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03章 韩玲儿下场
    随着韩月儿的一番推测,在场的众人顿时陷入了猜测之中,惊疑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韩沐雪身上,在对上韩沐雪带着笑意的眸光时,又纷纷闪躲着,不想让这个世子妃看清自己心中所想。

    毕竟这件事情,韩月儿的猜测有理有据。

    就在刚刚,韩沐雪亲自给陈氏带了一杯茶,还要求陈氏喝下去,紧接着陈氏就中毒昏厥了,这两件事发生的如此紧凑,让人想要不多想也很难。

    眼见着众人怀疑的目光都落在了韩沐雪身上,彩莲的脸色愈发的不好了,因为韩月儿的刻意引导,此刻韩沐雪可谓是第一怀疑对象,她心里有些着急,回头看向韩沐雪:“世子妃……”

    “没事的。”韩沐雪摇了摇头,安抚着彩莲,接着又抬高了声音,对着韩月儿道,“月儿妹妹好心情。”

    说着,她渐渐走向了韩月儿,步子轻快的好似羽毛,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件事,只是唠家常般,坐在了韩月儿身边,看着面前那个一向嚣张跋扈的庶女,眼色柔和:“母亲中了毒,你不去担忧母亲的身子,反倒第一个想着办法构陷我,实在是让本妃有些侧目。”

    “我——”韩月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的好,看着韩沐雪眼底微微的寒意,仿佛有细小的针扎遍了全身,留下一层细密的疙瘩来,只得强硬着扯着嗓子道,“月儿只是关心母亲,世子妃这般,月儿害怕。”

    “就是,世子妃,月儿不过是说出了心中的猜测而已,您又何必逼她呢。”一边的韩玲儿与韩月儿的眼神在空中无形地交汇了一下,韩玲儿就开了口,看着一边的韩沐雪,在她繁杂精美的衣饰上停留了片刻,眼底闪过一丝嫉妒,语气也带了几分尖酸。

    “你这是什么意思!”彩莲又怎么会听不出韩玲儿语气中的意思,顿时怒了,看向了她,“玲儿小姐慎言。”

    韩玲儿心底冷笑一声,也带了几分愤怒,一种奇异的怒火就弥漫在了心头。在她眼中,自己的生母苏姨娘最是受到韩国荣的宠爱,是以自己就和府中的嫡女没什么两样,可是这么多年,不但韩月儿整日里对着自己冷嘲热讽,此刻就连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和自己叫板了,她只觉心底的怨恨要澎涌而出。

    用指甲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韩玲儿才笑道:“玲儿只是说实话罢了。”

    “实话?”彩莲怒极反笑,“你可知道诬陷世子妃是何等罪名?我们世子妃对夫人一向爱戴有加,我看分明是你们几人故意想要诬陷世子妃。”

    被彩莲说中了心思,韩玲儿和韩月儿的眼底同时闪过了一抹慌乱,但是更令韩玲儿不满的是,彩莲和自己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什么下等人说话一般,连一声“奴婢”都没有自称,她顿时恼了,脸上浮现几丝怒色,抬手就像彩莲的脸上招呼去,语气尖锐锋利:“你一个奴婢,也敢和我高声说话?”

    彩莲心头怒火正盛,一时间也没注意到韩玲儿的异样,知道她的巴掌快要招呼到自己的脸上去了,才反应过来,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韩玲儿的巴掌就要落在彩莲小小的右脸上,一道黑色的身子突然自一边出现,看着面前盛气凌人的韩玲儿,眼底冰冷而没有丝毫感情,一巴掌甩在了韩玲儿身上,巨大的力道让她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直到撞到了一边的桌子才停了下来。

    彩莲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呆愣在了原地,就见到身前的黑色男子渐渐转过身来,看到彩莲的模样,顿时有些无措,九尺男儿的声音一下子就轻了下来,想安慰彩莲,但又无从下手,只能小心翼翼地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想了想,黑一又低声补充了一句:“我只是轻轻一推,她就飞出去了,谁知道她身子骨那么弱。”

    “噗嗤。”一边的黑二和彩莲几乎是同时笑出了声,黑二两步上前,扶住了黑一的肩膀,笑道:“小黑子,你还是过来和我站着吧。”

    “啊?”黑一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眼彩莲,但见那小姑娘根本没注意自己,只顾着捂嘴笑了,挠了挠头,有些无奈地对着韩沐雪抱了个拳:“世子妃,是黑一的不是,我出手伤了这位小姐。”

    饶是淡然如韩沐雪,此刻也韩沐雪不禁有些嫌弃地看了眼黑一,语速飞快地道:“没事,你去一边站着吧。”

    说完,就赶紧转过头去,似乎是想说自己不认识黑一。

    黑一又是一愣,黑二则是同情地看了一眼黑一,低声道:“你没看到世子妃眼里的不满吗?”

    “看到了,我也道歉了啊。”黑一被黑二揽着肩膀,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道。

    黑二摇了摇头,声音更低了一分:“你是猪脑子吗,世子妃这哪里是要你道歉,你没看到她的眼神吗,她分明是嫌弃你打轻了啊。”

    黑一:“……”

    这边,韩玲儿被黑一一巴掌打在身上,只觉得脸颊火辣辣地疼,嘴角蔓延出一缕血迹,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就见到黑一一脸若无其事地站在一边,只觉得受到了天大的屈辱,嘶吼道:“你打我,你这个下贱的奴仆还有那个小贱蹄子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这一番话下来,众人的心里均是一惊,纷纷看向了韩沐雪。

    身为一个庶女,韩玲儿竟然出言不逊,甚至于称呼世子妃的贴身大丫鬟为小贱蹄子,也不知这韩玲儿是气过了头还是真的不将韩沐雪放在眼里。

    只是不论是怎样,感受到韩沐雪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众人的身子不由得往后缩了缩,离着韩沐雪最近的韩月儿则是连连给韩玲儿使眼色,奈何韩玲儿受到了这样的侮辱,早就将理智抛到了九霄之外,还在喋喋不休地骂着,根本没注意到,此时的屋内,除了自己的怒骂声,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的声音。

    “你这个贱蹄子,你敢和我这么说话,我就要打你,你还敢让那个野男人帮你,你……”

    “说够了?”

    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突然打断了韩玲儿的话,丝丝凉凉的寒意仿佛深冬凛冽的大风,让韩玲儿下意识地住了口,想要紧紧身上的衣物,又突然想起,这里是屋内,又哪里来的冷风。

    这分明是韩沐雪的声音。

    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艰难地张了张嘴,看着面前淡然无波,但是眼底泛着杀意的韩沐雪,突然有些后悔。

    “我……”只吐出了一个字,韩玲儿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对上韩沐雪不含一丝感情的眸子,没了下文。

    “怎么不说了?”韩沐雪冷冷一笑,声音里的温度又降了几分,又扫视了一圈屋内的众人,语气森然:“那么,本妃有话要说。”

    “彩莲是本妃身边的大丫鬟,是德王府世子妃的一等丫鬟,懂了吗?”韩沐雪的眼神落在彩莲身上,又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韩玲儿,向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韩玲儿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试图远离韩沐雪身上那股子让人有些心惊的寒意,却没发现自己的腿早就软了,面对面前眼底冷漠无情的韩沐雪,她脚步一个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就又听见韩沐雪继续道:

    “你侮辱的不是昌乐侯府的一等丫鬟,而是德王府的一等丫鬟,又或者说,你在昌乐侯府里试图羞辱本妃……”

    说到此,韩沐雪低下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韩玲儿,神情蔑视,却十分认真:“本妃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对我德王府有什么意见?”

    “不不,世子妃,我没有那个意思,”韩玲儿一下子急了,她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的结果却给自己带来了这样的麻烦,这样的罪名,若是让爹爹知道了,就是爹爹再疼爱自己,也肯定不会轻易饶了自己的,想到这里,她脸上再没了那分骄傲清高,余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慌,不住地呢喃着,“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

    “你只是一个庶女,到底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韩沐雪冷冷一笑,“更何况,我这侍卫乃是世子身边的人,此次只是陪同我前来,岂能受的你这般侮辱!”

    韩沐雪说到最后,韩玲儿终于崩溃地尖叫了一声,眼里立时就布满了泪水,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侍卫竟然是世子身边的人,想起德王世子的凶名,整个人如坠冰窟,心底产生无限的懊悔来。

    今日这事若是让德王世子知道,自己还有活路吗?

    韩沐雪的话落,屋内人的心绪也随之变化了些许,看向韩沐雪的眼底又多了一丝敬畏。

    世子妃只是回自己娘家一趟,世子就派了自己的侍卫跟随,显然是对这个新婚妻子疼爱有加,德王世子虽然凶名在外,但是身为世子之位仍然能手握兵权,深得皇帝信任,这等地位,岂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有了这层关系在内,一些人的心思就开始活络了起来,就有人出声呵斥起了韩玲儿,一副维护韩沐雪的样子,显然是想和韩沐雪拉近一些关系。

    “究竟是怎么回事?”一道男声突然自门外出现,随即门被猛地推开,一个男子领着几名仆从就进了屋子。

    看到来人,韩玲儿眼神一亮,连忙委屈地喊了一声:“爹~”

    韩国荣的脚步一顿,看向了倒在地上的韩玲儿,见她一副狼狈模样,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沉声道:“你这样子成何体统?”

    韩玲儿没想到韩国荣的第一句话竟是责备自己,当下眼里的泪水就好似决了堤,一颗颗地往下滚,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平日里,只要韩玲儿一落泪,韩国荣便会心软地去哄她,然而此时韩玲儿的脸颊红肿,发丝散乱,早已经没了平日里那般娇弱怜人的样子,因此韩国荣的眉头只是皱的更深了,对着身后的人道:“去吧三小姐扶起来。”

    说完,就再不看韩玲儿一眼,而是将目光落在韩沐雪身上,扯出一抹极浅的笑意:“世子妃,这究竟是怎么了?”

    韩沐雪叫了声“父亲”,也知道韩国荣想必是在外面听到府里人报的消息,急急地赶回来,也不再多说什么,叫了李嬷嬷上前,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说到彩莲和韩玲儿发生冲突的事情时,彩莲也知道韩国荣或多或少会稍微偏向韩玲儿,想了想,接着李嬷嬷的话又补充了一句:“侯爷,这件事是彩莲的不是,不应当和三小姐这般说话,但是今早出门的时候,世子特意吩咐了,不能让世子妃受委屈,奴婢也是看三小姐一个劲地将脏水往世子妃身上泼,才情急之下……”

    说到这里,彩莲抹了抹眼角,叹了口气:“可怜我们世子妃一片孝心,最后反倒成了别人拿来诬陷的把柄。”说着,彩莲偏了偏头,对着黑一黑二眨了眨眼。

    黑二立时反应过来,一步上前,对着韩国荣抱拳道:“侯爷,世子的确这样吩咐,我们也是情不得已啊。”

    黑一还没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的二人,有些不解,彩莲那小丫鬟平日都是活泼的,怎的现在突然伤心起来了,还有黑二,世子早上何时吩咐过了。

    当然,彩莲也没指望黑一能看明白些什么,眼下有了黑二就足够了,两人又苦着脸将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直说的韩国荣的脸色发黑,最后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看着韩玲儿,厉声呵斥:“放肆,我韩府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知体面的东西!”

    这样巨大的动静吓了屋内众人一跳,顿时就将看向了韩玲儿,眼底或多或少有着几丝幸灾乐祸。

    能看到往日里颇受宠爱的韩玲儿被韩国荣训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

    韩玲儿又哪里见到过韩国荣这般对待自己,吓得脸色一白,结结巴巴地道:“爹,我……”

    “你还不住口!”韩国荣上前一步,看着韩玲儿那张小脸,再也没了一丝父女之情,一脚踢在了韩玲儿胸口,“你给我滚去祠堂跪着,没有吩咐,谁也不许管她。”

    “爹——”韩玲儿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强忍着身体上的剧痛,那个平日里总是慈眉善目的男人,竟然真的舍得这样对自己,她只觉得心底那点小小的希望也彻底破碎了。

    “把三小姐带下去。”韩国荣似乎有些疲惫,不再看韩玲儿,对着身后的人吩咐了两句,又看向韩沐雪,“这丫头太不懂事了,等改日定让她亲自上门赔罪。”

    “父亲不必如此,玲儿妹妹只是还小罢了。”韩沐雪摇了摇头,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此时她看着韩玲儿被随从拖出去,心底涌起无限的讥讽来,这才是韩国荣的真面目不是么,自己从前还真的以为,那是个慈眉善目的和蔼男人。

    真是可笑,昌乐侯府这对爹娘,惯是个会做戏的。

    将韩玲儿带走,韩国荣才看向了一边的张大夫,客气地问道:“答复,不知夫人的病情如何?”

    张大夫目睹了事情发生的一切,心里暗暗摇头,一阵唏嘘,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声音干净清爽,给人一种舒适感:“陈夫人这是服用了‘龙须红髓’,乃是一种有名的毒药。”

    毒药?韩国荣心里一惊,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等着张大夫继续说。

    “这种毒药无色无味,发作的症状正是面部发红,犹如细蛇在皮肤下游动啊。”张大夫点了点头,“不过好在夫人服用的量少并不会危及性命,只需按照这方子煎下,静养几日即可。”

    “如此最好,有劳大夫了。”韩国荣松了口气,想了想,又问道:“不知夫人是怎么中了此毒呢?”

    ------题外话------

    感谢WeiXin1882。的两张月票,灰常么么哒。听说你们很想吃肉?这个肉可以不分人吗,世子是暂时吃不到肉了,他得等到科举晚宴过去才能吃到肉,不过有人快吃到肉了,我要开始组cp了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