腔火在烧。自己不过离开一段时间,这德王府就多了个女人,真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姐姐,你等等我。”穆芷宁小步追上韩沐雪,韩沐雪停下脚步,等她跑进后,才淡淡地道:“外面冷,你穿的薄,不宜多留,还是早些回去吧,不用送我太久。”

    “嗯。”穆芷宁小喘了几口,似乎跑了几步,将自己累的够呛,才红着小脸点了点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吞吞吐吐地开了口,“姐姐,哥哥回来后,我不日就要进门了,希望姐姐不要生气的好。”

    毕竟是个姑娘家,说到最后,穆芷宁的头埋的愈发的低,脸红的好似苹果一般,末了,又小声补充道:“毕竟哥哥曾经答应过我,要娶我为妻,我也相信,哥哥不是那等无信之人。”

    娶我为妻。

    四个字一出口,彩青的眼神立刻变了,她一步上前,隔在了韩沐雪和穆芷宁之间,看着穆芷宁,冷冷地道:“姑娘慎言。”

    说着,彩青看了眼韩沐雪,余光见到韩沐雪点点头,才继续开口:“且不说姑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我们世子妃是堂堂正正的世子正妻,乃是当今陛下亲赐的婚约,你这意思,是对陛下有什么不满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穆芷宁有些慌了,不住地摇着头,低声解释着,“宁儿只是口误,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好了,没事。”韩沐雪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上前安慰着穆芷宁,示意彩青先退下。

    在这荣雪堂的门口,这样的姿态,叫人看了去,就好似自己在欺负穆芷宁一般,白惹人闲话,因此,她也不想和穆芷宁过多的接触,只能安慰着:“你和他有什么自然与我无关,凡事,只要他点头,我自然是没意见的。”

    “世子妃。”彩青的脸色一白,想要说些什么,被韩沐雪用眼神止住了,她心里不禁有些着急。在她看来,世子那么宠爱世子妃,世子妃对世子也有着少见的温和,原以为两人……没曾想世子妃这就要答应世子纳妾的事情吗?

    更何况,虽然和世子妃相处不久,但是她也知道,世子妃是个要强的人,让她和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穆芷宁一起生活,她真的能接受吗。

    然这些只是彩青的心理活动,自己毕竟只是个奴婢,不能多说什么,也只能默默站在一旁,希望世子不要让世子妃失望才好。

    “真的吗?”

    听了韩沐雪的话,穆芷宁的眼神一亮,看着韩沐雪,神情激动,颇有一番情窦初开的少女模样:“若是哥哥同意,姐姐不会不开心吗?”

    这番话一出,穆芷宁的眼神就紧紧地锁定着韩沐雪,生怕错过她脸上的表情,然韩沐雪只是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流露出不悦或者其他什么不同的情绪来,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愈发显得整个人玲珑剔透,美不胜收:“母亲也说了,我最是有当家主母的风范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这王府日后的女主人,今后也是王妃,自然不会去计较一个妾室的问题。”

    穆芷宁的脸色一白,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恨意,袖中的手一下子就握成了拳,看着那女子笑意盈盈,真恨不得上去撕烂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在这里作威,可是面上不得不装作开心的样子,对着韩沐雪鞠了一躬,声音欢快的好似小鸟一般:“多谢姐姐了。”

    韩沐雪摆了摆手,红色的裙边随着动作轻轻摆动着:“如此,我便先行告退一步,外面凉,你且回去吧,莫要伤了身子。”

    说罢,也不再管穆芷宁,韩沐雪先一步迈出了步子,彩青连忙跟了上去,临行前看了一眼穆芷宁,高声道:“穆小姐快些回去吧,这般在外面站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世子妃苛待你了呢。”

    这话可谓是讽刺意义明显,直说的穆芷宁的脸色又白了些许,盯着彩青的背影,紧紧地咬着牙。

    直到韩沐雪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穆芷宁才慢慢抬头,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愤怒不满的表情,只余下淡淡的笑意,轻蔑而又不屑,良久,她轻嗤了一声,挑了挑洁白的指尖,才细声细语地道:“好个牙尖嘴利的女人,还有一个下贱的狗奴才,等我撕碎你的嘴的时候,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这样作威作福。”

    “这中原的女子啊,终究还是太弱……”

    最后一句话伴随着穆芷宁婀娜的身姿,消散在风中。

    ------题外话------

    冒个泡,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