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彩莲虽然不解世子妃为什么要将这好好的药倒了,也没有多问,应了声“是”,就端着药倒进了花盆中,看着韩沐雪严肃的表情,想了想,转了个方向,站到门口守着去了。

    直到彩莲将要倒掉,韩沐雪才转头看着面前的韩明浩,眼神复杂。

    再次伸手在他的脉腕上探了片刻,韩沐雪的脸色彻底冷了下去,眼底划过一丝杀意:“在药里下毒,陈氏,你难道真的想毒死你的亲生儿子吗?”

    韩明浩的眼神空洞,懵懵懂懂地看着面前漂亮的好似神仙的女子,听了她带着狠厉的话语,虽然不懂,还是被吓得一个瑟缩,身子往后退了退,似乎是被韩沐雪身上的冷意吓到了。

    感受到弟弟的变化,韩沐雪的眼神一软,声音重新变得柔和,揉了揉韩明浩的头,低声道:“明浩,咱们走,去前面一起吃午饭好不好?”

    “不……不要……怕。”听到前面两个字,韩明浩的眼神里明显的有着惊恐,猛地摇了摇头,垂着脑袋,一副害怕的样子,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只是不住地摇着头,明亮的大眼睛里布满了泪水,一颗颗地掉在了衣服上。

    韩沐雪心里一疼,一个月前,弟弟还是聪明活泼的样子,从小就精通古今,就连先生都说是少见的苗子,假以时日定将在朝堂上有所作为,那时候,他们姐弟三人还笑着调侃,自己与弟弟一同许诺在妹妹的大喜之日送她一件精美绝伦的礼物。

    然,谁能想到,就在那晚,自己惨死,弟弟莫名其妙的疯掉,妹妹虽然出嫁,但在洞房中,还被人下了剧毒。

    那些往日的美好,好像一下子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褪去了温存的画面,剩下的只有狰狞的獠牙。

    “别怕,我在这里,姐姐在这里。”韩沐雪轻轻闭上了眼,再次睁开时,眼底只剩冰冷,伸手轻抚着韩明浩的头,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的弟弟。

    过了片刻,韩明浩的情绪才稳定下来,眼神中的恐惧慢慢退散,恢复了几分清明。

    感受到弟弟不再颤抖的身子,韩沐雪唤了彩莲来:“走吧,带着明浩回前厅,应当快了到用午膳的时间了。”

    彩莲应了声“是”,上前试探性地搀扶着韩明浩,见到韩明浩没有明显的反抗后,神色一喜,也学着韩沐雪放低了声音:“大少爷,彩莲扶您走吧。”

    韩明浩的身子一抖,依赖似地将身子往韩沐雪身边靠了靠,就听得韩沐雪柔声道:“没事,彩莲是好人吗,她不会伤害你的。”

    神奇的是,韩明浩似乎听懂了韩沐雪话语中的意思,神情渐渐平静了下来,任由彩莲牵扶着他,三人向屋外走去。

    “走吧。”

    出了屋门,韩沐雪的眼神定格在仍然跪在地上的老嬷嬷身上,唇角溢出一抹冷笑,似乎才想起来未曾叫这嬷嬷起身一般,眼里带了几分歉意,道:“抱歉,嬷嬷快请起吧,本妃担忧着弟弟的事,一时间忘了唤嬷嬷起身,没曾想,嬷嬷竟然还跪在这里。”

    说着,韩沐雪缓步走到了老嬷嬷身边,停在了她身前,低头看着那嬷嬷,笑的愈发柔和:“嬷嬷快些起来吧,这样冷的天儿,一直跪着反倒对身子不好了。”

    老嬷嬷这才松了口气,很是感激地对着韩沐雪叩了个头:“多谢世子妃。”

    说罢,才慢慢地起了身,忍着膝盖的酸痛之感,刚欲说些什么,就看到了韩沐雪身后的韩明浩,看到他没有如预想中的一般疯癫后,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随后担忧地几步走到了韩明浩面前,大声道:“世子妃,您这是做什么啊,大少爷这般样子,怎么能带他出去呢,万一、万一病情又家中了怎么办啊。”

    说到此处,那嬷嬷就伸手去抓韩明浩的胳膊,嘴里继续念叨着:“还是让老奴将少爷扶回屋子里面去吧。”

    老嬷嬷的手抓在韩明浩的身上,韩明浩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尖叫一声,使劲甩开彩莲和老嬷嬷的手,就往外面跑去,边跑边大声哭叫着:“不要碰我,娘,娘你快救我啊娘。”

    眼见着韩明浩的身子消失在院子门口,彩莲也有些慌了,看了韩沐雪一眼,抬脚就往外面追去。

    这诺大的昌乐侯府,韩明浩一个神志不清的孩子,万一叫心怀不鬼之人害了去,可如何是好。

    韩沐雪并没有阻止彩莲,只是将目光落在老嬷嬷的身上,神色莫名。

    那老嬷嬷被韩沐雪盯得有些心虚,眼神闪了闪,看着韩沐雪,低声道:“世子妃,您这般看着老奴作甚,大少爷神志不清,老奴也没办法啊。”

    说到这里,那老嬷嬷似乎还有些委屈,看着面前的韩沐雪,拿着袖子点了点眼角,啜泣道:“大少爷这般样子,老奴是看着她长大的,心里也是难受的紧,您说这当真是老天爷不开眼,好好的大少爷,怎的就突然疯癫了。”

    韩沐雪本欲追着彩莲,听了老嬷嬷的话,脚步一顿,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嬷嬷,语气莫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是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

    说到此,韩沐雪抬步向院外而去,含着淡淡讽刺的话语飘了出来:“嬷嬷您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大少爷,本妃定不会亏待了你的。”

    那老嬷嬷的心底徒然冒出一股子寒意来,看着韩沐雪平稳的步子,似乎并没有因为韩明浩的事而产生什么波澜,只觉愈发的看不透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二小姐,勉强笑了笑,抬高了声音道:“老奴伺候大少爷是本分,世子妃您这话可是要折煞老奴了。”

    说完,也大步跑起来,跟上了韩沐雪:“老奴从小伺候大少爷,还请世子妃允许老奴一同前去伺候大少爷。”

    “嬷嬷有心了。”

    韩沐雪脚步不停,伸手拢了拢银白的狐毛披风,碧绿色的裙角似乎在雪地里开出了一朵嫩绿色的花来,省级昂然:“既然如此,本妃也不会拒绝。”

    那老嬷嬷心里一喜,连忙感激道谢,看着面前的韩沐雪,神色间似乎愈发的恭敬,指着一个方向道:“大少爷平日里自己偷跑出去,定会往竹园跑,咱们先去那里看看吧。”

    说着,老嬷嬷加快了步子吗,走到了韩沐雪面前,俨然一副带路的样子。

    韩沐雪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嬷嬷,微微一笑,也跟着那嬷嬷的步子去了。

    黑一在自己附近跟着,自然不比担心那嬷嬷耍什么花样来。

    眼下的事,还是先找到明浩再说。

    ——

    德王府。

    时间将要接近晌午,还未曾到用午饭的时间,荣松堂里却是一片肃静。

    德王妃坐在首座上,眼底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平时捻着佛珠的手,今日少见的没有拿起佛珠,而是颤抖着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看着面前跪着的女子,突然一拍桌子,沉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地上的女子一身单薄的水蓝色绣花裙,被德王妃的动作吓得整个身子抖了抖,愈发显得娇弱而惹人怜惜来,啜泣了几下,才弱声道:“母亲,就是这样,宁儿不敢欺骗您。”

    说到最后,穆芷宁的声音已经不成形,显然是嫉妒伤心而制,位于她身后的如兰见状,连忙三步爬到德王妃脚下,重重地磕了个头,哭着道:“王妃,奴婢作证,小姐所言都属实,世子真的看了小姐的身子啊。”

    说到此处,穆芷宁似乎随之想起了什么不堪的事情,眼底的泪珠一下子便滚落,顺着雪白的脖颈落入了衣襟中,一番楚楚可怜之姿,声音里的悲伤再也抑制不住,瞬间涌了出来:“母亲,宁儿以后还怎么嫁人啊,宁儿虽然心系哥哥,但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宁儿……”

    “好了。”德王妃一下子出声打断了穆芷宁,上前扶起了她,有些心疼地看着面前的女子,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既然羽儿他做了这般不耻的事,我定不会让他委屈了你。”

    “不、不是哥哥,都是宁儿不小心的,您千万别怪哥哥啊。”穆芷宁含着泪水飞快地摇了摇头,试图为司华羽辩解,“是宁儿不小心将衣服脱落,不怪哥哥的。”

    德王妃闻言,看向穆芷宁的眼神更加的心疼,抬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珠,柔声道:“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你放心,无论如何,羽儿的责任是逃不掉的,母亲会为你做主的。”

    德王妃的声音里满是怜惜与疼爱,穆芷宁似乎十分感动,扑进了德王妃的怀抱,感激地道:“多谢母亲为宁儿做主。”

    说到最后,穆芷宁将脸埋进了德王妃的衣襟中,唇角溢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眼前再次浮现司华羽冷漠而带着微微厌恶的脸,穆芷宁笑的愈发具有深意。

    哥哥,纵使你不承认又如何,宁儿永远都是你的。

    德王妃又安慰了穆芷宁一会子,穆芷宁委婉地拒了德王妃留她用午饭的好意,说是要去韩沐雪的院中请示一下韩沐雪的意思,德王妃想了想,虽然心中不喜这个儿媳,但是为了能让女穆芷宁光明正大地进门,也只能点了点头,在嘱咐了穆芷宁注意安全后,才慢慢地坐回了自己座位上。

    穆芷宁带着如兰出了荣松堂,如兰连忙低声伏在穆芷宁身边,恭敬地道:“小姐,咱们真的去紫竹阁吗?”

    穆芷宁笑着对一边的陈嬷嬷点了点头,才扫了一眼如兰,点了点头,语气里似有深意:“那是自然,既然要进门,自然也要姐姐同意不是。”

    “可是世子妃似乎不在府中啊。”如兰低声解释着,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里有了一丝恐惧,“难道您是想……”

    “怎么,我只是单纯的想和姐姐的丫鬟套个近乎,让她们多多在姐姐面前为我美言几句而已。”穆芷宁的眼神落在如兰身上,如兰立即住了嘴,她才淡淡地开了口,眼神望向紫竹居的方向,嘴角绽开了一朵笑容,上挑的眼角里带了几丝妖娆:“仅此,而已。”

    如兰闻言,身子一抖,看着面前的穆芷宁,颤抖着双手上前替她拢了拢腰间的衣襟,勉强笑道:“可是今个世子妃不在,这样子是不是有些……”

    “如兰,”穆芷宁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如兰,脸上似有不悦,轻哼了一声,“你今天的话语,是不是太多了?”

    说着,穆芷宁又重新走了起来,眯着眼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道:“昨个府里的几个老嬷嬷偷吃了酒,醉倒在了外边,恰巧被那不知哪里来的东西给啃的面目全非,鲜血淋漓,你听说了吗?”

    如兰的身子一抖,缩在袖中的手握成了拳,惊奇道:“这……奴婢不曾知晓。”

    她当然知道这件事,据说那几个嬷嬷被找到时,面上身上全是细小的伤口,这件事王妃还特意让人好好去查了,但是到了现在,也没有一点线索,只能当是那几个嬷嬷倒霉,但是如兰却知道,那几个嬷嬷在死前做过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抬了绿奴的尸体出府。

    想到这里,如兰的额头不知何时有了几滴冷汗,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穆芷宁,吸了口气,道:“那也只能怪那几个嬷嬷命里该死。”

    说到这里,如兰快步向前,追上了穆芷宁,恭敬地道:“小姐,咱们这就去紫竹居吧。”

    ——

    昌乐侯府。

    且说韩沐雪几人追着韩明浩小小的身子,韩沐雪尚且和那老嬷嬷在府中细细地寻着,就见得前面彩莲的身子,接着是她有几分焦急的声音,那声音里还夹着几分慌乱与不可置信:“世子妃,您来了。”

    韩沐雪自然是听出了彩莲声音里的异样,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几步上前,到了彩莲身边,急声问道:“怎么了?明浩呢?”

    彩莲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此时声音里带着喘息,缓了一会儿才回答:“少爷在前面,只是那竹园……”

    听了韩明浩没事后,韩沐雪明显松了口气,恢复了淡然,问着:“竹园怎么了?”

    这竹园乃是平日里几位小姐少爷学习读书的地方,环境甚好,只是此刻看彩莲的样子,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一般。

    彩莲看了一眼韩沐雪,欲言又止,过了好半天才吞吐地开了口,声音带着几丝不忍与同情:“奴婢追着大少爷一路到了竹园,竟是看到小姐们正在欺辱一个年迈的嬷嬷,”

    顿了顿,彩莲又道:“本来奴婢也未曾在意这些,直到一个转身,看清了那嬷嬷的脸,您猜是谁?”

    韩沐雪听到这里,心里有了几分怪怪的感觉,看着面前彩莲的表情,神色莫名,就听得彩莲接着道:

    “那嬷嬷竟然是大小姐的奶嬷嬷卫嬷嬷。”

    “卫嬷嬷?”韩沐雪的神色一冷,抓着彩莲的手,道:“你看清了,那是我……是姐姐的奶娘卫嬷嬷?”

    猛地被韩沐雪抓住,彩莲一怔,看着面前韩沐雪严肃的表情,也没了一开始的心情,跟着点了点头,飞快地道:“是卫嬷嬷,奴婢看的真切,那卫嬷嬷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错,被生生地砍断了腿,在院中支撑着身子建安地扫地呢。”

    事实上,卫嬷嬷不只是被砍了双腿,更是被刺瞎了一只眼,整个身上满是伤口。

    只是彩莲觉得相比之下,最重要的还是没了一双腿,因此也只来得及挑重点说。

    只是彩莲没有注意到的是,韩沐雪眼底一闪而过的痛苦与恨意。

    奶娘,韩国荣和陈氏竟然对奶娘下手了。

    韩沐雪冷冷一笑,心里仿佛在滴血,奶娘从小照顾自己,在那一晚,她正巧出门买东西,是以才逃过一劫,没想到最终却落得这般下场,韩沐雪的手渐渐握紧,知道手心被指甲刺的带来微微的痛感,方才清醒了一些,摇了摇头,声音里没有一丝波澜:“我们进去看看吧。”

    ------题外话------

    今天昨天有点事,没有及时上传,对不起大家,在这里给大家鞠躬了。

    明天会恢复更新的,可能还会加更,么么哒,爱你们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