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 第004章 彩青出事
    “夫人是如何中毒的,草民也无从得知,只是就情况来看,夫人应当是中毒已久,今日不知是误食了某种食物,将药性提前激发了出来而已。”张大夫略一沉吟,还是选择了说出事实,看着面前的韩国荣,神色有些严肃:“或许仔细排查一下,看看谁的院内有这种药物,便可知晓是谁所为了。”

    竟是中毒已久?

    韩国荣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扫视了一圈屋内的众人,才对着身边的小厮说了几句,那小厮立即笑着上前:“有劳张大夫了,张大夫这边请。”

    这也就是要送客的意思了,张大夫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接过了小厮手中沉甸甸的布袋,掂了掂分量,才满足地点了点头,随着小厮离去。

    拿人钱财,张大夫自然知道韩国荣的意思,这是叫自己不要将这等事向外说了,高门府邸人家,多的事这等腌臜事,自己也知晓其中的规矩,自然是没有向外说的道理,这世上,唯有嘴严的人,方能活得长久,不是么。

    眼见着张大夫的身影消失在外面,韩国荣的脸色彩微微一沉,看着面前的韩沐雪,有些犹豫的样子,似乎是有事难以说出口一般。

    韩沐雪自然知道韩国荣的意思,当下点了点头,柔声道:“也不知是哪等小人,竟做出这样禽兽的事情,父亲应当好生调查一番才是。”

    “这是自然,”韩国荣叹了口气,眼光闪烁,“没想到你母亲平日里待人和谐,竟是还有人会对她下毒手。”

    “是啊,这样子对母亲表面上讨好奉承,背地里却下毒的表里不一的小人,当真是该被万人诛杀,生不如死的。”韩沐雪的语气似有深意,淡淡地看着面前的韩国荣,接话道。

    韩国荣心里一跳,听了韩沐雪的话,下意识地有些心虚,就又听见韩沐雪柔声地道:“既然这件事已经有了头绪,女儿也不便在这里多留,还要回府去准备着入宫的事,就先行一步了。”

    说着,韩沐雪又犹豫了一会,还是进去里面看了看正在昏睡中的陈氏,颇为担忧的样子,一副依依不舍的孝顺样子。

    韩国荣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看着韩沐雪,道:“快回去吧,你现在是世子妃,宫里的事最是耽误不得的。”

    韩沐雪这才点点头,叹了口气,带着彩莲,在李嬷嬷等人的跟随下出了府。

    到了府门口,韩沐雪牵着韩明浩,低声哄着她,就看到苏婆子跟在自己身后,有些欲言又止。

    “苏嬷嬷还有什么事吗?”韩沐雪淡淡地撇了她一眼,自然知道她心底打的什么算盘,也不点破,就那么看着她。

    “老奴……老奴想跟着您一照顾少爷。”苏婆子的眼神依依不舍地落在了一脸呆滞的韩明浩身上,有些犹豫。那双老眼里满是泪光,让人看了倒有些不忍。

    “你想照顾明浩的心情本妃可以理解,”韩沐雪将韩明浩抱上了马车,停下身子,转头看着她,点了点头,片刻,又摇了摇头,“但是你要知道德王府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带了人进去的,就是本妃也做不得主。”

    “毕竟,现在的德王府,掌家的是老王妃,而不是本妃,你能明白吗?”

    韩沐雪说完,认真地看着面前的苏婆子,语气认真,显然她说的都是实话。

    苏婆子的眼底划过一丝失望来,又看了一眼马车里面的韩明浩,片刻,像是下定了决心,不再看他,而是对着韩沐雪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如此,大少爷就摆脱您了。”

    “苏嬷嬷请放心,本妃定会照顾好他的。”

    韩沐雪心里冷笑一声,看着苏婆子飘忽的眼神,还有眼底的那抹失望,自然不会傻到真的以为她是因为不能照顾明浩而失望,自然是因为没能完成陈氏交给自己的人物才这般的吧。

    话已至此,韩沐雪也不再和苏婆子多话,上了马车,彩莲在一旁等候着,见韩沐雪上来,连忙将添了洛阳极品棉的金丝靠枕放在了塌上,扶着韩沐雪靠了上去,才对着外面的黑二道:“走吧。”

    黑二点了点头,打着马儿,车就慢慢离开了昌乐侯府的吗,门口。

    苏婆子注视着德王府的马车,许久,才叹了口气,有些懊恼地随着李嬷嬷等人往府内走去。

    ——

    因着晚上还有宫宴,这一路,韩沐雪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回到了德王府。

    到了府内,韩沐雪带着韩明浩下了马车,一手拉着韩明浩,一边安慰着他:“今后明浩就跟姐姐住在这里了,你看,这里没人会欺负你的。”

    韩明浩的小脸上满是茫然,随着韩沐雪的话向四周瞧了一眼,又木然地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到韩明浩如此安静,韩沐雪的嘴角带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她既然解了明浩出来,自然不打算再让他回去了。

    至于过一段时间,陈氏若是派人来接他……

    韩沐雪的眼底的笑意渐渐带了几丝冷光,如果那时候,昌乐侯府还能黯然存在于京城中,那么自己也就没有什么重生的必要了。

    昌乐侯府的各位,还有莫尧,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世子妃。”

    一路上,府内的下人们见到韩沐雪均是纷纷停下行礼,态度恭敬而拘谨,然,越是这般,韩沐雪嘴角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一种莫名的烦躁渐渐浮现在了心头。

    今日自己回府,这些下人虽然恭敬,但是态度却更加的谨慎,甚至带了一丝小心在内,而以往,靠近紫竹居附近的下人见了自己总是笑着行礼的,可今日,这些人甚至眼底带了惧意。

    他们在惧怕什么,惧怕自己么?

    显然,彩莲和黑一黑二也意识到了这些下人们神情间的不对,对视了一眼,也紧紧地跟着韩沐雪的步子,加快脚步向紫竹居走去。

    到了紫竹居门口,大老远就见到流苏在门口守着,见到韩沐雪,神色先是一喜,紧接着眼眶一红,大步跑到韩沐雪身边,声音哽咽而沙哑:“世子妃,您终于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韩沐雪的脚步一顿,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她稳了稳心神,才迈进了院子,声音里已经没了那种轻快淡然。

    她不在的这半天,紫竹居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否则流苏不会这般模样。

    听到韩沐雪略带关怀的焦急问话,流苏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您快去看看彩青姐姐吧,她……”

    “彩青怎么了?”身后的彩莲惊呼一声,连忙小步向屋内跑去,抓着流苏的手,声音里带着难以掩饰的焦急。

    “穆小姐和咱们院子里的人起了争执,彩青姐姐和飞丹姐姐被王妃打了三十大板,彩青姐姐现在浑身是伤,躺在床上起不来。”

    听得彩青受伤了,彩莲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其他,甩开流苏的手,就向彩青的屋子走去。

    平日她和彩青都是一等丫鬟,是以关系最为密切,此时听得彩青被罚了三十大板,早就不上其他,一心向着去看望。

    然,韩沐雪却没有似彩莲般,而是渐渐放慢了脚步,直至完全停下,看着面前的流苏,声音里是从未有过的冷酷,她清楚地听到了流苏的话中,受罚的是彩青和飞丹二人,可是为何流苏只提到了彩青,却只字未提飞丹呢,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韩沐雪的指甲几句扎进了掌心,才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勉强平静地问道:“那么……飞丹呢?”

    提到飞丹,流苏的泪珠掉的好似断了线的珠子,好容易才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道:“飞丹姐姐她……她已经没了。”

    没了?

    韩沐雪的眼神猛地变得锋利起来:“我问你飞丹人呢?”

    “飞丹,飞丹姐姐被王妃打死了,”流苏再也忍不住了,小声地哭了起来,“王妃说她只是个二等丫鬟,死了也就死了,还派人将她的尸体扔到了、扔到了乱葬岗。”

    流苏和飞丹同为二等丫鬟,因着飞丹比流苏大几天,因此一直对流苏照顾有加,二人情同姐妹,没想到才一月不过,变故横生,想到这里,流苏捂着脸,哽咽道:“彩青姐姐在自己的房间里,奴婢,奴婢先下去了。”

    说着,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尊卑,捂着脸就小跑离开,显然是找个地方痛苦去了。

    随着流苏最后一句话说出口,韩沐雪的身子就僵在了原地,也不做声,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黑一和黑二对视一眼,也知道这次穆小姐和德王妃做的太过了,但是此时韩沐雪就这么站着也不是事,黑二上前一步,试着开了口:“世子妃……”

    “好了。”韩沐雪突然出声打断了黑二的话,声音凌厉而尖锐,带着浓浓的戾气,“去看看彩青吧。”

    说着,韩沐雪深吸了一口气,抬眼望了望天,闭上了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原先的平淡无波,向着彩青的屋子走去。

    黑一和黑二再次对视了一眼,看着韩沐雪的步子虽然和平常没两样,但到底是有些摇晃,想了想,黑一就转身向院子外面走去,黑二则是随着韩沐雪而去。

    这件事情,还需要尽快给世子知道的好。

    世子叫他二人保护着世子妃,没想到这才第二天,穆小姐和德王妃就做出了这等事,还让世子妃的丫鬟一损一伤。

    穆小姐这次也太过了……

    黑二摇了摇头,追上了韩沐雪的步子,只希望主子听后,不要太愤怒的好。

    ——

    梅园。

    穆芷宁安静地躺在美人榻上,纤长乌黑的秀发如同绸子一般铺在了地上,一手逗弄着一只漆黑的蝎子,一手拿起桌上进贡的上好葡萄吃了一口,入口只觉得滑嫩甘甜,她不禁眯起了眼,神态十分显示,慵懒的魅惑。

    过了片刻,她才睁开眼睛,看着一边的如兰,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样了?”

    如兰低下了头,恭敬地道:“小姐,按照您的吩咐,那两个丫鬟都受到惩罚了,那名叫做飞丹的丫鬟更是直接被打死了。”

    “死了么?”穆芷宁愉悦地笑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死得好,那两名贱婢竟然说哥哥不会答应让我进门,的确该死。”

    如兰的身子抖了一下,眼神不敢再看穆芷宁,又道:“世子妃已经回来了,此时正往紫竹居赶去呢。”

    “回来了?”穆芷宁冷笑一声,眼底涌起浓浓的嘲讽来,“让她看看那两个丫鬟的下场也好,她不是很喜欢那个叫做彩青的贱婢么,呵呵呵。”

    听得穆芷宁咯咯的笑声,如兰更加不敢多言,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

    穆芷宁打了个哈欠,将手心的蝎子随手甩在地上,捂着嘴,摇了摇头,翻了身子,闭上了眼睛:“没想到那个叫做彩青的丫鬟命那么硬,我可是特意吩咐那几位哥哥们‘好好’地关照一下她们呢,这样她都没死,哼。”

    “不过就算没死,此时也去了半条命了吧。”穆芷宁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来,“下次,她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题外话------

    穆芷宁贼坏,这种人在生活里也很常见啊,白莲花装娇弱各种讨人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