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紫竹居

    一进门,彩青几步走到桌子边,替韩沐雪斟了一杯热茶,端给她,才气鼓鼓地道:“世子妃,您看那个女人那般嚣张的样子,还妄想着进门,真看不出,她长得那么好看,却想着给人家上赶着做妾。”

    韩沐雪淡淡一笑,低头饮了一口茶,才慢慢抬头,语气淡然:“司华羽答应了人家,要娶她为妻,结果被我抢了这正妻的名头,这样算来,其实是我的不是。”

    想起穆芷宁今天的作态,韩沐雪心里摇了摇头,这女子不简单,只是不知道这穆芷宁到底是哪里人,看她的身上,与北寒女子还是有着很多不同的。

    “黑二,你对这穆芷宁了解多少?”

    黑二的目光落在韩沐雪身上,一步向前,拱手道:“世子妃,我只知道穆姑娘从小就养在府中,是王妃的干女儿,还知道她似乎不是中原人士,再就不知道更多了。”

    果然不是北寒的人。韩沐雪点了点头,本来以为能安生过几天日子,看莫尧倒霉,没想到莫尧还没开始倒霉,自己倒是先摊上了这样的事。她倒是不明白了,司华羽不是镇南凶神吗,怎么还能有这样多还美的桃花?

    “实在不行,我就做主,给她抬了妾,省得整天来烦我。”韩沐雪揉了揉额头,只觉心里没来的一股子烦躁,说不清,道不明,只当是被穆芷宁和德王妃给气的,又喝了几口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黑二道:“那人什么时候回府,我好和他说说。”

    世子妃这是想主子了。黑二心里立马下了判断,眼里闪过几丝喜色,眉飞色舞地看着韩沐雪:“我这就跟人传信,让世子今晚就回来。”

    “今晚就能回来吗?”韩沐雪点了点头,没有过多注意黑二的神色,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出去,等到人都下去后,韩沐雪揉了揉头,才慢慢躺下。

    过了片刻,韩沐雪眨了眨眼睛,有些烦躁地用被子捂住了头,闭上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算算时间,马上就到科举晚宴了,那时候,想必昌乐侯府的几人也会有所动作。

    自己应该在那之前,将明浩接出来才是,她可没忘记当初彩莲探得的消息,说道是明浩受了刺激,在自己死的那一晚,疯了。明浩与自己姐妹二人,乃是血亲,可以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万没有不管的道理,更何况,明浩疯的如此蹊跷,当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只是……出嫁的女子想要回府,必须要有正当理由,而且一般来说,是要由夫君陪着一起的。

    夫君?

    韩沐雪不知怎的就想起穆芷宁那句哥哥曾经答应娶我为妻的话来。

    既然他早就心有所属,又何必对自己屡次三番的示好。

    眼前晃过那男子明亮的笑容,韩沐雪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使劲摇了摇头。这世上的男人,也不过就是这般,所谓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也不过是话剧中才会有的笑话罢了,自己又缘何,心底有些不适?重活一世,难道还要被男女之间的感情所耽误吗?

    “罢了。”感受到上好的面料,舒适地贴在面庞上,韩沐雪幽幽地叹了口气,不再多想,闭上双眼,默默地休息着。

    ——

    荣雪堂。

    屋内还是一派和谐舒适的气氛,穆芷宁送完韩沐雪,自然是回到了德王这里。

    “母亲,姐姐可真漂亮啊。”一进屋,穆芷宁对着李嬷嬷等人点了点头,小跑到德王妃身边,笑意盈盈,颇为乖巧的将头贴在了德王妃的腿上,身后的秀发如绸子一般披散开来。

    德王妃本在闭目休息,听见穆芷宁的声音,睁开双眼,宠溺地看着穆芷宁,语气却意外的森冷:“不过是昌乐侯养出来的废物女儿,有什么好的?”

    说着,德王妃摸了摸穆芷宁雪白的脸蛋,声音柔和了三分:“自然和你是无法比的。”

    “可是姐姐对您很是用心呢,您看,这祈福节,都亲自绣了香囊给您。”穆芷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此时再面对着德王妃,不似刚刚那般矫揉造作,反倒多了几分真性情,唯独面上的依赖不似作假,此时她手抚摸着德王妃腰间的香囊,随手拽下,将其放在鼻下闻了闻,轻笑道:“这里面,确实是上好的安身药材,可见姐姐不是做样子的。”

    “呵呵,我倒是不需要她的这份心思。”德王妃的面色彻底冷了下来,将那香囊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随手撇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轻响,“自她进门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她最后的下场。”

    “既然抢了我宁儿的世子妃之位,又不愿意让出来,那就只能采取点特殊的手段了。”

    穆芷宁眼见着那香囊扔到地上,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眼底全是讥笑:“可怜她一番心思,其实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穆芷宁的语气淡淡的,里面夹着满满的嘲笑,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抬脚从那香囊上走过,在上面留下一个满是灰尘的鞋印子来:“只可惜,哥哥是不是已经忘了我,母亲,您说是吗?”

    “不会。”德王妃眼底闪过一丝寒意,单手拂了拂头顶梳理的整齐的发丝,似乎并不在意,“本是你的位置,自然该由你来做,至于那个女人……实在不行,杀了便是。”

    杀了么?

    穆芷宁有些兴奋地咧开嘴笑了笑,她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看到韩沐雪躺在地上痛苦的求饶的样子了,不知道那时候,看着那女人丑态毕露的样子,哥哥还不会喜欢她呢?

    “王妃,穆小姐,这香囊?”李嬷嬷立在旁边,一声不吭,直到此时,才低声开口,眼光落在地上蒙了一层灰尘的香囊身上。

    德王妃的眼皮抬了抬,淡然道:“拿出去吧,看了没来的心烦,”顿了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德王妃又补充道,“车夫李家不是有个瘸腿的儿子吗,将这香囊送给他那,总归是世子妃绣制的,也不好就那么浪费了不是。”

    这话语中的深意自然很清晰,李嬷嬷的头一直低着,好似没听到屋内的一切般,道:“老奴省得了。”

    说着,低身弯腰将香囊捡了起来,看了一眼那上面复杂精致的刺绣,心里摇了摇头,抬步出去了。

    纵使世子妃再有心,也终究是入不了王妃的眼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