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87章 世子回府(上)
    又和德王妃寒暄了一会子,聊了聊一路来京路上的事,穆芷宁才告退,在张嬷嬷的陪同下,慢慢往梅园的方向走去。

    “您且慢点,这雪后路滑。”陈嬷嬷跟在穆芷宁身后,低声提醒着,看着穆芷宁的背影,眼底闪过几分忌惮来。

    穆芷宁迈着轻快的步子,整个人轻盈的好似雪花般,宛若一朵在雪中盛开的粉梅。听了陈嬷嬷的话,她回头对着陈嬷嬷笑了笑,果然放慢了步伐:“宁儿会小心些的,多谢嬷嬷提醒了。”

    “这是老奴应该做的,姑娘不必客气。”陈嬷嬷垂下眼眸,没有与穆芷宁对视,默默跟着她,语气愈发的恭敬。

    穆芷宁微微一笑,任由陈嬷嬷跟着自己,并没有多说什么,双眸扫过道路两旁的白雪,巧笑嫣然:“这冬天也是个好季节,虽说是有点冷,但是这雪景,可当真是美不胜收,您说是不是?”

    说着,穆芷宁弯腰,从雪中随手抓起一把雪来,细细的揉搓着,脸上有着几分陶醉,肌肤和那雪相比,竟是分毫不差。

    陈嬷嬷也跟着穆芷宁的动作笑了笑,看着穆芷宁将那雪抓在手里,眉头不皱,仿佛没有感受到雪中的凉气一般,语气更加恭敬柔和:“穆小姐蕙质兰心,便是这寒冷的冬天,也能赏出另一番意境来,老奴这等粗人佩服不已。”

    这话中追捧的意思很是明显了,穆芷宁却仿佛很是受用,眼底立时就有了笑意,加快了步子,轻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声音清清脆脆,显然是心情甚好。

    过了一个拐角,远远地就听见几道嘈杂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其中一道较为粗犷的声音道:“快些,这等子污秽东西可千万别给府里的贵人看到。”

    那声音虽然故意压低,但是身处附近的穆芷宁和陈嬷嬷却是一字不落地停在了耳中,两人的脚步立刻就停了下来。

    陈嬷嬷皱了皱眉,抬眼看了一眼穆芷宁,试探着问:“小姐,这些个婆子也不知在做些什么下贱的事,是否需要老奴去看看?”

    穆芷宁点了点头,神色里隐隐透漏出几分不悦来,陈嬷嬷心里一凌,正要往那声音来的方向走去,就听见那几道人声渐渐靠近了,随着几道悉悉索索的声音,几个婆子就出现在了拐角,竟是和穆芷宁等人走了同一条路。

    那几人本是在低声交谈着,手里似乎还抬着什么东西,看到陈嬷嬷等人,立马嘘了声,几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抹慌乱,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管事模样的婆子就向前,对着穆芷宁和陈嬷嬷行了个礼,恭敬地道:“老奴参见穆姑娘,陈嬷嬷。”

    陈嬷嬷眉头紧皱,看着那几个婆子,眼底有了几丝惊讶,提高了声音,道:“我说王婆子,你们几个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王婆子闻言,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穆芷宁,在对上她带着笑意的眼神时,身子不由得向后退了半步,“扑通”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连磕了几个响头,声音里夹杂着些微的颤抖与恐惧,低声道:“是老奴的不是,王妃吩咐打绿姑娘八十大板,没曾想才刚刚五十大板下去,绿姑娘就没气了。”

    “没气了?”

    陈嬷嬷第一时间看了一眼穆芷宁,虽然那绿衣丫鬟被打死是意料中的事,但是没曾想在这个时候叫姑娘撞见了,想到某些事情,陈嬷嬷倒吸了一口凉气,厉声呵斥着几人,眼神中似有深意:“你们几个怎么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好好的人怎么就没气了?”

    末了,似乎还不解恨,陈嬷嬷又上前踢了那为首的王婆子一脚:“你不知道绿姑娘是小姐的人吗,你是怎么办事的?”

    说着,陈嬷嬷又给了王婆子两脚。直到把她踹倒在地上为止。

    王婆子一边哎呦哎呦地求饶,一边略带感激地看了一眼陈嬷嬷,随后大步爬到穆芷宁面前,声泪俱下:地哭嚎着:“穆小姐,都是老奴的不是,王妃吩咐了人在一边看着,老奴也不敢违抗王妃的命令啊,您要是实在不解恨,就把老奴这条狗命拿去给绿姑娘陪葬吧。”

    这一番哭诉,即表明了王婆子的决心,又暗中将事情告诉了穆芷宁,这是王妃的意思,不关自己的事。

    几个婆子的一番躁动,她们身后的麻袋不知何时就开了个口,一个身着绿色衣服的丫鬟模样的人露出了个头,绿意丫鬟皮肤白皙,看着就是个可人的,只可惜双眸大睁,显然是已经死了。

    那丫鬟似乎死的凄惨,唇边、脸上满是血迹,神色痛苦,嘴还大张着,看样子是在求饶,让人看了实在不忍心。

    陈嬷嬷自然也看到了那绿衣丫鬟,神色有些慌张地看着穆芷宁,低声道:“姑娘,这……”

    “无事,”穆芷宁淡淡一笑,打断了陈嬷嬷的话,低头看着绿衣丫鬟,笑容愈发的具有深意。在早上的时候,她还吩咐绿奴好生招待这这个世子妃,这才过去半天,人就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当真是好手段,还借用了母亲之手,让自己纵使心有不甘,却不能说什么,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似乎是透过绿衣丫鬟的身子,看到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一般,穆芷宁嘴角的笑容愈发美艳温和,唯独双眸中没有一丝温度,甚至于还散发出丝丝寒意来,她将眸光转向了几个跪在地上的老婆子身上,柔声安慰着:“几位嬷嬷不必慌张,本就是这贱奴做错了事,死有余辜,你们又何必如此,宁儿不介意的。”

    这一番话一出,配上她柔和美好的面容,让王婆子几人渐渐平静了下来,她看着面前温柔宁静的穆芷宁,感激地抹了抹眼角:“多谢姑娘不追究,多谢姑娘,姑娘当真是心地善良,让人尊敬。”

    穆芷宁微微一笑,似乎有些羞赧,道:“嬷嬷过奖了,这本是应该的事,既然如此,宁儿就先告辞了。”

    说罢,穆芷宁看了一眼陈嬷嬷,对着她点了点头,才慢慢抬步,继续往梅园方向走去。陈嬷嬷最后看了一眼王婆子几人,迟疑了一下,才快步跟上了穆芷宁。若是她没记错的话,早上穆姑娘和那绿衣丫鬟还有说有笑的,样子颇为亲密,怎的如今,姑娘脸上一点伤心的颜色也没有,更甚至,只有一片毫不在意的默然。

    想到这些,陈嬷嬷不禁打了个冷战,想到几年前穆芷宁在府中生活的日子,心里一片冰冷。若是她没记错,姑娘虽然面上看着温和,但从来都是睚眦必报,府中凡是得罪过她的人,到如今都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可是缘何这次,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王婆子几人。

    陈嬷嬷想不明白,便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安静地送穆芷宁回了梅园。

    进了梅园,拜别了陈嬷嬷,穆芷宁脸上的笑意才淡了下去,进了屋子,甩手关上门,冷笑一声:“下贱的女人,总有一天要让你不得好死。”

    这阴森森的话里已经没了平时的温婉与淡然,满是杀意。一旁的如兰打了个颤,今个发生的事她刚刚知晓,主人非但没能成功让那个女人松口,反倒赔上了绿奴的性命。想到这里,她将一杯茶水递到穆芷宁面前,安慰道:“小姐,您别生气,早晚有一天那女人会不得好死的。”

    “你给我滚开!”穆芷宁接过茶水,直接就泼在了如兰的脸上,抬手一推,将如兰推倒在地,眼神阴毒:“滚,不用你来安慰我,给我滚。”

    如兰一惊,只觉那滚烫的茶水泼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忍住痛意,她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跪着道:“是如兰的不是,如兰错了,如兰这就滚。”

    说完,在穆芷宁的注视下,如兰咬紧牙关,竟然真的就那么在地上滚了起来,好似没有看见地上的茶杯碎片一般,从上面滚了过去,直直地到了门口,留下了一串血迹,到了门口,如兰又忍痛跪着磕了个头,声音颤抖道:“如兰这就滚,主人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说完,又接着滚出了门外。

    直到如兰离去许久,穆芷宁才冷哼一声,坐在了镜边,端详着自己面容,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离开了没那么久,哥哥也不知道是不是思念宁儿了呢。”

    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穆芷宁的笑容愈发温和,洁白的指尖顺着自己的脖颈慢慢滑动着,顺着挑落了一边衣角,露出雪白小巧的香肩来:“今晚,哥哥应当就会回来了,到时候……”

    “应当请哥哥过来小聚一会才是。”

    ------题外话------

    感谢孤独钓云、慕语妃言、珞溪啊的评价票呀,非常感谢,爱你们。

    世子要回来了,所以,你们懂得(邪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